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作业】【黑篮紫赤HE】两人

[同人] 【作业】【黑篮紫赤HE】两人

把生贺当作业大丈夫吗……不管了这可是我摸了一天的鱼才生出的孩子【。

>一次写这么长的紫赤大概人物性格抓的不怎么好,果咩…

>从单箭头到双箭头,再到双箭头表白的故事。队长略少女。

>浅野前辈捏造。

>有点长,有点废话。

>高中二年级的两人。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么,GO


两人



<<<  Akashi's Side

所以说,我们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除开队长与队员的,同级生,朋友,我们之间,到底还有什么关系呢。



<<<

现在是早晨八点整,赤司望着满目的青林翠竹微微有些愣神。

阳光正好,一反几日前的阴雨连绵。


几日前反常的天气令人有些焦躁,微风和着细雨拂过脸却少了温和的安逸感,徒留着烦闷围着人们打转。

实在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感受呢。


从窗外望去常可见行色匆匆的路人打着伞,赶着地铁赶着早班车。

也会有踩着恨天高的女性职员因一时步伐不稳滑倒在地。虽然不多时便撑起身重新撑开伞,但雨水混着尘土在在职业套装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水渍,是一副非常尴尬的模样。

先前他在便利店买东西时看到过几次,也曾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出过手。回应他的有真诚感谢的笑容,也有客套的排斥。
他了然于心却不再做回应。



<<<

“小赤,这家的鱼丸真的很好吃哦。”紫发队员懒洋洋的语气中带着上翘的颤音,等不及赤司拒绝便已固执地插起一只递到他的嘴边,另一只手撑着脸微微低下脸,过长的紫发顺着硬朗的肌肉线条落在锁骨处打着圈。

“张嘴啦,你看就这样啦,啊——”紫原看着赤司愣是没反应,倒先做起了示范,十足的孩子气。

“啊。”赤司望着厚重的番茄酱和辣椒酱微微皱起眉,但依然领情地咬下,随着咀嚼的动作唇齿间漫开的浓重咖喱味让他不禁抿口茶冲淡过重的味道。


现在是下午,放学时间已过。部活过后紫原同自己回家时不巧天公不作美地下起雨,紫原在赤司的两个提议中,一,买伞直接回家;二,在平时常去的店里坐坐避避雨再回家,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落地窗外的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不停,看来在短时间内不会天空放晴的。但还是有些行人撑着伞急匆匆地走着,一手接着电话,一手领着包和文件,手臂夹着的雨伞歪歪斜斜的十分不稳根本起不到遮雨的作用。

一副狼狈的样子。

“嘛,小赤一直看着窗外,在想着什么呢。”疑问句的句式因懒洋洋的口吻使得有了陈述句的语气,像是十分了解赤司的想法一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雨天令人有些不愉快罢了。”看着大家匆忙的神色,他想起这几日落下的,队员们的训练计划以及平日的围棋练习。有些懊悔,总觉得自己似乎浪费时间,推翻了平日的计划。这种无法准确掌控事物的感觉令他有些烦躁。


“没事喔小赤,要是你摔倒的话我还在你身边呢。”紫原说着眯起狭长的鸢紫色眼睛,像是很开心地笑了。

“我不会那么不谨慎,而且那时候在我身边的人还会是你吗。”赤司像听着小孩子胡搅蛮缠的话语给出了平淡的回应,但怎么听都像是刺耳的反问。也是呢,那得多久之后。现在的我们只是国中生,来时白发苍苍,蹒跚行步时你会在我身边吗。想想,无论如何这都只是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不如现在理所应当地否决掉这个不怎么现实的说法。

“会的,我说肯定会的,因为我喜欢小赤嘛。”语句停顿前他换上认真的语气,话至后句时紫原扬起嘴角,非常自信的笑意在脸庞上渲染抹开。

“但愿在比赛时你也有这样的战意。”

“诶——小赤你!”

赤司看着紫原急忙想反驳这毫无关联的语句,也不禁难得地露出了微笑。不同于平时公式化的笑容,也不是对胜利势在必得的笃定的,带有压迫性的微笑,而是看着会令人心生暖意的,非常真实的笑。

——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的温度。


“敦,走了。天已经放晴了。”赤司拎起挎包起身离开座位,转身去收银台付款。

“诶——小赤?”这样子下去会被我吃垮的哦。看着赤司理所应当的表情他自觉地噎下下半句话“嗯,走吧。”紫原拍拍身上留下的美味棒的细碎粉末,反手拎起包也离开了座位。


“慢走——欢迎下两位再次光临!”

身后服务员的语气过于激动,紫原转头,看见她开心地向自己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虽然并不是很明白这个突兀的举动,但他也还是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午后的阳光很好,刚才下过的雨洗去了落在草木上的尘土。

夕阳落下时的火烧云挂在天幕中,暖橙色和赤色在幕布上抹开,浓墨重彩的暖色让人有些晃眼。赤发少年倚着玻璃门静默不语,低头环臂像是在想着些什么。光束从他的侧面打下,留下的光影更显得他面容的棱角分明,非常硬朗的鼻梁曲线也染上暖橙色的光。

——小赤的鼻翼在发光呢。真漂亮。

紫原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也没在意赤司低头时到底说了什么,走过去揉了他的头让他回神。


那时的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此时自己的感受,在那不遥远的未来依然如此。

后来,他对那个赤发少年高挺鼻梁的喜爱近乎变成一种执念。

但这赤司并不知道,可能,在将来他也永远不会知道。



<<<

夕阳给所有事物都镀上一层金黄的的边,在万千事物中,紫原敦唯独注意到了赤司征十郎的与众不同。

总之,他就是不同。

紫原想着,笑着进入梦乡。



<<<

“我,大概,也喜欢你。”

赤司在半夜嘟囔地说道,不安稳地翻个身继续着睡眠。

窗外有风拂过,吹着树叶沙沙作响。

深蓝至几乎漆黑的夜幕上繁星闪烁,像恋人的眼睛。



<<<  Akashi's Side

或许把这关系搁浅在此处便好。

让这种感情慢慢在心中发酵。



<<<

“Excuse me ,what can I do for you?”

将他从回忆中拉回来的是售票员的询问,由于瞳色的缘故她疑惑着赤司的国籍,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用英语询问。

“A ticketplease.

售票员有些担忧的神色提醒着自己发呆了有好一段时间,最近的自己状态总是不在呢。

“唔,我是日本人。”他想想还是补上了一句,关于国籍的误会总归是解开为好。

“抱,抱歉!”双手递过门票和卡片的她脸腾地红起来,九十度鞠躬双手还在发颤。“那个,如果要参观寺庙的话,按照这个线路会比较好。”

“没事,谢谢你了。”


——“他们总说小赤很可怕的样子呢,明明是中学生却沉稳的像大人,各方面远超于常人,天才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你呢。”

——“那敦怎么看呢。”

——“哈——这样的小赤明明很好呢。也很温柔。声音也是。”


一瞬间他有点恍惚,平静下心后赤司稳步走向了大门。



<<<

最近的香火不错。

参观过几个地方后他这么想着,却已经放弃了按卡片上的步骤走一遍的想法。

说实话,他不信这个。或许让真太郎来会更好呢。


原本他是打算拜访棋院的前辈的。前辈的名字是浅野泽,名字怪异,这倒也和他的性格相符。

几天前他趁着行程安排表刻意的留白驱车至棋院,却发现接连几天前辈都不在棋院,周围的棋手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终也只能罢了。

赤司试过电话预约会面,可惜回应他的事冰冷的机械音告诉他号码已为空号。

他试着回想近几日的赛事进行表,发觉较重要的已然落下帷幕,要么也暂且告一段落。

前辈是很拼的人,但凡有大型赛事多半都会参与。锋芒毕露的性格惹得同院的棋手有些不满,但无论从德才方面而言都是值得敬重的前辈。

在少有的几次通信中前辈说到“若是想和我会面切磋,在棋院便可找到我。”如今一连几次都是无果而归,约莫……怕是出了什么事吧。

赤司有些遗憾。


他想着前不久是中国的春节,便起了到附近的寺庙看看的念头。

看着卡上的注释说明,大概就是若是诚心地在某处或某处上香,在新的一年便会家庭和睦/学业进步/诸事顺利……之类的。

参观过几个景点,对于这文化底蕴深厚的寺院他还是比较认同的,即使没事来这走走心情也会好一点呢。

当他行至后山的小院时他便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有大片的树海,随着风打着旋儿飘下的叶子是金黄色的,堆积在地面上枯叶金灿灿的,也有些较抗旱的落叶仍带着浅浅的绿色。踩过的落叶堆便会“嘎吱嘎吱”地作响。

——是个令人非常心安的地方。


转身时赤司看见后院里似乎有个非常眼熟的人,穿着藏青色的长袍扫着厚厚的落叶堆。

眼力极好的他认出那是浅野前辈。



<<<

“所以说,因为这样你才来寺院的啊。”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算是一时兴起辅以暂且有空罢了。”


现在赤司和浅野前辈都已在屋内落座,对于能在这里偶遇前辈,赤司表示也很荣幸。二人正在榻榻米上品茶,顺带交换着近日以来的围棋心得。

“抱歉,我已经离开棋院了,退役后也不会再回去了。”

“冒昧问一下……是因为信中提到的原因吗?”

“是呢,几日后通告也会发布的。所以啊,有空的时候还是要多陪陪家人才是更重要的呢。”

前辈抿着茶感叹道,哈出的气将眼镜片蒙上一层不淡的白雾,看不清他的想法。

“也是,如果这是前辈您的意愿的话,希望您能够享受这里的清净生活,我也不多打搅了。来日我还会继续拜访的。”赤司沉吟片刻说道。

“没事,多聊聊也无妨呢。说来……你近日的状况不佳,怕是也是你信中提及的人所扰吧。”

——不能否认。不能说谎。

“……是的。但……”

“你最近的比赛我有看喔。心静下来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去表明自己的心情吧。”前辈挥挥手示意明白,笑着的样子十分和蔼。

“前辈的建议我会斟酌的。”

“还是那句话:存在即合理①。有了存在的道理自然也会有它所存在的意义。既然事情发生,就有它发生原因,肯定也会有它合理存在的地方。后生,我看好你哟~

明明已值不惑之年,却也有调皮的一面。结尾的语句带上戏谑的笑意,让人不想反驳。

“谢谢,我也是时候去做我,该做以及想做的事情了。”

赤司放下茶杯干净地笑了,淡淡的笑容柔和了此时他脸部的轮廓,他站起身鞠躬,心中格外得轻松。

“没事没事,欢迎下次再来。”浅野同时大跨步拉开了木门,笑着说。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

大家都是这样,如果先前就能指出来,怕是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患得患失了。


依然是风吹过,却少了之前悲观的感受。



<<<

赤司清楚地记得,浅野前辈的妻子是因为前辈总是过于重视围棋而同他离婚的。

就在他在最大赛事夺取桂冠那日。

因为她说过:“我一定会看你擒得桂冠,看你实现自己的梦想。”

面对信中浅野前辈一笔带过的诉说,他无法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呼——”

冬日的寒气真是不可小瞧。赤司紧紧黑色风衣,正想着要快步走向出口。


“小赤!——”

“咚”的一声两人都跌坐在地,好在有厚重的落叶托着,两人都没受到伤。

“敦,你怎么——这么鲁莽。”赤司撑起身体抬头,语气中微微带上了责备的不满。

“好久没见到小赤了嘛!”多大的人了,却还像个小孩子样撒着娇,赤司撇嘴正想笑——


“我啊,可是一直,一直,喜欢着你呢。”

“如果,这份感情无法准确地传达到你那里,我也会困扰很久的。”

——“你近日的状况不佳,怕是也是你信中提及的人所扰吧。”

——“你最近的比赛我有看喔。心静下来才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去表明自己的心情吧。”

话语闪回。


“那么,再认真地说一次吧。”

“喜欢了很久。之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一直持续着。”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

——不能回绝,不能敷衍。


“……是吗,那么恰巧,我,赤司征十郎,喜欢着紫原敦。”

“喜欢了很久。之前是,现在是,将来也只会将这份感情一直传达给你。”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

——如果说谎或躲避一定会后悔。

——即使可能受到很多流言蜚语,最后的结局不是那么好,但我不想后悔。

——我会在你前面,将伤害你的人,会伤害到你的人,一一铲除。


明明是小赤喜欢向我撒娇呢。

那样的神色,眼底的寂寞。


在鼻翼上轻轻落下的吻,还能感受到那人的温暖气息。

小心翼翼的,像雪花落下的触感。


天空飘起了雪。

白银素裹的大地,微风拂过人们的脸颊,是清爽的感觉。



<<<  Akashi & Murasakibara's Side

搁浅在此处,实在是太可惜了不是么。

是恋人。是将后还会继续深入发展的关系。

我们,是这样的两人。



-------------------------------------------

①存在即合理,来自黑格尔所言。

<后记

原本是给一个朋友的生贺的,不对,应该说是过年时去过寺庙就想写的。现在生出来,大概……还不算晚吧w(别逃避现实

能看完这篇真的很感谢,听我絮絮叨叨说了这么久。

嗯,不管怎样,在我心中,我都希望紫赤永远在一起。

请原谅我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小任性吧w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我与你的不同点在于,死亡对你而言只是戏言】她如是说。

因为长,所以没看完,是在讲基友吗。。。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