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原创][连载]战国!!爆裂传!!(小樱原创第一贴)

飞啊……其实“兰斯”这个名字我只是借用一下而已……

我这里要说后宫向还是有的(至于鬼畜嘛……

如果喜欢尽请期待哦~~
分享 |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期待撒苦辣的登场:以下为人物设定,务必引用!
撒苦辣酱出生名门,整个家族的上上下下都效忠于天朝。自幼管理天朝书城,阅卷无数,5岁便懂得排兵布阵,12岁成为了天朝禁军的第一军师,17岁开始了她的南征北战的戎马生涯。她本能成为整个天朝的骨干力量。可因为BL和GL的问题上,撒苦辣酱与天朝首领宅婶产生了隔阂!3年的功夫,只是短短的3年,撒苦辣酱带领糟糕10,123,MT等一帮文臣武将摧城拔寨,建立的新的帝国,并给于宅婶毁灭性的打击,使其不得不回老家结婚。在功成归来后因为和其受弟一刀在研究不纯洁的影像制品时发生异动,被卷入未知的世界,然而这个随时可以操作这个帝国任何人的命运的人,把这一切的事情看得是如此的顺理成章。这是撒苦辣酱新一轮的野望,在未知的将来中她将发生什么,敬请期待

评分次数 1
    • 肆夜:结界币 + 1 枚
      认真回复。

TOP

我要向宅婶举报这个帖子的存在TT...

TOP

还给搞了个认真回复...这个混乱的世界呐...

TOP

人家明明是在出谋划策,这么叫没天理呢,这个世界充满阳光啊



糟糕什么的最讨厌了

TOP

因为恶搞也是需要想的,然后再打出来,算有点苦劳吧~

西行路上,未敢回东。
比目望兮,别绪由衷。
末酌宴兮,请君珍重......

TOP

本帖最后由 sakura19842009 于 2010-3-10 17:19 编辑

我继续更新……话说某人的出谋划策……小樱我还是无视好了……思路啊(变“死路”了……)


第八章 下一个目标!毒花魔手登场!!

     自从风华讲述了“灵”的区别与力量后,我对猫灵的使用逐渐感觉出她的可怕,甚至对她的力量敬而远之。

  不过风华总是像安慰我似的说些让我欣慰和鼓励的话语,我似乎也不太在意猫灵会如何让暴走,总觉得她在我身边是那么的可爱。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以前猫灵有时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可我并没有太在意她的力量,总认为这些力量都是猫灵自身拥有的。

  难道“灵”的力量跟使用者也有关系吗?难道真的是我在潜意识里需要这些力量?

  就在我静静地想着这些事的同时,艾莉莎和索雷塔正在另外一间房间里商量着下一个计划。

  索雷塔因为这次战斗并没有怎么表现,正在埋怨着且有些愤怒的对艾莉莎说:

  “这次的风头都让夜里香风华一个人占尽了,当然,最后还是我们兰斯大人打败了她,我对兰斯大人的佩服之情简直是五体投地啊。

  哈哈哈,不愧是我挑选中的新郎,哇塞,他在战场上表现得简直是帅呆了。

  艾莉莎姐,这样我们血盟国肯定是名声大振啊。

  真是的,如果不是希梦露先前在敌人面前丢脸,我想我们的名声肯定会更响的!”

  艾莉莎无奈的看着她,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说:

  “希梦露的失败是轻敌,如果不是兰斯大人拦着,你不是也被风华的几句话给惹恼了吗?

  战场上需要的就是冷静,你没有出场的机会不要紧,关键是看敌人的动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索雷塔听完之后跳了起来:“我可没希梦露那么笨,人家激了她的将,她就沉不住气。

  我当时虽然有些发怒,可是还是压住了,要是像她那么没头没脑的冲上去,估计我和她都是一个属性的了。”

  话刚刚说完,突然门“嘭”的一下给撞开了,只见门外的希梦露两眼冒火,像要爆炸似的站在那里。

  索雷塔看着她的气势,一时吓倒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希梦露在门外站了一分钟,突然表情平静了下来,只是相对的,眼神里好像还有一些火气。

  对索雷塔说:“怎么,听起来你好像有些不服我,那好,今天我就来个一雪前耻。

  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接受我的挑战,让你跟我好好打一场。

  顺便带着夜里香风华,我倒要看看她的本领强还是我的本领强。

  索雷塔,之前先拿你开刀,让你看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剑快!”

  希梦露向索雷塔挑战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王宫,我怕事情会越闹越大,想要阻止她们。

  但是风华却拦住了我:“兰斯大人,虽然表面上这件事是因我而起,不过您觉不觉得希梦露另有目的?

  如果单单是因为我或者索雷塔的话语激怒了她,那么就应该在我打败她的时候再次向我宣战才对。

  为什么这几天她毫无动静,偏偏等我归降的时候才会再次宣战呢?”

  风华的话让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总之在这里起内战是完全不理智的。

  我们刚刚得了一点成绩,还在担心外国会不会再次干扰我们,却发生了这种事,无论如何我也要劝阻她们。

  我快步如飞的跑向皇宫武斗场,果然看见了索雷塔和希梦露在那里。

  希梦露手握银剑,表情虽然很平静,但是眼光杀气腾腾,就想要把整个武斗场吞并一样。

  而在另一边,索雷塔的气势稍微好些,双手拿着银枪,表情和目光都非常的冷静,两人犹如干柴烈火,随时都有燃烧的可能。

  索雷塔回头看见我来了,赶紧向我行礼:

  “兰斯大人,让您受惊了,我跟希梦露将军只是在互相切磋武艺。

  您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她的,毕竟她是我们的同伴,我会点到为止。”

  我在索雷塔耳边轻轻叮咛她,为了血盟国,尽量不要触怒希梦露。

  我知道从占领日丘国之后,希梦露一直为战场上的事耿耿于怀,所以索雷塔一提及战场,她的心里肯定不平衡。

  所以今天的比试一定要以希梦露为主,让希梦露慢慢地找到高傲的感觉,或许她就不会为这件事而愤怒了。

  索雷塔明白我的意思,于是她的表情很是冷静,慢慢地看着希梦露。

  希梦露此时突然展开攻势,手上的银剑硬生生的朝索雷塔的脸上砍去。

  索雷塔往旁边一闪,紧接着用银枪轻轻一挑,把希梦露的剑弹开了,但是并没有采取攻势,反而采取防守的姿势看着希梦露。

  希梦露又开始了第二次攻势,这次不是用剑砍,而是直刺的方式回旋着刺向索雷塔。

  索雷塔看准机会,用枪完美的画了一个弧形,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两人你来我往,招式几乎不分伯仲。

  这时,风华突然对着希梦露说:“你果然还是输在这里,其实以你强大的实力,完全可以压制索雷塔。

  可惜你还是太急于求成,每一个招式几乎不用大脑去想就攻向敌人,敌人在你没攻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穿你的心思了。

  我看你的能力也不过如此,看来你只能指挥你的鸸驼军去杀那些没头脑的小兵了。”

  这几句有些讽刺的话,突然惊醒了希梦露,希梦露放下剑,然后突然用剑指着风华:

  “你这个降军头领,有什么本事来说我,来吧,我今天要跟你一决雌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本来是让索雷塔稍稍的败给希梦露,让她有些胜利的感觉,可现在为什么风华又说这些话呢?

  待我回神一看,台上的索雷塔已经换成了风华,而希梦露的可怕目光使我着实的吓了一跳,究竟希梦露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呢?

  武斗场慢慢地沸腾了起来,风华的上场使我原本安排的计划打破了,我并没有想到风华会接受这场战斗。

  希梦露看着风华,突然目光转向了我,我从她的眼神似乎可以听到她心里想说的话。

  兰斯,你到底有什么本事,居然会赢得所有人的赞赏,别人会臣服于你,我不会。

  因为,这就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的尊严。

  我一下子奔向观众席的最前方,恐怕错过了每一个精彩的瞬间。

  风华此时见我跑来,用眼神轻轻地向我示意,然后看着希梦露,摆开了攻击的架势。

  希梦露手中的剑犹豫了一下,突然把剑来一个回旋,横劈向风华的喉部。
  风华用手臂一挡,紧接着左手使出虎爪招式,朝着希梦露的胸前一扯,把希梦露胸前的铠甲瞬间撕碎了。

  希梦露下意识的遮挡住自己的胸口,回头似乎像害羞似的,轻轻地扫了我一眼。

  我此时并没注意到她的胸前有什么,把目光全都集中在战场上。

  风华此时看准破绽,双手使出掌劲,猛地朝希梦露身上推出一掌。

  希梦露躲闪不及,掌力正中左肩,“啪”的掉下了擂台。

  我毫不犹豫的跑到了希梦露的跟前,见希梦露微微醒来,我才松了一口气。

  风华此时沉稳地对希梦露说:“你知道你失败在哪里吗?这绝对不是你我实力的差距,而是你的心理作用。

  你太急于求胜,这样就失去了战场上基本的冷静。

  明知道敌人在挑拨你,你却硬冲撞敌人,这样你的气势再强大,也无法战胜敌人的。”

  希梦露此时沉默不语,突然看见我,紧张的护住自己的胸口,头也不会地向远处跑开了。

  希梦露的事件在风华的帮助下暂时解开了,我心里的包袱也放下来了。

  刚回到王宫没有休息多长时间,艾莉莎立刻向我报告了一个消息:

  西边的战优国派出使者邀请我去那里参加宴会,这是增长人际关系的时机,我当然会接受。

  艾莉莎想了一下,对我说:“兰斯大人,要增加国际交往固然好,可是我不能让您一个人去。

  我总觉得这个国家很奇怪,我们以前并没有跟这个国家交往过,也没有什么战争。

  这次专门邀请您,我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样吧,明天我和玄铁凝黑铁叶、贝拉和辛克雅陪您去吧。”

  正说到这里,门外突然有敲门声,是谁呢?

  原来是希梦露,希梦露表情虽然冷酷,可是眼神却有些明亮,不再是那种冷冷的眼神了。

  希梦露此时对我说:“兰斯大人,明天我也希望跟您一起去,我也想了解一下战优国到底是什么样子。”

  艾莉莎点了点头:“希梦露如果一起去,我就放心多了,这样吧,明天血盟国里的大小事情就交给索雷塔和铃女处理,兰斯大人今天就先休息吧。”

  我看着希梦露,总觉得她要跟我说些什么,我想着这个问题,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我琢磨着希梦露的事情怎么也睡不着,当时她护住胸口的时候,我几乎什么都没看到。

  难道是因为对方是女孩子所以才对我害羞?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去想女孩子的胸口呢……

  正在我思索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我打开门,只见希梦露用一种我从来没有看过的表情像是害羞似的看着我,低着头,表情紧张的对我说:

  “兰……兰斯大人,我想……跟您说说白天的事,就是那个……擂台……胸口……”突然,她把话咽了下去,脸颊稍稍有些微红。

  我的脸上也突然红了起来,第一次看到希梦露如此温柔的一面,我把她请进了屋内,端了杯热茶给她。

  她接过杯子,在手刚刚与我的手相接触时,不知道是不是水过烫,她下意识地把手缩了回去。

  我把茶放在桌上,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地看着她。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她今天的样子都格外美丽,一双大眼睛微微低头的看着地面,像一个害羞的新娘子。

  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希梦露开始面带红润的轻轻地对我说:

  “兰斯大人,白天的事情您也看到了。

  说真的,自从我输给夜里香风华,我感觉我的人生从此以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心情非常的沉闷,没想到今天终于爆发出来了。

  我知道一开始您的安排就是让索雷塔故意输给我,可是后来我反而输给了风华,不,应该说我今天的挑战完全输给了命运。

  我现在彻底清醒了,我的脾气有些冲动,还有些倔强好胜。

  就像风华说的,我失去了战场上重要的冷静。

  兰斯大人,我向您保证,今后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谢谢您,是您重新塑造了我,让我重新审视了我自己,我在这向您隆重的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

  简直是判若两人,在我面前的真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希梦露吗?

  我看着她,紧紧的拥抱着她,也许任何人都会改变,只要拥有一颗宽大的心,任何事都会包容。

  拥抱过后,希梦露有些害羞地捋着头发,我们两个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两片红晕。

  希梦露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像发烧一样,这样的希梦露好可爱。

  希梦露看着自己的胸口,没等我说话,脸上微红的抢先说道:

  “兰斯大人谢谢您,谢谢您改变了我,我终于知道我存在的意义了。

  还有……关于我胸口的事,兰斯大人,以后轮到我保护你的时候,我在偷偷地让你看,那是个很漂亮的东西!”

  说完,一下子跑出了房间,说出这样的话,她现在肯定是害羞的不得了

  他的胸口究竟有什么,我现在有些感兴趣了,不过人家毕竟是女孩子啊。

  算了,不要总想着女孩子的胸口了,还是想想明天的事吧……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美好的晴天来临了,这天是个隆重的日子,我即将首次参加别国的宴会,跟别国开始国际往来。

  我今天异常兴奋,而且打扮得极其华丽,因为我即将代表这个富饶又宏大的国家——血盟国来向别国扬威。

  不过还是好事多磨,在我即将踏上行程的时候,顺其自然的,门口不知是谁给我牵出了本世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怪鸟“赤鸸驼”。

  看来这次是非骑上它不可了,可是我一看见它,就有一种排斥的感觉。

  就当我处在进退两难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喝令:“是谁牵着鸟摆放在门口的,从今天开始,国主外出一律不许骑鸟,更不许牵着鸟在门口晃来晃去,违令者军法处置,你们都要给我记好了!”

  这不是希梦露的声音嘛,我回头张望,只见希梦露傲气逼人的从后面走来,这次希梦露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嘲讽,而是很恭敬的对我行礼:

  “兰斯大人,今后如果你不愿意骑鸟就不骑了,我为您准备了非常独特的交通工具,请跟我来,希望您能喜欢。”

  希梦露这样的转变使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当然,风华算是除外,只是低头轻轻地笑了一下。

  我跟着希梦露来到喷水池的前面,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让我非常的敬佩,这是一个非常华丽外形像南瓜一样的马车(与其说是马车,不如说是鸟车)。

  希梦露请我进入车内,里面非常的舒适,很适合两个人同时坐在一起。

  我坐在马车里,感觉真有些像皇上出巡一样。

  艾莉莎看着希梦露这么异常的举动,同时对视了一下我,我的脸好又开始有些红了。

  艾莉莎静静地坐在了我的旁边,没有说什么,不过我大概明白了她心里的意思。

  希梦露坐在了马车前方,就这样,我们浩浩荡荡的向战优国出发了。

  我们正在前往战优国的途中,今天阳光明媚,好像所有的场景都是为了陪衬我而来。

  我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慢慢地被这些宁静的景色深深的陶醉了。

  艾莉莎在一边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注视着我,不一会儿打断了我的宁静:

  “兰斯大人,外国可不想自己家里一样,我希望您能把我教给您的规矩用上。

  当然您可以不必太拘束,我的意思是您只要做到位就好,千万不要丢了血盟国国主的尊严。”

  我心想,难道我出门你就这么不放心啊,我又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艾莉莎似乎还想说什么,突然车子好像是停下来了。

  我顺着车窗往外一瞧,前面有一队人马拦住我们。

  我们很快地下了车,那队人马接近了我们。

  我看到队长的样子,戴着非常低的中式礼帽,有着闪亮的粉红色头发,因为帽子压得很低看不清楚她的容貌,穿着非常华丽的牛仔式服装,披着银灰色的斗篷,手上拿着非常耀眼的红玫瑰。

  她用有些粗犷的语气对我们说:“我们是国界边境的侠盗,在此恭迎兰斯大人,为兰斯大人献上一点小礼物,还请诸位笑纳。”

  侠盗?竟然有人来送礼物,有点不可思议。

  艾莉莎此事很警觉地看着那个人,对我说:

  “兰斯大人,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侠盗,我看这些人来者不善,没想到在这紧要时刻会碰上这种事,我先下去看看。”

  于是艾莉莎下了马车,走到队长面前,队长从旁边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艾莉莎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棵不起眼的柳枝,艾莉莎很奇怪的看着它。

  队长又开始说话:“艾莉莎小姐,这棵柳枝不是一般的柳枝,它能散发出特殊的香气,如果再配上玫瑰花瓣,更显出它的独特芳香,您要不要试试看?”

  艾莉莎似乎没多想,接过了队长的玫瑰花。

  一接过去可不要紧,艾莉莎突然感觉,这阵香气非同一般,绝对不是任何一种花香或者香水能媲美的。

  闻着闻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觉得头晕眼花,四肢瘫软,身上毫无力气。

  艾莉莎终于明白了这香气是什么了,但是为时已晚,现场不光艾莉莎,所有的人都瘫软在地上,昏昏欲睡。

  我感觉有些奇怪,那队长突然挥舞了一下玫瑰,我感觉眼前有无数花在开放,这究竟是什么招数,难道我的命运就应该如此吗??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小樱毅力帝。
加油写完它。。
假如有喜欢你的女孩子,你会同她交往吗?
P.S.やはり、とても長い髪の毛が好きです~!

TOP

继续顶!期待乱入~

TOP

又更新了…………某某的乱入……请勿期待……也不需要期待……


第九章 强敌登场!鲜艳的花与幽灵的影子!!

     我被神秘战队队长的奇异花粉迷晕了之后,头晕脑胀的在一间牢房中突然醒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我们被俘虏了?

  此时此刻我旁边的艾莉莎也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惊恐的大叫了起来:“花粉有毒,这不是一般的玫瑰花,这是来自异国的罕见花——妖红莲!!”

  我慢慢地走近艾莉莎,安慰着她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景色。

  这里四面环墙,能看点亮光的仅仅只有中间的那扇微小的窗户。

  我们似乎是关在一起的,不仅有艾莉莎,玄铁凝黑铁叶她们也被关了起来,不过好像少了一个人,是夜里香风华,她在哪里?

  不像是逃跑了,难道被他们带走了?

  我在想,幸亏辛克雅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还有索雷塔,她似乎是趁着混乱逃掉了,要不然我们肯定会全军覆没。

  我想了差不多有5分钟左右,艾莉莎渐渐平静了下来,对我说:

  “兰斯大人,我们中了敌人的圈套了,她们送的根本不是礼物,是我一时大意。

  那种花能释放出无色无味的诱人气体,我早该想到,那棵柳枝正是引诱我们的诱饵啊。

  想不到她的手段竟然到了如此地步,难道战优国真的给我们设下了陷阱?”

  我稍稍地考虑了一下,听艾莉莎说,战优国的国主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为人中规中矩,在所有的友国中名声显赫,根本不是会使用卑鄙手段的人。

  那么这个谜样的队长为什么要陷害我们,他究竟是谁,和血盟国以及战优国有什么关系呢。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有人来了,虽然是轻轻地脚步声,但是在这个阴暗的牢笼中却显得格外的恐怖。

  我偷偷地望去,只见一位红发披肩的女性向着我们走来,她的头发红得耀眼,红得鲜艳,有着桃褐色的深情大眼,肤色嫩白,穿着非常华丽的半开口式晚礼服,脖子上有着金光闪闪的绿宝石项链,手中掐着一朵跟头发一样红的玫瑰花。

  难道她就是放花粉的人?在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时候,她已经缓缓走向我面前,微笑着看着我:

  “您就是兰斯?血盟国怎么换了新国主了?不过这不重要,听说你很自以为是,要不用依靠什么战力来统治全世界?

  好啊,我倒要看看,就凭你一个人,怎么去说服这所有的国土,你以为依靠天真的想法就能胜利吗?

  日丘国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国家,在我这里,她只是我手里的一只棋子而已!”

  我刚想问她是谁,艾丽莎很快的挡在了我前面:

  “哼!无耻之徒,你以为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就能使我们屈服吗?像你这种肮脏的手段,我是不会认同的!”

  那个人听完艾莉莎的话之后,得意地拍手叫好:

  “艾莉莎毕竟是艾莉莎,真是女中豪杰,我如果不使点手段的话,完全没胜算,我从不打我不会胜利的仗。

  我现在告诉你,那么什么夜里香风华现在在我的手里,此外还有战优国,那里也在我的控制之中,希望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只要我达到了我的目的,自然会放了你们的,哈哈哈哈哈哈~!”

  艾莉莎生气的跺了跺脚,瞪着她,她却满不在乎地甩着头发,慢慢地走了回去。

  (镜头转换)血盟国那边,索雷塔一个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来了。

  站在门口静静守候的辛克雅着实的吓了一跳,因为她从来不知道,会有人半路上把兰斯截走,更何况艾莉莎还在一起。

  索雷塔把事情原委急匆匆地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辛克雅自己可着了急,现在兰斯在她们手上,这里群龙无首,万一战优国借此机会侵略该怎么办,势必会造成外忧内患。

  恰巧这时有人轻轻地在她身后遮住了眼睛,是谁?

  蝴蝶结,大眼睛,调皮可爱的小姑娘铃女突然来到辛克雅的面前,辛克雅看着她,没好气地对她说:

  “小铃,现在辛克雅姐姐没空陪你玩,哎,你还是去喷水池找人玩吧,我没这个心情。”

  说完就要往外走,铃女一把捉住她的裙褶:

  “辛克雅,索雷塔姐姐的话我都听到了,兰斯大人有危难,你们怎么不把我算在里面呢?别忘了,我是‘侦察兵’啊,说不定还可以带来有用的情报呢!~”

  辛克雅无聊地看了铃女一眼:

  “你真以为自己是侦察兵啊?那是艾莉莎随便说的,就你?一个小毛孩子,能侦察出什么东西来?”

  铃女似乎有些生气:

  “那好,我跟你打赌,我这次一定成功搞到敌人情报,让你刮目相看,说不定我还就出兰斯大人和艾莉莎姐姐呢。”

  说完,一溜烟跑出去了,辛克雅也没在意铃女说的话,只是以为她是小孩子随便玩玩罢了,脑袋里思索着一连串的问题,回到了房间去了。

  (镜头换回)深夜,我在浑浑噩噩中无法入睡。

  刚才见到的那个红发女子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像她那样的女子我一般都是很在意的,可是当天向我们施花粉的人,虽然样貌没有看清,绝对不会像她那样娇艳。

  还是说那个队长仅仅是个替身,而她才是幕后主谋?

  就在我辗转反侧的时候,突然,黑黑的牢房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身影,她静静地看着我们,眼神非常的凛冽和冷酷,而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这时,灯光突然又照进了牢房,那身影也随即消失,红发女子再次来到了牢房,这次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神秘的蒙面人。

  我注意到那个蒙面人,虽然她的装束很朴实,但是她那种高贵的气质是压不住的,淡淡的眼神里显得些许哀愁,一直躲在一旁低头不语。

  艾莉莎终于按耐不住,冲着红发女子就喊:

  “贱女人,你最好把我们放出来,你这样做算什么本事,想软禁我们吗?休想!我不会向你这种卑鄙小人低三下四,你妄想动我一根汗毛!”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从艾莉莎囚禁在这里,已经失去了她原本的冷静,变得极度不安。

  红发女人只是用玫瑰花轻轻的轻薄了一下艾莉莎的脸,极为傲慢地说:

  “我就是喜欢你着急的样子,呵呵,我可以慢慢的玩你,听说你们那个逃兵已经去报信去了,不过没有用,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战优国已经归顺我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血盟国了,你们这几个主将都在我手里,看来我势在必得了,你们还是想想怎样替属下收尸吧,哈哈哈哈哈~!”

  艾莉莎此时就像快要爆的炸弹一样,我此时则对这个红发女人和旁边的蒙面人起了兴趣……

  不知道是白天还是在黑夜,我还是从不安的梦中醒来。

  现在我旁边的艾莉莎似乎平静了下来,我也知道,即使再发狂下去,到头来只是会消耗我们的战力而已。

  而此时此刻,神秘的身影又出现在牢房内,这次还是那样的眼神,像凛冽寒风般的眼神,手中还握着充满杀气的匕首,那匕首似乎不像是刺杀谁的。

  那个神秘身影慢慢地靠近牢房,而我的脑子似乎被刚刚的红发女子吸引住了,即使那个身影慢慢向我靠拢,我却没有一点发觉的样子。

  那身影似乎不想让我发现,利用灯光的背影向我走来。我突然回过神来,开始注意着微微灯光下的那一点点身影。

  我突然发现,她没有脚!难道是幽灵?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推了推旁边的艾莉莎,艾莉莎似乎很累,似乎并没有醒来。

  这时,另外一只飞刀一下子飞近神秘身影,只见她回身一闪,我看到了她的眼睛,跟红发女子的双眼简直是一模一样。

  她看到我已经发现了她,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哀伤,快步扭回身,一瞬间离开了牢房。

  她是谁呢?我看着刚才扔出飞刀的贝拉,贝拉无奈的摇摇头。

  我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若有所思的呆望着牢房的窗口,而此时此刻,另一个红色的身影悄悄地从窗户观望这里,又悄悄地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红发女子第三次来到了牢房。

  此时艾莉莎看她的时候有一些不一样,似乎恢复了冷静,用一种无视的眼神冷漠着她。

  这次红发女子却没有跟我说话,而是面对着我对面的牢房,那里关着玄铁凝黑铁叶姐妹。

  自从她们加入我之后,一直守候在我的身边,我则把她们当作自己的贴身侍卫,可是这次在牢房,为什么要我跟她们分开呢?

  红发女子看她们的眼神似乎非比寻常,难道她们认识这个红发女子?

  红发女子和她们两个说了一些话之后,似乎很开心,转而对着我说:

  “兰斯大人,玄铁凝黑铁叶果然很忠诚,看来我把她们说服是不可能了。

  你这里就更不用说了,艾莉莎已经对我恨之入骨,不可能说服了。那个满脸烧伤的丑女人性格真是冷淡呢,到很像以前的我。

  你果然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即使你要死了,也会有这么多女孩子跟你一起陪葬啊。
  好吧,在你临死以前,我就先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花无妓,以前曾经是艾莉莎小姐的部下!”

  什么?她竟然是艾莉莎的部下?艾莉莎此时看着花无妓,就像一股无名怒火马上要爆发了……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