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白雪公主

#这是一个关于白雪公主的短篇~
#故事里的人名和地名都是杜撰的
#不擅长人物命名,所以很多地方就直接套用现成的名字了。
#原本的构思是黑化白雪公主,上网一搜,才知道早已经有那么多了。然而放着已经想好的故事梗概总觉有点可惜,所以还是写吧。
#文笔仍然是个问题,可能的话以后打算“回炉重铸”。
#为了篇幅而略去了很多细节,比如少女的心理活动,比如丛林的艰苦生活,比如宫廷的权利斗争。但是激情的部分还是挺激情的。
#很多场景与前人对《白雪公主》的“深层分析”相合,然而从同一部作品中衍生出的“妄想”存在相似之处并不稀奇,大家不要以为我是抄的就好啦。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本帖最后由 氢气球 于 2013-6-19 13:55 编辑

白雪公主

卷一 滴落在白雪之上的鲜红

“皇后,美丽的皇后,以及我的母亲”


年轻的皇后划破指尖,一缕鲜红缓缓滑出,如一条可爱的小蛇,顺着她修长的手指滴落在厚厚的一层白雪之上。她实在喜欢看那一点鲜红,多么艳丽的颜色啊,毫无顾忌地绽放在漫天的冰冷素洁之中。
她感到心中温热,那是她的爱,她的热情,以及本不应存在的青春期的躁动。很快,她安静了,粉嫩的双唇噙住手指上小小的一点伤口,泛着宝石般光彩的美眸充满期待地看着滴落在地的她的鲜血。
“那是我的孩子,”她的声音泛着一点点稚气,“你看她多么可爱。白雪一样的皮肤,鲜红的嘴唇,还有乌首木一样的黑发。”
“有你这样美丽的母亲,我们的孩子怎么会差。”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现将她抱起,惊得她差点叫出声来,然而他胸口的温暖一如往常地将她瞬间融化,也彻底抚平了她的惊慌。
“你回来了。”她声音小小的,手指还噙在嘴里,似是怕弄污了他的衣袍。
“我的皇后还是这样可爱。”他呵呵笑着,宽大的战袍轻而易举地包裹了两人,她的胸口紧贴着他的心,那里还沾染着敌人的献血,火红炙热。
她彻底软在了他的怀里,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一辈子都这样。这个起初令她感到畏惧的男人,现在却是她世界的全部,直到生命逝去的那一刻。
床榻之上,看着臂弯里已经熟睡的皇后,至高无上的他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轻轻摸了摸她的肩头,光滑如丝,如瀑的黑发漫不经心地遮拢着她的身躯,却无意间勾画出她动人的背部曲线。
他不禁看得入迷了,这样的人儿怕是失足跌落在人间的妖精吧,我能留下这美丽的妖精么?我,不能么?前一刻的柔情如潮水般退去,他依旧是他,纵横沙场的勇士,万人之上的王,这片领土的主宰者。
怀中的美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微微扭了扭身子,正对上他钢铁般的眸子。然而奇怪的是,那双令家臣们惶恐不已,令敌人胆战心惊的眼睛却无法让她产生哪怕一丝的畏惧。她只是笑着将他的胳膊换了个地方,又迷迷糊糊地枕在上面睡着了,似乎在他身边才可以放心睡去。
“不管你是不是妖精,你首先是我的皇后,没有人能把你带走。”他这么说着,她竟然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不知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他的话语。
然而,她还是走了。王履行了他的诺言,因为带走皇后的不是人类。在死神面前,他这个人中之王又能有何作为?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人类罢了。
看了看怀中一岁大的女婴,他终究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也许,你就在我身边。”他喃喃自语,宽大的衣袍卷过冰冷的空气,他的胸膛一如既往的温热。


“这是我的城堡,”王伸开双臂,偌大的餐厅回荡着他的声音,侍立在侧的仆人们自豪地挺了挺胸,他又指向餐桌上铺展开来的地图,“你们看到的都是我的领土。现在不是的,五年之内也必然是我的。”他的声音很大,却很平静,湛蓝的眸子宛如深渊,浑厚的声音压得桌子另一侧的男人喘不过气来。
餐桌很长,一侧是钢铁般的王,另一侧则坐着两个人——另一位国王和他的女儿。这位国王比他年老许多,女儿也比他的女儿大了许多。老国王也曾年轻过,也曾在战场上留下赫赫威名,然而,与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起来,他曾经的那点荣耀实在不值一提。似是不堪对方的言语重压,老国王很快额头见汗,颤颤巍巍地抬起右手正要擦一擦额头的汗珠时,却突然听得对面一声喝问,“我要娶她,你为何拒绝?”猝不及防下,老国王手中绣着家族徽章的锦布就要掉落,然而这时却有一双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那是他的女儿,兜帽下水蓝色的眸子神秘妖娆,似是蕴含了神奇的力量,悄无声息地化开了来自桌子另一侧的威势。
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退下长衣的兜帽,一汪碧绿顷刻间舒展开来,柔顺自然,浑然天成。她站起身,迎着他的目光,缓缓开口,“尊敬的王,我的父亲也是王。”一个娇生惯养的公主竟能如此平和地向他开口,这令侍奉的仆人们十分吃惊,但脸上却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
他却没有丝毫惊奇,这个女人能进入他的心扉正是因其不凡。“哦?很快就不是了。”他淡淡开口。
“若是我成为你的女人,你会放过我的父亲么?”她向前走了一步,却被身后的老人拉住了,老人的手在颤抖,嘴唇微动,但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能。但你的家族仍会是王族,否则,”他看向她,后者分明看到了一团跳动着的令人心悸的火焰,“灭族。”
“让我父亲回去,我答应你。”她握住父亲的手,好似回到了小时候。
看着这一幕,他似乎有点动容而没有立刻回答公主的请求。酒杯里跳动的翡翠色液滴宛如精灵轻舞,他喜欢精灵。放下酒杯,酒杯底部与桌面接触时发出的沉闷声响将老国王拉回了现实,“你的父亲可以参加我们的婚礼,婚礼后三天是他的死刑。”公主一步向前,正要开口,却被他打断了,“记住,你没有更好的选择。”他言语冰冷,不理会脸色煞白的公主,兀自转身离去。
看着那高大的背影及其华贵长袍上烙印的显赫纹章,她突然感觉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的,对方掌控着一切,就连自己这个魔法师也要受制于这个男人。她恨,却也不恨。

TOP

国王迎来了他的妻子,时隔九年,这个国家终于有了女主人。

婚礼当天,石头铸成的城堡里处处闪耀着皇后的美丽和国王的权柄。客人们享受着主人的荣华,沉浸在欢快的气氛中。觥筹交错间,自然听不到对这婚礼的祝福,客人们更为关心的是这位新女主人的喜好和脾气。毕竟,今天之后,她将成为这个国家最有权柄的女人。

城堡的钟声响起,预示着婚礼即将开始。两位新人均来自地位显赫的名门贵族,他们的婚礼自然规矩极多。但没有人觉得繁琐,更没有人不耐烦,就连小孩子们都一脸兴致勃勃地样子。因为这场婚礼的男主角拥有最广袤的土地,最凶悍的军队和最强势的武力。他的婚礼充斥着许多贵族一辈子都无法见识的华美。而婚礼的另一方,除了同样显赫的身份和傲人的地位,更多了一份神秘。莫说平民,就连参加婚礼的贵族中也极少有人见过这个女人。据说,她深居简出,她的眼睛能看到天外之天,她的声音能穿透钢铁之躯。她的发丝如梦中飘舞的思绪,能牵扯出白日里潜藏的渴望,其颜色变幻莫定,一如梦境般荒诞神奇。她的喜好?恐怕除了极为亲密的几人外无人知道,因她不需外人追捧,不以追求者的数量沾沾自喜,更不懂得炫耀自己的容貌和青春。这一切看似反常的事实,都可以被她的另一个身份解释——这个高贵而漂亮的公主,年老的西方王国之主的长女是一位魔法师。

客人们陆陆续续聚集到了城堡外的空地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尚未见过新娘的样貌,想必一定美貌非常,她毕竟是钢铁之王的新娘。第二遍钟声响起,城堡厚重的木门缓缓升起,一队骑兵当先列队而出。紧接着,五匹高俊的红色战马并排而出,许多人莫名地心头一沉,不知不觉中已被这五匹马的气势所慑。再看那马背上竟空无一物,只是这样的五匹马竟给人以百人军仗前行的感觉。

空地的另一侧,数十位国王坐在一座大殿内,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华贵的阵仗,那五匹战马的气势在他们这里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冰山落入火海,滴水融于汪洋。木质的方桌上规矩地摆放着不少精美的点心和水果,然而,无人享用,他们在看,看那钢铁之王的表演,他们在想,冥思苦想如何破解这最强之王的攻势。这些人,大概都已知道自己的疆土被划在了钢铁之王征服的范围之内,可即便如此,现在的形势似乎没有给他们太多的选择。

“他是在向我们宣战么。”大殿中,仅次于首座的位置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人低声开口。

“他忍不住了。”另一人露出一抹笑容,说话间,放了一颗柔嫩鲜美的葡萄在口中。

“那就是‘五斩’么,想要暗杀他确实不易”。最后一人淡淡说道,随即,他又补充道,“所以,还是如我先前所讲,暂时放下我们之间的恩怨,共御此人。”

“以五匹战马表征隐藏在暗中的精锐死忠,只是仅仅五匹马就有如此威势,他的实力倒也值得自傲了。”嚼着口中的葡萄,这位国王再次看向那支缓缓前行的队伍,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然,仿佛并不因即将到来的战争而烦恼,“先看完今天的表演吧,我倒是有些在意这位新娘到底是何许人物。

说话间,国王和王后已经出了城堡,他们分别骑在两匹白马上,沿着巨石铺成的路面走向不远处的大殿。他看得到里面的人,也看得清他们在议论着什么,可他不在意,他倒是有些敬佩这应了邀请而来的十几人,那些没来的王,在他心中,已经没有了与他争雄的资格。值得高兴的是,那三人倒是都来了。他的嘴角不禁挂起淡淡的笑容。

“父亲,你为什么笑?”坐在王身前的小公主此刻正仰头看着他,手里却没有闲着,而是拨弄着什么东西。

“你看皇后好看么?”他低下头笑着问道。

小女孩真的回头去看,与父亲的白马并肩而行的另一匹白马上,端坐着一位女子,这个人,小女孩知道,就是人们口中的新皇后。相比于皇后这个词,更令她有直观印象的却是城堡的女主人。她对母亲没有概念,更不知道身为女儿要如何与所谓的母亲对话,而现在,很突然的,她有了一位母亲。“很好看。”小女孩收回了视线,又开始兴致勃勃地把弄手中的东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