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Cursed【一】

[小说] Cursed【一】

嗯这里是Were Imprecated的姐妹篇
———————————————————————————————————————————————————————————————————————————————————————

百里村 北村 边界

晚上八九点,天完全黑了下来。苏苑打点完田里的菜便往回走,四周都是田,再远一些是泥路,更远的地方才是苏苑的家,除此之外周围就再没有人家。村里没有路灯,除去夜空的璀璨繁星,就只剩下散发着昏黄光线的老式手电为她照明。

苏家好歹也是百里村的人,哪怕自父亲死后苏家的田地面积就不断被村长缩小,但终是被母亲保了下来。苏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得迫于生计下地耕作。

左转,接着是一段下坡路。

夏夜里蝉鸣嘹亮,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然而苏苑却总是觉得听见了什么人在笑。这种感觉自从她带着筱筱躲回老宅后就日日出现,不停地刺激她的神经,折磨得她筋疲力尽,竟是连觉都睡不好。

那时一种细碎而微弱的尖笑声,此刻正从路旁的竹林里传出,可是苏苑转头,入眼一片漆黑,再用手电去照,却什么都没有。竹叶在风中交织在一起,窸窸窣窣窸窸窣窣,仿佛有什么东西埋伏在那更黑的深处伺机而动。

见鬼!苏苑心下暗骂,随意踹开挡路的石子,很快便到了家。

苏筱已经睡下,苏苑扯来薄被为她盖上,看着她日渐消瘦的面庞,有些发愁。自筱筱最初发病的时候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筱筱被这病折磨得不轻,然而自己也已经没有足够的钱带她去医院做详细的检查和治疗。

不觉间手指抚上苏筱的头发,刘海长得盖过了眼睛却一直没来得及剪。接着苏苑又顺着她光洁的额头一路向下,她美丽的双睛——哪怕此刻它们正紧闭,她高高的鼻梁,紧接着是那双诱人的薄薄的红唇。她俯身吻了下去,只是轻啄,随后便想转身离开,但苏筱却紧抓住她的另一只手不放。她也倦了,于是便睡在了苏筱的旁边。

到如今苏家已经可以说是完全消失在了村人的视线中了——就连那个跟苏母关系不错的苏年也很少来了。可据说几十年前苏母刚嫁过来的时候苏父家的房子其实是在村口的,是在他发财后才迁到这个偏僻无人的地方,一是因为苏母越发的尖刻起来,很难再与那些顽固不化的村人和平共处,二也是因为苏父渴望的其实是清闲幸福而无人打扰的生活。

苏父生前是个手艺不错的土医生,很好地延续了这村子的守旧传统,因此为人治病,开的都是中药。药材会定期到几十里外的小镇上购买一些需求量最多的,但更多的药物都是苏父自己去山里摘的。而苏母那时其实正是他进镇进购药材时光顾的那家药店老板的女儿。药店老板总出跑出去喝酒鬼混,所以这店倒更像是她女儿的。两人频繁往来,很快便熟络起来。日久生情,两人的婚姻也许也就是这样结成的吧。

村口其实是村人来往最频繁的地带,哪个不认识鼎鼎有名的苏医生,哪个没见过臭脾气的老板娘又有哪个不晓得苏家的位置——哦,他们甚至连哪些地方摆了什么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这些其实都是哥哥苏秦无意间和自己提起的,一般是在酒后,他总会回忆一些以前的事情,那是在苏苑和苏筱都没出生以前的事——很遗憾,她们俩出生的时候父母已经搬到这老宅有一段时间了。

——据说这原本是间老宅,宅里的一家子平白无故的消失,有村人猜测是欠了钱躲起来,因为原先的那位宅主人是村里少数的与外界做着大生意的人,听闻他总是借钱,但从未还过一分。置闲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被苏母发现,再后来,苏母病重,被苏秦接去大城市治疗,只从外边请了一个守宅人,帮忙做做定期的打扫。两姐妹回来后便把他遣走了。

半夜苏筱翻过身,背对着苏苑蜷缩起来咳嗽,很快又安静了下来。苏苑的眼睛却猛地睁开,映着壁灯的光,像是狼。她坐起,看着苏筱的后背,咧开嘴角无声地笑。她俯身过去,在她耳边吹气,用一种温柔地语气说着:“苏筱,筱筱,醒醒,是我啊。”脸却是近乎狰狞地笑。

苏筱于是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虽说幅度很小,但苏苑却很满意地用手抚摸她的耳廓:“很好,你果然没有睡啊,筱筱。”其实苏筱刚刚醒后就一直无法入睡,因为她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可是是什么呢,她却不知道,内心极度地不安,还有害怕。苏筱的手脚一直都是被绑起来的,因为最近她的疯病越来越严重,并且及其不稳定,所以被苏苑捆了起来。但其实苏筱知道,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其实苏苑最近也得了这种疯病,现在还是在初阶段,每每发病都是在深夜苏苑的意识完全沉睡以后,所以苏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这也正是可怕之处,因为若是有本人的意识的话或许还能残存一些理智,可是如今没有,就像是另一个完全恶的意识侵入了苏苑的身体。苏筱知道,其实姐姐苏苑比自己可怕很多,特别是病发的时候。

苏筱转动手腕,整个人扭动了起来,企图挣脱束缚在手上脚上的丝带。为了使其不松脱,苏苑当时绑得很紧,如今已经可以看到很多道清晰鲜红的勒印了。

“没用的。”苏苑带着笑意揽上了苏筱的腰,从后面将苏筱整个紧紧地抱住,玩弄着苏筱颈前挂着的那块玉,十分温润舒服,“我当初绑你的时候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呢,只有我才知道怎么解哦,亲爱的筱筱。”

“你……”苏筱在苏苑的怀里挣扎,却被她更紧地抱住。

“别动。”苏苑的抓住苏筱的手腕用力向后掰,以示威胁,“你要乖乖听话啊,筱筱。”

“你想干嘛?”苏筱吃痛地叫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想要更好地拥有你罢了,我亲爱的筱筱。”说着轻轻地咬上了苏筱小巧的耳垂。

“你做梦,你还我阿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许是被逼急了,苏筱竟然冲着苏苑的手重重地咬了上去,竟真被她咬出了血。她松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

“嗯?”明明手臂上无比清晰地传来了同感,苏苑却像没事一般,只是有些恼怒地揪起苏筱的头发,将她背向自己的脑袋转了过来,然后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很快苏筱的整个左脸都红了起来,“真是不听话,别着急啊,我们慢慢来。”说着用舌尖轻轻舔过自己小臂上涌血的伤口。

苏筱的脸又背了过去,低垂着脸,泪流了下来。如今她是清醒的,她大概是能够猜到自己的结局了,而她却是第一次这样盼望自己发病,她在想,若是两个疯子打起来,结局还猜不准,可如今她是正常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为什么哭呢,是对死的恐惧吗,是对生的渴望吗,还是,只是想起了过往的那些时光呢?

那些深埋在内心的痛苦,如同如影随身的鬼魅,邪笑着包围心脏,撕咬吞噬,汩汩的血液自破洞流出,那些白色的黑色的鬼魅贪婪地吸食血液,然后一蜂窝窜进血管,欢呼着疯狂地咬破皮肤,飞出。

救我。

救救我。

苏苑还在用力掰苏筱的手腕,怕是已经脱了臼。苏筱能感受到苏苑平日里总是冰冷的手指此刻炙热如火。

“疯子。”苏筱吸吸鼻子,带着哭腔确实笑着说的,“你个疯子。”

“说什么呢,宝贝儿,你不也是么。”靠的太近,苏筱连苏苑的吐出的鼻息都能够感受得到。

“阿苑,你醒醒啊。我是筱筱啊,阿苑,阿苑!”苏筱回身靠在苏苑的胸口,泪水沾湿衣衫。

然后她感受到苏苑明显小了力道的手,温柔地摸着她的长发。

“阿苑?”苏筱叫出声的同时苏苑手的力气猛地加大,纠起她的头发,力气大到仿佛是要声声将它从头皮上扯下。

“说什么呢,亲爱的,我就是苏苑,苏苑就是我啊。你的那个阿苑啊,她暂时不会回来了。”

苏筱顺着她的力道抬起头,企图以此减轻疼痛。她带着那样满是泪大的脸大喊大叫:“你骗人,阿苑才不会让你这么做,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额,百合吗,两个人没分清楚。。。
帖内回复
黑白色的枫 在 2013-4-11 14:40 说:
不过好厉害的说
阿浅啊啊 在 2013-4-14 14:01 说:
宾果答对了【就是一时兴起想写百合没有错【话说分太不清么?我下次注意一下【第二章一直拖着没写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安慰:w: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

嘛,阿浅加油,摸摸。。。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