[小说] [原创][连载]战国!!爆裂传!!(小樱原创第一贴)

第九章了……

我决定在第10章做个小结……

整理一下目前出场的所有人物……

大家敬请期待哦……

还有提意见是好的……就是千万别再说一堆莫名其妙的了……
分享 |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我来顶你了~~
唉唉,米有乱入啊

TOP

好吧……为了每天不无聊我又更新了……第十章……
(啥?……乱入?……那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第十章 铃女出击!嘿咻嘿咻战术!!

      我现在终于知道红发女子的真面目了,但是我怎么也不相信,她曾经是艾莉莎的部下。

  花无妓看着我惊讶的表情,笑道:“没错,论辈分而言,艾莉莎小姐是我的长官,我当然要敬重三分。

  既然如此,你放心好了,我可以让她死得很舒服的。这可是相当有趣呢,毕竟我们也‘同甘共苦’过一段日子。

  这一点希梦露最清楚不过了,当时我们可是并称为‘花梦双侠’,可是最终为什么我会离开你们,我想艾莉莎小姐最有发言权吧?”

  艾莉莎看着我,又再次瞪着花无妓,冷冷地说:

  “我呸!你这个贱女人,当初如果不是你私通敌国,我怎么会把你赶走?

  你根本不配跟希梦露并肩战斗,简直是厚颜无耻,我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收留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花无妓看着艾莉莎的样子,冷笑道:

  “是啊,如果当初血盟国是现在这个样子,有兰斯治理,我是不会走的。

  可惜呀,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良禽择木而栖’吗?

  我选择我自己的路,我不会后悔。

  你现在可以安心了,因为再过三个小时,你们都要去你们的‘西方极乐’了,到时候血盟国又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

  三个小时?这么说我们都要……

  不行,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不能放弃。

  花无妓就这样带着可怕的狂笑,扬长而去。

  艾莉莎看着她渐渐离去的背影,心里起伏不定,索性靠在我的身边,开始诉说她以前治理血盟国的故事:

  “花无妓以前是我的部下,那时候希梦露还没有正式当上将军,血盟国的战力也非常稀少,我那时也没有尽多少一个国主应当有的责任。

  因为我治国不当,后来我们遭受到西方的一个小国的袭击,当时那个地方势力颇为庞大,光靠我们是根本抵挡不了。

  于是我想先侦查敌营,再做万全之策。

  谁知这一侦查却出了乱子,本来那时铃女还没有来到血盟国,这里并没有合适的侦察兵。

  我就让希梦露和花无妓去做侦查,哪知道花无妓一去就不复返,后来我终于打听到,她竟然看上了那个国家的年轻王子。”

  艾莉莎的眼眶中突然涌出了泪水,“那个王子虽然表面上对我恭恭敬敬,但是却是个口是心非的恶人。

  原来他早就对血盟国陵墓的宝藏垂涎三尺,所以才利用花无妓和我的关系来套取宝藏的秘密。

  其实血盟国哪有什么宝藏,您不是看过了吗?那只是猫灵发出的光而已,况且‘灵’会选择自己的主人,他即便是去了,也得不到什么的。”

  猫灵?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我今天没有带上她,如果现在有猫灵在的话,形势绝对有逆转的可能。

  艾莉莎看见我在沉思,索性拉住了我的手,靠在我的身边,她已经把我当作唯一的依靠了。

  我安慰着她,继续听她说:“那个王子起初我并没有防备他,直到有一天,我亲眼看见他和无妓去了陵墓,那可是禁地啊,就是国家的国主,也不会随随便便的接近陵墓的。

  于是我悄悄地跟在了他的后面,终于发现了第一代国主的秘密,但是我还不知道那奇异的光到底是什么,总觉得那是一种任何人都不能碰的危险物品。

  那个王子看到光之后,以为是埋藏在这里的珠宝,就露出了他的可恶嘴脸,逼迫无妓去把宝藏带走,想据为己有。

  那时无妓发现上了当,但是无妓的心却深深地爱上了他,甚至要带着宝藏和他远走高飞。

  我实在忍不住,索性对那个王子出手,可是就在我刚要出手那一瞬间,猫灵却发出了奇怪的红光。

  王子的眼中只有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宝藏,回头向红光奔去。

  就在他想要拿走宝藏的时候,那道光瞬间形成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我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将他的身体完全吞噬掉了。

  无妓因为过度惊吓,性情大变,从此离开了了血盟国,离开了我们。

  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无妓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没想到会如此见到她,更没想到她会变成这样,他那种轻蔑的目光,实在让我忍无可忍。

  我刚才注意到她戴的那串绿宝石项链,那就是那个王子生前在她的生日上送给她的礼物。

  唉,其实我觉得那个王子对她倒有些钟情,谁知会发生那样的事,都怪她太痴情了。”

  艾丽莎叹了口气,我现在有些明白她的心情,无妓的背叛让这个本来在发展的血盟国毁于一旦。

  可是这难道就是无妓报复我们的理由吗?难道这其中还有玄机?

  我这样想着,思绪有些混乱,不知道无妓到底是敌是友。

  (镜头转换)索雷塔思前想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兰斯受到一点点伤害,于是她决定单独折回战优国,线索一定在那里。

  而这时铃女却偷偷地来到了战优国附近,这个小机灵终于发现兰斯关在哪里了,没错,就是战优国的地下牢房。

  铃女一下子顺着小路返回血盟国,刚一到城门,就跟正骑着鸟急速奔跑的索雷塔撞了个满怀。

  铃女把线路说了一遍之后,这下子,着急的索雷塔快速催鸟前去硬闯。

  铃女一下子拽住了缰绳:“索雷塔姐姐,别着急呀,我铃女自然有妙计。

  辛克雅竟然瞧不起我,等会儿你去把这个计划说给辛克雅听,我这回要抢头功!

  来,我这个战术就叫做‘嘿咻嘿咻’,嘻嘻~~”

  索雷他一下子愣了,什么“嘿咻嘿咻”?听都没听说过。

  铃女悄悄地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这一下子索雷塔完全明白了,立刻下了鸟,飞似的奔向辛克雅的营地。

  辛克雅被突如其来的索雷塔下了一跳,当她听明白铃女的计划时,会意的点了点头,开始在王宫里到处搜索工具——铲子、铁镐、钻头,这些东西准备要干什么呢?

  不到一会儿,辛克雅和索雷塔一人拿着两个铁镐和钻头来到了王宫的城门角落。

  辛克雅满怀疑惑的问:“小铃,你确定用挖地道真的可以救出兰斯大人和艾丽莎吗?你勘測的准吗?”

  铃女一下子跳了起来:“辛克雅,你如果不相信,那就挖挖看,我敢保证这方法一定行,你看着吧,我这回要让你们刮目相看。”

  索雷塔在旁边一边笑,一边对辛克雅说:“这回你就放心吧,因为我知道铃女每次侦查的情報都不会错的,这个鬼主意只有像她这样的小孩子才能想得出来。

  我们今天夜里可能会连夜工作的哦,辛克雅你不会没有体力吃不消吧?”

  辛克雅好像是被激了一将,看了铃女一眼。

  铃女没有在意辛克雅的表情,拿起铁铲,开始挖松动的土。

  别看她的年龄小,力气可大,手脚可是轻巧的很,不一会儿工夫,地道已经从血盟国挖出来了。

  虽然离战优国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大家都没有停工,就在一晚上,地道一转眼马上就要挖好了。

  (镜头换回)我听完艾丽莎讲述了花无妓的故事之后,感觉到无妓也是一个可怜女子。

  她经历过这么痛苦的回忆,一时接受不了现实是难免的,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取报复,那就极不太理智了。

  我突然想起了在牢房里见过的“女鬼”,难道是她故意装扮的?还是这个牢房里有另外一个人?她装扮女鬼的目的难道是为了接近我?

  我想到这里,终于明白了她的用意,没错,那个女鬼才是真正的她,她的蛮横傲气完全是装出来的。

  可是我怎么才能让她回到她真实的自己呢?

  我看着旁边的艾丽莎,她似乎有些疲倦,靠在我的身边,双手把我握得紧紧的。

  又看看那边的贝拉,她只是看着我,并没有作出太大的反应。

  在我的对面,玄铁凝和黑铁叶姐妹依偎在一起,玄铁凝还不时抽出斧子,在牢门上随便得砍了几下,但是牢门丝毫没有反应。

  另一间牢房本来是关着希梦露和风华,可是自从我恢复知觉之后,风华却始终没在我的眼前出现,只看见希梦露一个人在那里踱步。风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难道会出什么意外吗?

  我正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艾丽莎轻轻地在我身边推了一下:

  “兰斯大人,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三个小时不知道过去了没有,无妓到底要把我们怎样呢?

  兰斯大人,我并不害怕什么死亡,因为我觉得,有您陪在我身边,即使是牺牲我自己也无所谓,只可惜刚刚有些成就的血盟国就要毁于一旦了。

  我们这些难得相识的好朋友,真舍不得分开。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天堂,我希望我们死后都升入天堂,到时候我们就会有快乐的日子,就能天天在一起了~。”

  天堂吗?说句实话,我并不想死。

  我才20多岁啊,这么快就结束生命,上天也太不公平了,我是个多么无辜的青少年啊。

  自从来到这里,我连一天真正的幸福都没有享受,姐姐,妈妈,如果你们知道我就要死了,会不会来救我呢?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脚下的土在动,难道这里会有僵尸复活?难不成真的有幽灵?

  我吓得倒退了两步,可是土下并不是僵尸,而是一把小铁铲,紧跟着钻出来一个蝴蝶结,铃女这个“僵尸”从地下走了出来:

  “我是美女僵尸,兰斯大人,我来索命了,你们还不赶快逃跑。

  哈哈哈,我猜你们没想到是我吧?怎么样?这个是我想出来的好点子,我探索出来的道路不会错的,兰斯大人,你们跟我走吧,这个地道可真长啊~!”

  这个机灵鬼,关键时刻还挺能派上用场,我这次可是托她的福了。

  我看着对面,索雷塔和辛克雅也挖通了地道,其他人也获救了。

  但是我突然想到,风华在哪里?我必须在城里找到她。

  铃女看见风华不见了,心里很是着急,艾莉莎此时又恢复了她一向的冷静:

  “兰斯大人,我们先逃出牢房,我想风华一定在无妓手上。

  你现在身边没有猫灵,牢门也无法打开,风华的事包在我身上,相信铃女打探出来的消息绝对没错的。

  我想如果无妓发觉我们逃脱了,一定会带兵转而攻打血盟国,我们回去也好准备一下!”

  没错,艾莉莎分析得一点没错,不过为什么这里连风华的影子都看不见呢?

  算了,先回城吧,我一定要把战优国翻个底朝天,彻彻底底的探查一番。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终于完成前10章……大家看得怎么样啊?

下次做个小结吧……关于出场人物整理一下……顺便写点其他的……

目前文章处在瓶颈中……想好了我还会写的……

好了继续加油……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每日一顶~

TOP

本帖最后由 sakura19842009 于 2010-6-12 21:09 编辑

小结开始~~~每10章一小结~~~~主要介绍出场人物……

兰斯:本作男猪,原本是一个20岁的学生,整天无所事事,各项技能普普通通。唯一喜欢的东西就是电脑,被同学称为“电脑袋子”,在偶然的机会下买到能够“穿越时空”的游戏光盘,自此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战国时代,成为了“血盟国”国主。有特殊武器“猫灵”保护自己,是兰斯继承血盟国的象征,也是兰斯发现的第一个“灵”。

  艾莉莎:一号女主角,神秘女性。血盟国第十一代国主,温柔漂亮的外表,和妹妹花无妓在血盟国有着很高的威望。但是因为妹妹的背叛,血盟国的维持出现了危机。兰斯到来后,她让兰斯接任自己的位置,一直在旁边辅佐兰斯,对兰斯有着微妙的关系。她擅长五行精灵召唤之术,能够在各地与精灵达成契约。不但精通魔法,武功更是神秘莫测,武器是一把凤头金色的凤金镗。

  铃女:血盟国特殊队员——侦察兵,12岁,调皮可爱,外表打扮是爱丽丝型的少女。对血盟国向各国发展进军起到不小的作用,喜欢兰斯。

  索雷塔:女主角,血盟国水龙军团将军。个性有些急躁,虽然在本书中出场不多,也是对整个故事起着坚定性的作用。自称是兰斯的准新娘(伪),水上功夫一流。跟希梦露表面上像是干柴烈火,实则亲如姐妹,武器是银枪。

  玄铁凝、黑铁叶:女主角,原是日丘国为了探查血盟国的军力派来的两个侦查忍者。但是妹妹黑铁叶却被兰斯的温柔(误)感情所感动,主动要求加入血盟国,而姐姐因为妹妹的话语和兰斯的劝说也加入了血盟国,是兰斯的左膀右臂。姐姐腰间有玄铁斧,妹妹双臂上挂有双爪。

  辛克雅:女主角,血盟国飞翼兵团将军。个性和索雷塔相比有些冷静,本书中时常做着客串角色,能控制一种长着巨大翅膀的像怪物一样的特殊飞翼兵,在战场上相当豪放,武器是远距离抛射的飞鱼叉。

  希梦露:女主角,血盟国最强大人数最多军团鸸鸵军团将军。个性外表烈如暴火,实则心细如针,本书的戏份很重,和艾莉莎的妹妹花无妓并称为“花梦双侠”,在血盟国的实力是数一数二的。一开始对兰斯非常没有好感,后来却被感情所动,打开了自己少女的心扉(笑)。在战场上骁勇善战,武器是随身佩戴的银剑。

  贝拉:女主角,客串。出生在日丘国附近的偏僻乡村里,由于身世的原因,大家把她排挤在外。她就在外面做上了赏金猎人的工作,凡是有雇主给她佣金,她就会帮雇主杀人。后来在杀兰斯的时候被兰斯的真情所动,继而投奔了血盟国。

  夜里香风华:第二女主角,日丘国国主。由于日丘国的将军大道法眼在巧合下被兰斯杀死,她为了知道兰斯的实力去挑战血盟国。初次和兰斯见面时,竟然会被兰斯的潇洒气质(大误)所吸引,对兰斯一见钟情(花痴)。后来双方经过几次交手后,风华终于了解到兰斯的真正心情,放弃了国主的荣誉,转而辅佐兰斯。持有特殊武器神秘的光灵“法灵”,是兰斯发现的第二个灵。

  花无妓:第三女主角,原血盟国毒花将军,艾莉莎的结义姐姐,与希梦露并称“花梦双侠”。性格豪爽,重义气,因为在艾莉莎管理血盟国期间发生误会,继而背叛血盟国,转而投到战优国麾下,幕后究竟谁是指使者不明。为了向艾莉莎报仇,她运用自己的毒花本领,擒获了艾莉莎和兰斯。最后终于在自己的良心认知下悔悟,重新回到了血盟国,担当着重要的角色。

前十章的角色就这么多……由于是刚开始写没有太大发展……以后应该还会在发展下去……大家期待吧……(有人期待吗……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某樱我蛋疼又更新了……这样辛苦的更新到第十一章……如果没人看就太令我伤心了……


第十一章 又遇风华!闪光灵魂大决战!!

我终于回到久别的血盟国,下一步的计划就是直捣战优囯,寻找风华,并且规劝花无妓向我方投降。

  艾莉莎此时却说出了一个大计划:“兰斯大人,事以如此我想我们是时候向这个战国的世界宣战了。

  这次挑战战优囯一定要势在必得,我们不但要扬名战优国,更要收复天下震慑天下,要让这个世界金瓯一统在我国名下。这样才能使这个战争的年代和平,这不仅是我们血盟国的荣辱,更与天下苍生的命运息息相关。

  所以兰斯大人,我们必须创造一个新的未来,让天下的宏图都尽收在我们的眼底~~~”

  这些话我想都没有想过,这难道是艾莉莎心中真正的想法?还是仅仅一个设想?统一天下?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我现在连偌大一个血盟国都管治不了,更何况是天下的国土!

  这如果是一个大胆的设想,那么我以后的前途会是什么?

  我本来就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学生而已,生长在父母的摇篮里,又怎会明白这战场上的曲折?

  哎~真不知道是不是命运在捉弄我,现在好想回到现实的世界,好想回家睡一觉。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好像有些杂乱,守城的士兵进来报告:

  “兰斯大人,外面有一神秘蒙面人前来,说要跟兰斯大人单独会面。”

  神秘的蒙面人?我立刻想到花无妓身边的那个蒙面女子,虽然是第一次看见她,但是她的眼神使我念念不忘,那种眼神似温柔,似哀愁。

  那种眼神似曾相识,又似乎陌生,好像命运注定我们要牵绊在一起。

  我来到王宫会见室,既然是单独见面,旁边自然是没有任何人,只有艾莉莎在暗中静静地保护着我。

  此人看看旁边无人,就褪去了脸上的面纱。

  她长得很清秀,中等身材,淡紫色的中短发,锐利而清亮的大眼睛,嘴唇上画着薄薄的唇彩,上身是一件白色吊带式短上衣,下面是一件有著背带的迷彩短裤,鞋子却是有些土气。

  她看着我,脸上露出了微笑:

  “您就是兰斯大人?请恕在下冒昧,我听说您刚从大牢救回来,而且囚禁您的就是毒花魔手花无妓。

  在下没有什么好本事,就是对那个毒花稍稍研究了一下,今日我特地来此,就是要帮助兰斯大人一臂之力,至于报酬嘛,您可以先看看我的成绩再説。”

  说完,她把手里的大包裹打开,我看见的是类似水晶球的东西,微微地发着蓝光。

  我看着她的样子,感觉她并不怎么太出众。这时艾莉莎突然从暗处现身,用一种打量的眼神看着她:

  “好一个小姑娘,真是大言不惭,你以为就凭你带来的这个破烂水晶球,就能打得过毒花魔手?我看你是不是童话故事看多了?”

  那女孩惊讶的看着艾莉莎,又看着我,竟然生起气来:

  “兰斯大人,你不乖,不是说好了不让别人知道嘛,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会再帮你了!”

  说完扭头便走,我刚想把她留住,艾莉莎此时却使出了激将法:

  “怎么?说你几句你就走了?那还舔着脸跑我们这里献宝?我看你呀就是嘴上说说,恐怕是害怕打不过丢面子吧?”

  这一招果然奏效,那女孩愤怒的冲则艾莉莎,娇俏的脸上气得红红的:

  “好,今天我们俩就比试比试,看谁在说大话,这可是我家传的秘宝,从来不会失灵的,你看着吧,我绝对会让你们吃惊的!”

  艾莉莎继续激将:“比就比,不过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不想跟一个无名小卒来玩家家酒。”

  那女孩接著炮轰:“我当然有名字,我叫紫月,是东波山独眼流嫡系弟子,我可不是无名之辈!”

  我看着她们,几乎插不上一句话,似乎一场好戏马上要开始了。

      紫月和艾莉莎来到了比武场,艾莉莎似乎对这场战局胸有成竹,脸上丝毫没有一丝紧张的气息。

  紫月身上并没有像样的好兵器,只有一把不起眼的小短刀,艾莉莎则手持凤金镗,用一种神秘的笑容来刺激着紫月。

  我终于能见识到艾莉莎的本事了,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紫月突然先发制人,飞快地向艾莉莎发出锋利的攻击,原来她的本事不是在武器上,而是在速度和身体武功上。

  她的拳脚动作快步轻盈,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行动。

  艾莉莎也毫不逊色,把她来来回回的一拳一脚一一接住,突然急速回身,朝紫月的腿部来一个“倒挂金钩”。

  紫月快速的腾空一跃,飞到了屋顶上。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站稳,脚下紧接著一滑,从屋顶上摔下来,“吱溜”在地上摔个仰面朝天。

  艾莉莎冲著她一笑:“小丫头,接着打啊,刚才你这一招‘屋顶落下之朮’使得不错啊,你下一招会使什么呢?”

  这一下紫月更生气了:“你分明是耍赖,哪有人连声招呼就不打,就直刺人腿脚的,幸亏我跑得快,我刚才想使用隐身术的,一时失手才摔下来的……”

  紫月说完突然一下子脸红起来,坐在地上,摆出很生气的样子,回头盯着我。

  我开始感觉额头大汗直冒,这小丫头可真是咄咄逼人。

  似乎艾莉莎也对她没辙了,摇著头,把镗往旁边一搁,无奈地看着我。

  我赶忙过去安慰紫月,紫月毫不服气的对艾莉莎说:

  “接下来我可要使出真本事了,哼哼,你千万不要后悔。

  果然她要使用那颗水晶球了,只见紫月两手合十,做起法术,顿时,那颗水晶球腾空而起,发出极其耀眼的蓝光,立刻从球里窜出无数火苗。

  艾莉莎连忙用镗来挡住,四周围观的人慌忙四散开来。艾莉莎怕伤及无辜,连忙手里揉搓出一面冰墙,挡住了大部分火舌的猛攻。

    我当时可能有些迟钝,只见两只火舌径直朝我奔来,幸亏有猫灵护体,我才幸免于难。

  这一下有点震住了艾莉莎,她平静了身心之后,微笑著对紫月说:

  “果然独眼流的秘宝名不虚传,看来这次是我输了,希望你能制服强敌,凯旋归来,兰斯大人,去迎宾房来接待我们这位小贵客~!”

  紫月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我轻轻地拽了一下她的衣角,把她请到了贵宾房里。

  (镜头转换)在战优国中,无妓正在和一个蒙面刺客秘密谈话,似乎我被救走一事早已在她的预料之中。

  那个蒙面刺客看起来有些熟悉,会是谁呢

  只见无妓和蒙面刺客聊得火热,哈哈笑道:

  “怎么样?我说不用你担心吧?兰斯被救走这都在我的计划之中,这下我攻打血盟国也算是师出有名了。

  我为什么把你留在我身边你应该知道,到时候你可不要説话不算话,难道你还打算手下留情不成?”

  蒙面刺客沉默了一会儿,看似毫无表情地对她说:

  “我已经想到兰斯会被救走,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一个小丫头救他

  看来血盟国真是人才济济,怪不得能在战场上取得优势。”

  无妓看着她的脸,像是挑拨地对她说:
 
 “你不得不服人家啊,你的国家虽然外弱内强,但是真正算得上精英的可是寥寥无几,除了你之外。

  我真不知道当初你服人家什么?本来依靠你的力量足可以打败他,要不是你当时犯花痴,恐怕今天局面就不一样了吧?

  我看你这次想报一箭之仇,必须要狠下心来,不要再感情用事了,风华!~”

  不会吧?蒙面人竟然是夜里香风华?而且她难道很早就跟无妓认识?

  风华似乎被无妓的话有些激怒:“说我感情用事,那你呢?当初你不也是感情用事?

  只可惜我比你幸运了些,至少我还当过国主,不像你,你的幸福又是什么?

  你已经是亡国奴了,还死要面子,你活着才真是讽刺呢!”

  无妓似乎并没有在意风华的话,轻轻地瞄了风华一眼,甩着头发扭身走出了屋外。

  (镜头换回)我在迎宾室接待完紫月之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算着今后的计划。

  我现在身份不同了,是血盟国的国主,我的一举一动不仅代表着我自己,而且还代表着血盟国的国威。

  所以不管遇到任何事,都应该时时刻刻想著自己国家的威信,不能太柔弱,要学会坚强,要有国主的威严。

  现在当务之急是加紧解决战优国的问题,而且一定要探出风华的下落!

  就在我心里想着这些计划的时候,辛克雅急匆匆地快步走进我的房间:

  “兰斯大人,不好了,外面有妖怪侵袭,而且是一群很奇怪的妖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妖怪?这是怎么回事?我赶紧带领着大家来到了城门。

  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妖怪,样子非常吓人,火红色夹杂着蓝色的皮肤,两颗长牙淌着绿色的毒液,手持两根粗木棒,身高差不多有3米左右,有着一对黑色翅膀和蓝色触角,辛克雅的飞翼兵正在与之搏斗。

  这是什么妖怪,为什么会来袭击血盟国?

  索雷塔和艾莉莎连忙展开攻势保护我:“兰斯大人,请您小心,我想这肯定不是普通的妖怪,难道是有人用魔法祭祀出来的?不会是阴阳师吧?”

  艾莉莎此时立即运行起法术,“在世界各方的五行精灵,现在立即听从余之召唤,余以血咒约束与汝,把妖魔驱散!”

  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独特的法术,这是精灵术,没想到艾莉莎竟然会用这么强大的法术!

  我的猫灵似乎也感应到了艾莉莎的咒语,开始在我手边蠢蠢欲动。

  我看情势不好,念动起咒语来控制猫灵:“隐藏在黑暗的力量下,余以武斗神的名义,破除灵之封印,地狱的烈火阿,去破除邪恶!~”

  立刻,双刃剑喷出四条火舌,迅速地接近一只妖怪。

  但是很奇怪的是,妖怪并没有被火舌击倒,反而更加增加了它的力量,变得更加庞大。

  与此同时,艾莉莎召唤的元素精灵已经来到了现场,由于精灵们的帮助,血盟国暂时脱离了危机。

  我正在寻找这些妖怪的来路的时候,另一方面,风华和无妓远远地来到血盟国境内,无妓面露喜色地对风华说:

  “怎么样?我召唤出来的妖怪能够牵制住她们吧?这样她们的兵力伤亡殆尽的时候,就是我们直捣黄龙的大好时机了!”

  风华对眼前的战况不以为然,只是在原地闭目养神,手中的法杖微微地闪着光辉。

  战场上渐渐地开始白热化,虽然元素精灵暂时压住了妖怪的攻势,可是妖怪却没有减少或者是疲惫的样子。

  艾莉莎心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精灵们还能够坚持多久。

  我此时决定要冲破妖怪的阻挡,去看看其他国家的情况。

  玄鉄凝黑鉄叶陪伴左右,希梦露摆开架势,欲要和妖怪拼杀。

  在我们几乎要孤注一掷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疾速地奔向城门,迅速地祭起手中的水晶球:

  “汝等无知妖怪,小辈如此无礼,还不速速归来,更待何时?”

  是紫月,来得正是时候。

  只见紫月手中的水晶球发出七彩玄光,直射妖怪们的头顶。

  只听得一声猛兽似的嚎叫,刹那间妖怪们全部无影无踪,战场上恢复了平静。

  我和艾莉莎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忘记了要说什么。

  紫月收起了水晶球对我说:“兰斯大人,不要害怕,这在我们独眼流山见得可多了,它们会吸收天地灵气,光靠硬打是打不死的,您的猫灵是灵物,用灵气攻击这些妖怪当然会让它们吸收掉了!

  我的水晶球有专门克制妖怪的符咒,这些妖怪已经让我给收了,不会在出来了!~”

  终于渡过了危机,我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在远处,无妓万万想不到,她所召唤的妖怪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统统收走了。

  风华看著无妓,微微地笑了一下:“看来兰斯大人吉人自有天象,你的作战计划还是不太周密,没想到他们又强大了不少。回去吧,开始实施我的计划吧。”

  无妓似乎很生气,把头发一甩,大步流星地走开了。

  妖怪袭击事件的第二天,我突然接到了花无妓代表战优囯的挑战书,原因自然是为了战优国而讨个说法。

  艾莉莎看了挑战书,心神不定地说道:“看来果然已经发展成两个国家的战斗了,无妓来挑战我们说明她已经胸有成竹,可是我很奇怪的是,真正的战优国国主在哪里呢?无妓会派谁来挑战呢?”

  会是谁来挑战,这对我并不重要,倒是无妓的内心会是怎么想呢?她的每一步又会是怎么样的计划呢?

  我正想到这里,士兵突然急报:“兰斯大人,外面有人来挑战,看样子好像是夜里香风华小姐。”

  不会吧?怎么是风华,她怎么会再次来挑战呢?而且为什么她会站在无妓那里,无妓利用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和艾莉莎连忙来到了城门,只见城门阵营已经摆好,正在整装待发。

  我焦急地询问希梦露,来人正是风华,她说要完成我和她没有算完的帐,还扬言说这次绝不手下留情,必须要你死我亡。

  我的内心现在真是百感交集,我实在不明白风华这次背叛的意图到底是什么,看来所有的答案只等到打败风华说服无妓之后才能明白。

  我定了定神,跨步地走出城门,看著风华,风华依旧还是那么英姿飒爽,那么美丽娇娆,不论在什么时候,她的眼神,她的身姿,她的秀发,都是那样秀色可餐。

  风华此时表情平静,看不出一丝紧张感,高昂地骑在战鸟上,手中的法杖闪着微微的蓝光。

  我们两个互相凝视了一小会儿,风华先开口说话:“兰斯大人,今天虽然名为两国之间的战斗,但是我只想解决我们之间的一些事情,你可能不相信今天是我来挑战你吧?

  您的恩情我没有忘记,但是我必须要了结一些我心里的心结,这场战斗必须做个了断,不管胜负如何,我必须战斗。

  您很温柔,不过战场上是不能感情用事的,原谅我,我也是经过很久的思想斗争才决定的。

  不说废话了,接招吧,看看你的猫灵成长了多少!”

  只见风华念动咒语,顿时,天空变得阴气沉沉,落下无数闪电聚集在了法杖上。

  风华把法杖一挥,一个硕大的雷电球,笔直了向我飞来,难道我必须要跟风华战斗吗?这也是猫灵的诅咒吗??……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求18X...

TOP

我又来更新……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会不定时的更新……尽量不要让这篇文章太监

18X……论坛有18X小说吗……那是什么……

第十二章 宿命的呼唤!染上血的妖红莲!!

      风华终于和我第二次交手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像一尊雕像一样矗立着。

  风华施展出来的闪电球以光般的速度向我飞来,我的腿僵硬了,甚至我的浑身都是硬邦邦的,似乎没有躲闪能力。

  此时猫灵感应到我心里的波动,迅速地打开保护层,将这千钧一发的局面逆转过来。

  我终于回过神来,此时的风华不再是我梦寐的知己,而是我最强的对手!我真不知道这场战斗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

  风华的眼神带著几分冷酷,几分温柔,几分可怜,可是随之而来的招式似乎并没有什么消减,不过她的招式却是很慢,几乎每发一次招式都要停顿一下。

  黑铁叶此时看准时机,突然从我背后翻身飞来,伸开两只利爪奔向风华。

  风华正在聚气当中,没留神黑鉄叶从上空笔直飞来,她下意识地用法杖挡住,但是由于攻击太快,双爪从左肩快速划过,以至于把左肩的铠甲一气扯了下来,瞬间露出了美艳迷人的白皙皮肤。

  黑铁叶被风华挡住之后,惯性地产生了后坐力,一下子摔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到风华那迷人的肌肤,以及脸上稍显羞涩却煞气逼人的表情,觉得她的美,她的温柔以及她的冷艳慢慢在感染我。

  风华的神色有些改变,不过并没有停止对我的逼人攻击,手中法杖再次挥起,立刻天上再次响起雷鸣。

  黑铁叶刚要再次进攻,我一把拦住了她,看来这场战斗必不可免,我挥动起猫灵,变成双刃剑向风华斩去,风华用雷电回应我的攻击。

  所有人都无法插手这次战斗,这里只属于我和风华的舞台,我似乎看到了风华内心的一种哀伤。

  过了几个回合,风华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似乎对我的攻击有些支持不住。

  我此时那种冲动的热血一直在沸腾着,似乎这场战斗已经使我燃烧起来了,风华的动作渐渐地稍微有了一些破绽。

  我趁此机会,将双刃剑朝向风华的左肩刺去,此时风华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动作有些分神,并没有挡住我的招式,剑刃正中风华的左肩。

  立刻,殷红的鲜血迸出,我一下子慌乱了,马上停住了攻势。

  风华的表情很平静,似乎并不在意我刺伤了她,脸上挂着微笑看着我,从鸟上摔了下来,法杖掉在了地上,这场战斗似乎在此时的一瞬间结束了。

  我惊呆了,这不是真的,我怎么会刺中风华,我不可能会伤到她的身体。

  我收起猫灵,抚摸风华的伤口,风华此时已经完全不能在战斗,只是用温柔的眼神微笑着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猫灵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发出了淡淡的温柔白光。

  我看着猫灵,突然想起了猫灵是不是有治愈能力?

  于是挥动猫灵轻轻吟道:“隐藏在黑暗的力量下,余以治愈之神的名义,来召唤汝之力量,灵女,去保护余爱之人!~”

  猫灵身上的淡淡白色亮光渐渐泛出,轻轻地罩在风华身上,仿佛像一阵清风,轻拂着风华的身体。

  瞬间,风华的伤口迅速闭合,我看着愈合的伤口,脸上有了一丝欣慰。

  风华看着我,脸上两片粉红的浮云淡淡泛起,挥动起法杖:

  “隐藏的黑暗力量啊,余以吾之神的名义,法灵,让光辉升起吧。”

  法杖发出耀眼的金光,法灵出现在上空,她并不像上次那样的眼神,是一种温和的眼神看着我。

  这次猫灵也没有像上次那样突然暴走,感应着法灵的气息,身上的白光慢慢的和法灵的金光融合。

  两只灵像两位神圣的天使般,相互拥在一起。

  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一道彩虹划过天空,太阳光照在两只灵的身上,她们仿佛披上了彩虹的霞帔。

  这么美丽的情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风华看着我,无奈的对我说:

  “兰斯大人,你心中那份独有的温柔又征服了我,我欠了你一辈子的人情。

  我终于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如果允许的话,兰斯大人,我永远喜欢着你,今生我再也不会离弃你,你能原谅我吗?”

  我轻轻的扶起风华,抚摸着她没有瑕疵的肌肤,拥抱着她,大家欢呼了起来,这场战斗虽然是以意外开场,却在人的意料之中闭幕了……

  (镜头转换)花无妓知晓了这次战斗的结果后,似乎有些冷嘲热讽的感叹道:

  “原来如此,其实这些都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夜里香风华这个笨丫头根本不在我的考虑之中。

  血盟国算得了什么,兰斯又算得了什么,我要的是全世界,我会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花无妓是统领天下的女王,哈哈哈哈~~~~~~”

  此时,一名神秘忍者来到无妓面前,她的衣服和上次在监牢偷窥我的神秘人一模一样,有着可怕的鲜红颜色。

  无妓似乎对她非常的警觉,却又似乎似曾相识。

  神秘忍者看了看她的脸,把一朵红玫瑰放在桌上就消失了,无妓看着神秘忍者消失之后,似乎在考虑什么问题,然后非常愤怒把红玫瑰捏得粉碎……

  (镜头换回)我终于又把风华盼回来了,我现在的心情无比激动。风华平静对我说起她那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我被关押起来的时候,无妓刚开始的态度还是非常骄傲的,可是当她知道我以前是日丘囯的囯主的时候,她非常疑惑的问起我,为什么我会放弃我本应有的国土,要来当血盟国的臣子。

  我说为了战场上应该有却失去的东西,那就是爱,温柔的爱能包容一切。

  她笑我太愚蠢,就说起她和那个王子的故事,她说如果这世上真有爱情,那么为什么有情人活着就比较痛苦,而无情人就会赢得胜利。

  我当时对她的话语很是吃惊,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想帮助她,所以我想利用战场,来表现出您心里那种伟大的爱,事实证明了您的爱不仅赢得了胜利,更感染了对手,令对手放弃战斗,这不是挺好吗?”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看来无妓必须用“爱”来感化她,让她知道什么是大公无私的“爱”。

  刚巧就在此时,无妓率领着战优囯的军队前来挑战,这次我非常有心理准备,开始整顿军装,出城跟无妓一决胜负。

  我带著猫灵开始迎接战斗,前面艾莉莎和玄鉄凝黑鉄叶保护着我,后面有希梦露、紫月和贝拉护送。

  虽然和这些女孩接触过不少时间了,可是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浮动,这难道就是我心底的那份“爱”吗?总之很微妙。

  来到城门,风华和辛克雅在城门守候多时,风华微笑的看着我,我也微笑着示意风华,不管怎么样,只要用微笑来感化对手,没有什么困难是可怕的。

  我们的队伍跟无妓的队伍碰面之后,无妓一看我们的架势,很是嘲讽地说道:

  “兰斯大人,想不到你经历了这么多场战斗,竟然还是这么幼稚,你还是不敢一个人来,藏在女人的身后,算什么男子汉,有本事就跟你姑奶奶我单条,我会手下留情放你一条生路的!~”

  艾莉莎轻蔑地笑了下,回敬道:“无妓,你怎么也不单枪匹马直接攻过来呢,反而去借助战优国的力量,我看是你没胆吧?

  你的队伍可比我们多多了,难道你的力量也消减了?

  我看你只会到处撒花粉而已,赶紧收拾铺盖,回家嫁人算了!”

  呵呵,这两个人怕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吧?真是牙尖嘴厉的说辞。

  无妓并没有表现出极大的愤怒,看着我,一副冷傲的表情。

  玄鉄凝此时有些着急,用眼睛瞪着无妓,手中玄鉄斧发出轻微的削风声。

  花无妓四周望了望,一下子看到了紫月手中的水晶球,哈哈笑道:

  “那个水晶球好像是个宝贝,听说它能收什么独眼什么的妖怪,我看你好像有两只眼睛吧?那你说的独眼是什么?难道这水晶球也长眼睛?

  我看这水晶球只是来装装样子,糊弄糊弄小孩子,收收那些‘没眼睛’的妖怪而已,我倒要看看,它能不能收我的催眠花粉!”

  终于,无妓又开始使用妖红莲了,只见她左手拿出个小盒子,把盒子打开,就是那棵柳枝,右手拿起妖红莲在柳枝上轻轻一划。

  立刻,扑鼻的香粉迎面而来,由于我和艾莉莎都闻过这种花粉,所以立刻用手捂住鼻子。

  紫月看着这些花粉,似乎她不会被花粉迷倒,立刻祭起水晶球念动咒语:

  “汝等小辈听著,小小妖术岂敢在此撒野?天地灵气合余一身,散花不归为一处,更待何时?”

  刹那间,所有的花粉在天空盘旋着,凝聚成一个圆形的圈,一下子收进了水晶球里面,刚才的事情似乎像从未发生过一样,战场上还是如往常般平静。

  现场上所有人包括无妓,全部都愣在那里,无妓稍微定了定神,似笑非笑地对着紫月说:

  “刚……刚才是我一时大意,所以就中了你的圈套,像你这种小伎俩,焉能奈我何?

  我的手段多着呢,这才刚开始而已,算是餐前的开胃酒,下面你还跟我比的话,我一定要让你吃大餐!”

  艾莉莎看到紫月旗开得胜,甚是欢喜,架鸟前来,继续向无妓挑衅:

  “你还是算了吧,你的花粉已经被我们破解了,你还有什么招数?

  我看你只会浇浇花,养养草什么的,看来你当年的气势已经没了,乾脆跪下来向我投降,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无妓似乎生气了,张开双手,向天空发出奇怪的光波,天空突然落下一条非常强大的火龙,以极快的速度奔向了紫月。

  紫月虽然懂一些法术,但是并不会应付强大的魔法。

  艾莉莎见情势不妙,甩开凤金镗用力挡住火龙,同时,我的猫灵也变成双刃剑,两把神器一齐挡住,才勉强抵消了火龙的攻势。

  艾莉莎看着无妓,她也没想到激怒无妓会引发这么强大的力量。

  无妓使完这个法术之后,似乎也消耗了不少能量,稍微有些疲倦,坐在鸟上微微喘着气,眼神看着我们。

  我看到无妓的眉目之间似乎有一些细微的哀伤,艾莉莎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难道她们之间有更深一层的关系?

  无妓张开双手,看来又要使用魔法,我迅速拿起双刃剑来抵挡。

  果然,又有一条火龙从天空中降下,这次好像比刚才的还要强烈,几乎要完全把我们全部吞掉。

  我的双刃剑顽强的抵抗火龙的猛攻,只见火龙突然分裂开来,一条变成了十几条,向我们每个人发动攻击。

  我们各自拿起武器拼命抵抗,但是似乎火龙越来越强,就连我的猫灵也被压制住,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力量。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魔法?我一边抵抗着火龙,一边看着无妓的表情。

  她的表情非常痛苦,好像是要孤注一掷和我们战斗。

  她这次施放出的魔法异常猛烈,似乎也不能完全控制这些火龙,这些火龙不但要吞噬我们,更像是在一点点地吞噬着无妓自己的身体,难道魔法也会像猫灵一样,不知不觉会暴走?

  突然,那些火龙完全不听指挥了,十几条火龙又聚在一起,这次攻击的不是我们,而是无妓自己!

  火龙像一只满身鲜血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向着无妓奔来,无妓的眼神十分绝望,他难道要跟我们同归于尽?不行,在这个时候,无妓绝对不能死!

  在我将要冲出去救无妓的时候,就在那仅仅一瞬间,一个人影飞快的冲向无妓面前。

  只见耀眼的光芒袭来,我看到凤金镗弹在了一边,火龙也瞬间消失,艾莉莎跌倒在无妓的鸟前,她的左臂受了很严重的伤。

  我明白了是艾莉莎在那一瞬间救下了无妓,无妓此时也变得不知所措,立刻下了鸟,扶起了艾莉莎:

  “艾莉莎,莎儿,我的妹妹,你怎么这么傻,你还在在意我吗?

  我的心已经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已经不想再活下去了。

  自从我背叛你之后,我一直很后悔,但是我的性格又高傲又固执,实在难以启齿我心中的想法。

  我曾经想过请求你的原谅,但是每逢走到这里,我就不敢再走进去,因为你也有你的尊严,毕竟只有你才能支撑血盟国。

  我不配做你的姐姐,我一直在拒绝你,用话语来讥讽你,好让你从此以后忘掉我是你的姐姐,忘掉我曾经在你的麾下。

  我本来想如果你恨我,我的心也许能好受些,于是我看到兰斯,也听说过你跟兰斯的关系,想让你彻底恨我,所以才布置了一系列的局面,好让你彻底对我死心。

  可是你太傻了,为什么到最后一刻,你还是这么爱我,还是这样牺牲自己保护我,你为什么不让我结束我的生命呢?难道这样的感情就是爱吗?”

  艾莉莎温柔的看着无妓,脸上的笑容十分美丽:

  “你终于肯认我这个妹妹了,我怎么会让你死呢。

  是兰斯大人教会了我包容,教会了我心中的那个伟大的爱,我相信,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能办到的。

  我根本没有在意你以前的背叛,那都是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总会有烟消云散的时候。

  在我的心中,你永远是血盟国里的花梦双侠,永远是我心里的那个美丽的姐姐,你的心是善良的,我永远会相信你的!”

  在那一刻,无妓终于表现出她的真实感情,我也终于体会到她的痛苦,那朵妖艳的妖红莲,仍然在战场上永恒的绽放着,虽然上面布满了一些斑斑血迹……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求推倒~~
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