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fate]王与剑

[同人] [fate]王与剑

本帖最后由 咒弹烟雾 于 2012-12-31 22:00 编辑

今天因为突然上了一次论坛,所以就想留点(哔——)再走……【喂喂
这一篇是给一本插图本写的文字文案。图的部分因为不是我画的所以不太敢拿出来。想看的亲……可以尽情脑补【喂喂喂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

1.
梅林穿过一片宽阔的草地,来到河边的大树下。
“小姑娘,你在哭什么?”
一个女孩正在树荫下小声啜泣着。她穿着男生常穿的短衣短裤,如果不是脑后束起的长发恐怕所有人都会将她当成男孩子。
梅林走近一步,拾起被丢在一旁的铁剑。
“你不想进行骑士的修行,想变成普通女孩子吗?”
“不、不是的。”她赶忙摇头,“其他女生都在学习纺织和礼仪,只有我在练习剑术。……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坏孩子吗?”
“不是的。”梅林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这是命运。你注定将成为英格兰之王。”
2.
幼年阿尔托利亚被表兄凯教育
“看好了,阿尔托利亚。握紧你手上的剑,盯紧对方的动作。不论多优秀的骑士都有大意分心的时候。抓住那一点,胜利就是你的了。”
凯纠正着阿尔托利亚的举剑姿势。虽然她还只有8岁,但是已经可以认真的理解骑士精神了。
“那么王呢?……被骑士们尊崇的王,一定是个完美的人吧。”少女思考着,自问自答说。
“你错了阿尔托利亚。”凯被她的话逗笑了,“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人的。他必须要不断的学习,让自己永远站在实力的巅峰。这是作为王的义务。王就是要有为了人民甘愿奉献出一切的觉悟。”
这样的……觉悟。这就是王存在的意义吗?
她提起沉重的铁剑,“看来我还需要更加努力。”
3.
拔出石中剑
在众人的注视下,阿尔托利亚向前一步,她握住剑柄,将剑从石头中拔出。
石中剑在她手中如同有生命一般的轻轻颤动着。
人群一片沉静。而后迸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国王!我们找到国王了!”
阿尔托利亚平静的望着人群,“我即将成为你们的国王,我要打击邪恶的势力,为大家带来和平与正义。”
她跪下,接受了皇冠。成为了亚瑟王。
4.
获得誓约胜利之剑
阿尔托利亚与梅林来到湖边。一个少女踏着湖面来到他们面前。
“你是谁?”
“我是湖上的仙女。”少女对他行礼,“亲爱的亚瑟王。”
阿尔托利亚下马,向她回礼。“我自己没有了剑,想求您将那剑送给我。”
“当然可以。但是王啊。你也要答应我实现我一个愿望。”
“我发誓。您要什么,我一定给您。”
“可是我还没有想好。”少女顽皮的眨了眨眼睛,“等我考虑清楚了再去找您吧。”
说罢,她伸出双手,一把美丽的宝剑出现在仙女手中。
“誓约胜利之剑,愿您取得胜利。”她将剑捧给阿尔托利亚,“这是我给您的祝福,陛下。”
5.
与格尼薇儿结婚(格尼薇儿是带蓝色花边的白色长裙,头纱和白色花环。)
“这是……”
婚礼结束,身穿盔甲的阿尔托利亚捧着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剑鞘来到王后格尼薇儿面前。
“这是誓约之剑的剑鞘。梅林说这一只鞘抵过十把剑,有它在不论我受多重的伤,都不会流一滴血。”说着她将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交到格尼薇儿手中,“你是这里的女主人,王国的土地有你的一半。我也将自己性命的一半给予你。”
她温柔的注视着格尼薇儿的眼睛,“亲爱的王后,请用你圣洁的光辉照耀英格兰。保护这片土地与土地上的人民。”

6.
在圆桌旁接受兰斯洛特效忠
阿尔托利亚仔细的打量着兰斯洛特。他的眼中显现出能力与勇气,但同时也闪耀着仁慈的光辉。是阿尔托利亚见过的最温柔的一双眼睛。
“请跪下。”阿尔托利亚抽出她的佩剑,轻点著兰斯洛特的肩膀,“请起,兰斯洛特爵士。吾将骑士的荣誉赐予汝。请为吾效忠。”
7.
阿尔托利亚和兰斯洛特散步
8.
阿尔托利亚面带愁容的望着面前被召集的12位骑士。
“方才得到了信息。兰斯洛特骑士与格尼薇儿王后正在森林中约会。”她低下头,忽略掉众人惊愕的神情。“请各位务必将他们带回。……骑士和王后,对我都是不可缺少的存在。”
“要让他们活下来吗?”静寂片刻,一个骑士询问说。
“若带回的是两具死尸,能否使您满意?”另一个敲击着盾牌,大吼道。
“陛下,杀不杀?”
……该怎么做?
格尼薇儿背叛王权给皇族抹黑理应受到惩罚。但是嫁给了同性的她是怎么也不会幸福的。作为伴侣,阿尔托利亚也希望她和兰斯洛特可以找到自己的爱情。但是……这又给稳固的皇权带来了威胁。
国王的权威与朋友的幸福被放在天平上仔细称量,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我不知道。从来就……不知道。”
9.
“亚瑟!”兰斯洛特抱着刚从火堆上救下的惊魂未定的格尼薇儿,“她是你的王后!你却这样对待她。她不该死!”
“兰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尔托利亚坐在王位上,无助的望着这位昔日挚友。
是否要处死格尼薇儿她也犹豫了很久。但是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平息人民的愤怒。
她原本以为这位挚友会理解她。
“你不会懂的,亚瑟。你这个被王权束缚住的木偶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我要和你决斗!”
兰斯洛特说完便拔出了他的剑。无毁的湖光因为主人的愤怒而迸发出红色的光辉。
阿尔托利亚的颤抖的手握上剑柄,却无力应战。
但是不等她发话,手持长枪的侍卫就已经将兰斯洛特和格尼薇儿包围。一场不被期待的争斗就此拉开序幕。
10.
阿尔托利亚与高文合力又击退了一次叛军的攻击。伤痕累累的两人背靠背的坐在一起休息。
“唉……如果有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在就好了啊。”阿尔托利亚开口。她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高文听,“梅林告诉我只要将鞘佩带在身上,不论受多重的伤,都可以保护我不会受伤。但是我却将剑鞘交给了格尼薇儿。”
“陛下您后悔了吗?”
听到高文的话,阿尔托利亚摇了摇头。
“我相信自己的决定,只有格尼薇儿能为我保管剑鞘。这就是命运,高文。你的善良让你可以娶到美貌的魔女为妻,梅林那样优秀的魔法师也可以因为大意被封印在石头中。世事无常。但是只要不是死在这里就还有补偿的办法。”
“来吧……”她起身,从新举起剑,“让我们杀回王城去,好好看看是谁背叛了我们。”

11.
与莫德林德决斗
莫德林德的剑砍伤了阿尔托利亚的头。但是早一步的,誓约之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口。
“为什么你会是我的父亲……”
她跌倒在地,呆呆的望着受伤的阿尔托利亚,喃喃的说。
“我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也不要这样……”
阿尔托利亚丢下手中的剑,跌跌撞撞的走到莫德林德身旁,小心的抱住她。
“看到你受伤,我的心也在滴血;看到你痛苦,我的灵魂也在颤抖。抱歉亲爱的,”她亲吻着她的额头。这是她第一次吻她,却忍不住泪如雨下,“我不得不这样做。”

12.
进入阿瓦隆
杀死莫德林德,阿尔托利亚也受了重伤,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濒死的她被骑士贝德维尔放进前往阿瓦隆的小舟上。
“王后,骑士,爱子全部背叛了我。该怎么办?”
“睡吧,我的王。当发生的一切都是噩梦。”贝德维尔亲吻了她的手背,缓缓将小舟推入水中,“等您再次醒来,就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终章
“是谁……是谁在召唤我?”
她从沉睡里苏醒。发觉自己正在无尽的黑暗中浮浮沉沉。远处,一团散发着强大魔力气息柔和的光团汇聚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看到她醒来,光团慢慢的向她靠拢,最后停留在了阿尔托利亚的面前。
“圣杯战争,终于要开始了么。”
她用枯骨般的双手将光团捧起。像是感应到她的,光团的光辉越来越盛,逐渐形成银白色的光的漩涡,将阿尔托利亚包裹在其中。
充沛的魔力唤醒了让阿尔托利亚混沌的意志,让她腐朽的身体得以修复。从骨骼到肌肉皮肤;从里衣到盔甲发饰。她将在这场战争中作为亚瑟王重生,用她战士的荣耀来捍卫王的荣誉,获得胜利,取得圣杯。
她用战争夺回失去的土地,用战争获得拥护自己的人民。而后……用战争,得到将一切从新来过的机会。
亚瑟王需要圣杯,来改变那些已经结束的不堪回首的过往。

只要有圣杯,就可以弥补自己的过错。
只要有圣杯,就可以补偿别人的损失。
只要有圣杯,一切就可以从来。就不会再被辜负,不会再被背叛。

全副武装的阿尔托利亚握紧长剑,站立在了城堡冰冷的石阶上。
“试问,汝就是吾之master?”

属于她的最后的战争,就此开始。
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哈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