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原创】南夏北繁·双生

[小说] 【原创】南夏北繁·双生

本帖最后由 阿浅啊啊 于 2012-8-31 12:21 编辑

【一】
阿夏其实从来都不喜欢任何人包括已经逝世长眠在地下的父亲
包括絮絮叨叨曾经东奔西跑现在像个贵妇人整日坐在家里的母亲包括那个一直被自己无视的有钱的新父亲
包括明面上友好和蔼假装自己是会发光的圣人结果一转身就指指点点的老师同学
包括每日每日忙忙碌碌如提线木偶般不知疲惫的人们
以及偶尔被这些假象欺骗的自己

【二】
她记得的,她都记得。

【三】
据母亲说,父亲是在自己出生前几天去医院看望母亲的路上出的车祸,总之,自她出生以来,父亲就一直躺在床上。
父亲的床很矮很小,家也很小,三个人挤在这个只有十几二十平米的小屋子里,除却一张床,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倒是角落里堆了些箱子。进出都很麻烦。母亲每天的絮絮叨叨的抱怨着抱怨那,然后搂着阿夏说那个那个阿姨家怎样,那个那个大婶家又怎样。
还很小的时候,阿夏很喜欢来到父亲床边,用脸蛋蹭蹭父亲的,然后“咯咯”地笑。
现在她回想起来,父亲偶尔会在那时候看着她,而那种眼神,不过是个年迈的老人对偶遇的孩童露出的慈祥神情。
父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母亲凭着先进的医疗技术,硬是把他多留了几天。
父亲最后的一段时光是在医院里度过的。那时的他只剩下十分微弱的呼吸了。
那时候阿夏刚刚开始记事。
后来的某一天,阿夏发现父亲死了。总之她突然就这么觉得,然后来到床边踮起脚尖,学着电视里面在父亲的鼻下探了探。
没有呼吸。父亲死的时候只有阿夏在,母亲不知道又去了哪里。实际上,近两年母亲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原来父亲死了啊!”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阿夏愉悦且略带惊喜的得出结论。
“是不是应该告诉护士姐姐和医生哥哥呢?”她面无表情地歪头,然后决定出门。
她穿过长长的走廊,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群护士。
今天医院意外的忙呢。
这么想着,她扯扯其中一个的衣角。
那个护士低头瞥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又不耐烦闪过眉梢,然后瞬间被职业化的笑容和温柔的声音代替。
“小妹妹乖哦,姐姐有事要做,不能陪你,自己玩吧。”然后回头,嘴角瞬间下拉,然后拉着身旁的护士快步走开。
阿夏仍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那护士离去的背影,切了声,然后无趣的转头离去。

“切,亏我还好心想告诉你们,到时候被吓到不关我的事。”
然后她回到病房翻出一张百元大钞,出了医院。
傍晚的时候她提了一大袋方便面回来塞到自己黑色的大背包里。父亲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母亲也该过来接人了。
后来阿夏抱着背包坐在椅子上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被母亲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阿夏被带到一个很豪华的房间,带她进来的女人对她很恭敬。然后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阿夏认识,他跟妈妈经常来往,父亲住院的费用都是他来缴纳的,现在,他有望成为自己的继父。

那个男人对阿夏说了很多话,阿夏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只是一直看着窗外知道男人离开。
几天后阿夏参加了自记事以来的第一个葬礼,父亲的葬礼。
阿夏一点都不难过,葬礼上很多人都哭得稀里哗啦的,就连母亲和男人都象征性的流了几滴眼泪。阿夏哭不出来,她只好低着头。
父亲死的那一年,阿夏三岁。
自她出生以来,没有家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家里异常和谐。
可是她知道,这三年过得毫无意义。
分享 |

评分次数 1
    • joswp10:结界币 + 1 枚
      分已经给在下面,这是随意評的、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回复 1# 阿浅啊啊
呜哇!!!这个故事看得我快疯掉了!!!

那么。。。我直说了。。。

小女孩的妈妈呢?她的妈妈在哪?难道小女孩从来都没注意过妈妈的表情吗?!难道小女孩的妈妈也从来没对小女孩说过,死亡到底有多沉重吗?!

真实的故事绝对不会这样,这种展开太不符合逻辑了!!!

人不是冷血动物啊!!!

前向きに生きようよ!!!

TOP

【四】
葬礼的不久母亲就与男人去登记了,没有婚礼,没有庆祝,唯一的见证人就是阿夏。
阿夏不喜欢男人,虽然他对自己很好,要什么有什么,从来不打骂自己,可是就是不喜欢,本能的排斥着,拒绝着。
阿夏也不喜欢母亲,自从和男人在一起后她就辞去工作整日窝在家里,然后有一日母亲上网等进度条的时候拍拍身旁的椅子叫阿夏过来坐。
母亲跟阿夏说,父亲年轻的时候很帅,是学校里很多女生心仪的对象,可是父亲偏偏就选择了自己,所以羡慕嫉妒死了一干女生。和父亲拍拖时她很喜欢拉着父亲满校园晃,到处炫耀着。可是后来出车祸后,他就破相了,而且什么都不懂了,跟个老年痴呆一样,处处要人照顾,烦都烦死了,要不是为了进进自己妻子的责任,也是为了对得起父亲留给她的部分遗产,她才不要管他,任他一个人自生自灭最好!
母亲是嗑着瓜子跟阿夏说话的,说完这一大段后她瞥了一眼进度条,99刚好变成100,然后母亲就把阿夏赶走说自己要看电影别在旁边妨碍她。
与父亲的往事不过是等进度条的时候消遣的话题,真是个冷血的女人。阿夏想着,所以哪怕她并不喜爱父亲,却也因此厌恶着这个年近三十却依旧美丽的女人。
母女俩住进男人的家后,男人工作回来就总是同母亲腻在一起。这是一栋小别墅,两个人住在二楼最东边阳光充沛的那个大房间,阿夏的房间却在距离那房间最远的西边。
所以除了进餐的时候一般好几日都不会碰面。
这里的一切都很华丽,奢华的让阿夏想呕。每次看到男人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昂贵的服装以及用品她都很想把它们当场毁掉,然后一把扔到那个一直微笑着的男人脸上。
可是她没有。
她只是冷静地结果然后回房,接着从一大堆东西里挑出自己的必需品,其余的第二天都会出现在家中的垃圾桶里。
是了,她没办法拒绝,因为她唯一的存钱——一张百元大钞,早就在葬礼后被母亲没收,她没有经济实力,离开了这个男人她无法生活。所以她不得不妥协。而这一认知也让她越发的厌恶自己,柔弱的、无能为力的自己。
现在的她,除了在学校的时候,其他时间可以说是被软禁在家。她需要什么男人都会叫人去买——总之她出不了门。
她不是没有反抗过,有一回她好不容易溜了出去,结果还是很快被发现,并且被抓回来后,她就听到男人给学校的老师打电话,说女儿突然生病,可能需要请假几天希望老师能谅解,语气中甚至还有着担心和对阿夏暂时不能上学的可惜。然后他挂了电话,冲她示威地抬头,眼神中分明闪着戏谑的光,以及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弄和鄙夷。
男人和母亲对阿夏很好,很好很好,像是对待一个客人,也许还不能算得上是贵客——只是在尽着主人的职责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母亲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抱着她唠叨,因为不需要,母亲很满足现在的一切,并且渴望得到更多。
阿夏想呕,很多时候她看到两人客气的嘴脸她都觉得恶心,可是真正到了厕所里却什么都呕不出来。

评分次数 1
    • joswp10:结界币 + 15 枚 有爱度 + 5 ℃
      嘛,多多努力,多多练习。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TOP

本帖最后由 阿浅啊啊 于 2012-8-11 18:16 编辑

回复 2# small_M


    我就是想把那些个都写成冷血动物来着= =
我知道有点不现实有点崩坏啊各种什么的,可是我其实就想要这么写来着
嗯,我尽量改改吧
嗯,明天或者再说吧,下次上网再改
现在不行了,就这样了我去了不能每天上网的话我会补的真的真的

ps
我的文跟兔子比起来真的不行,或者叫兔子过来改改?
嗯我知道我写的文真的不咋滴,我尽量完善我多修改= =
帖内回复
CCCCblanca 在 2012-8-11 19:14 说:
阿浅你怎么可以这么说TVT
你再这么自暴自弃我回学校好好同你语重心长的面基TVT(。
small_M 在 2012-8-11 19:34 说: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这么消极的文章而已啊。。。生活还是很美好的,现在故事的发展我只看到了绝望啊。希望后面,故事会有转机。这样的发展我只看到全灭的超BAD ENDING啊
joswp10 在 2012-8-12 00:04 说:
你和兔子,一个风格很好啊,本来黑暗系写的人就不是很多,而且你们认识,可以相互交流。就是希望别放弃就是。我觉得你还是挺有希望的。
阿浅啊啊 在 2012-8-13 15:48 说:
其实我昨天大概吧整片文的情节都想好了……
还真的是全灭的bad ending= =
总之各位做好准备吧,接受不了全灭的还是我建议不要再看下去了= =
CCCCblanca 在 2012-8-13 19:50 说:
诶呀呀呀呀bad ending?!!!!你之前还没写过嗷嗷嗷嗷啊!!!!(滚着滚着好期待!!

TOP

不是不行,觉得你还是有天赋的,就是,写文的逻辑性,和概括能力,不是很突出,需要多练多思考,我觉得这个已经比前面那篇好了。
画到TV化,说笑的

TOP

嗯!!!加油啊!

TOP

黑暗系的咱只看过《沙耶之歌》,可是偏偏有人要说沙耶是“治愈系”的。
也许,黑暗系的作品能达到这种境界,就堪称完美了——
黑暗痛苦,却不是毫无意义的消极;令人发指,却蕴含渴望救赎的单纯。

TOP

我记得阿夏在某一民族语言里是 永世的恋人 之意.  这题目挺好的. 接着看文~
帖内回复
阿浅啊啊 在 2012-8-13 15:46 说:
原来阿夏还有这个意思啊,让你特意去回想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啊【你就装吧你】
其实我题目想改了,改成 双生
Jaula 在 2012-8-13 20:02 说:
噗...一点都不特意- - . 名字嘛~ 当然是作者喜欢就好.

__ 那些淌过黑暗的 花 和 水.

TOP

本帖最后由 阿浅啊啊 于 2012-8-13 14:34 编辑

其实昨天我下线后又重写了一遍,果然上面的还是崩了么【捂脸】
嗯,以下是重写的,请尽情的……评论,我需要意见。
嗯,以上。
-------------------------------------------------------------------------------
【一】
阿夏其实从来都不喜欢任何人
包括已经逝世长眠在地下的父亲
包括整日抱怨着并且忙里忙外的母亲
包括那个有钱的虚伪的如今已是自己新父亲的男人
包括那些明面上友好和蔼总拿同情怜悯的眼神看自己总喜欢背地里对自己的身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甚至直接当面嘲讽的老师同学
包括那些为了生活不得不向现实妥协终日忙忙碌碌又或者终日尔虞我诈斗来斗去不亦乐乎的人们
以及偶尔被这些假象欺骗并且对于所发生的一切都无能为力的软弱的自己

【二】
她记得的,她都记得。

【三】
据母亲说,父亲是在自己出生前几天去医院看望母亲的路上出的车祸,总之,自她出生以来,父亲就一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父亲自车祸后就变成了植物人。
终日闭着眼浅浅地呼吸,仿佛随时都会死去。
阿夏一岁时,第一次被母亲带来见父亲。
母亲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怀中抱着的阿夏身子不断向前探,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母亲说,那是父亲。
哦,父亲。
“父亲?”阿夏学着母亲的发音,模糊地吐字。她不明白这个称呼代表着什么。
“就是……就是母亲的爱人……每个人都有父亲和母亲,阿夏也一样。阿夏便是父亲与母亲……爱的结晶……”母亲嗫嚅着,答得模糊。
小小的阿夏仍是不明白,可是她没有再问。她挣开母亲的怀抱,爬上病床,用手指抚摸着这个被称为自己父亲的男人的脸,然后咯咯的笑开。

【四】
然后就这样过了好几年。
阿夏六岁生日,母亲给她买了个蛋糕看着她吃,小小的,有些甜得发腻。
然后自阿夏出生后一直未曾露面的婆婆出现在了家中。她带着阿夏去算命,母亲也执意跟了上去。
算命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然后伸手要钱。
总之大概的意思两个大人都听懂了——阿夏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母亲很难过,其实在阿夏一岁的时候,她就带她去算过命,同这次一样的结果,可是迷信如她,却一直有些不愿相信,可是今天……
“好啊,原来我家乖儿子就是被你生出来的小扫把星害的!”婆婆丝毫不顾阿夏就在身旁,看着母亲语气不善的开口骂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母亲想反驳,她一向跟婆婆不和。可是这一次,她觉得……她说得对……
“不知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故意生这么个孽种来害我儿子!是不是?!”婆婆气极,指着母亲,手指气得颤抖,竟开始口不择言,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被自己骂孽种的人是她的孙女。
两人原本在父亲的调和下还能憋着气勉强和睦相处着,现在阻止调和的中间人没有了,多年来积的气终于爆发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又不是我想让孩子这样的!不要血口喷人!”
两人就这么在大街上吵了起来,周围或多或少都围了些看戏的人。阿夏被看的不舒服,也许很多东西她还不懂,可是她知道这样不好。
“别……别吵了……有人看着呢……”阿夏扯扯母亲的衣角,企图阻止她,虽然她知道,依着母亲要强的性子,停下的可能性不大——她不敢靠近那个被要求称作“婆婆”的人,好可怕,而且她不喜欢自己……
阿夏垂下眼,母亲这样臭的脸色……似乎是第二次见了?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吵什么?要不是你,我至于被这个老女人指着骂么?”母亲一把扯开阿夏的手,阿夏趔趄了几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泪水汹涌而出,大颗大颗地砸在地上,渗入,然后消失不见。
“哇……”

【五】
自那天后,原本就不怎么亲近阿夏的母亲,开始更加地疏远她。有了父亲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而阿夏,自始至终都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那时的阿夏还小,她只觉得心中好像突然空了一块,有些不知所措。
那之后,就连母女两之间的互动都被刻意减少了。
阿夏记得的,那天回来,母亲去做饭,阿夏像往常一样跑去厨房,想要扯着她的衣服要求晚餐吃到自己喜欢的食物——可是——伸出的手被母亲躲开了。阿夏的指尖只来得及滑过飘飞的衣料——然后僵在了空中。
“出去。”母亲口气淡漠。
“母……亲……”阿夏的眼角已经有些湿了,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我要做饭!”自始至终,母亲头也没回。
阿夏眨了眨眼,泪水氲湿睫毛。
然后她快步回到房间,蜷着被子缩在角落。没有开灯,入眼的是一片漆黑。一如阿夏心中忽然生出的绝望
——甚至觉得连呼吸也逐渐困难起来,像是待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
惶恐。
委屈。
伤心。
以及,怨恨。
胸腔里那颗仍在跳动的东西痛了起来。
母亲不喜欢自己。
母亲讨厌自己。
母亲……不要自己了……
为什么?
因为今天那个老伯伯的话?
怎么可以这样呢……不该是这样的啊……母亲……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阿夏觉得心中似乎生出了什么东西,黑乎乎的一团,并且越来越大。想要驱使着她去做什么事。
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外人的话就抛弃了我呢……母亲……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阿夏摸索着找到书桌上母亲送给自己的sd娃娃,眼睛是海洋的颜色。然后拉开抽屉,拿出自己的灰色的手工剪刀。然后用力向头部剪去——
轻轻地闷闷的坠落声,掉落在床上的小小的零件轻轻翻了两翻。
床上独眼娃娃的轮廓隐隐约约,阿夏爬过去捡起紧紧抱在怀里。
是吧,娃娃……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对不对?你不会讨厌我的,对不对?
对对,错的是他们……母亲还是爱我的,对不对?……还,爱的……吧……
娃娃娃娃,你看呐,它还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呢……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呢……不可以这么看着我!不可以!
幽幽的月光打在那个小小的头上,阿夏一把捡起,丢向窗外。
然后心中顿时放松了些,不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
“哦,我亲爱的娃娃,只有你不会离开我。你会永远陪在我身边,对不对?”黑黑的房间里蓦地响起一个清脆的童音,轻轻的。坠地无声。
“只有你……不可以讨厌我哦……”而此刻,阿夏的脑海中,却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浮现。
也许,并不是只有娃娃一个呢……还有那个,同自己一样痛苦的存在……
然后一切重新归于沉寂。

【六】
阿夏听见沉闷的关门声。
客厅里黑黑的,不过阿夏已经习惯了这黑暗,她拎着娃娃来到门前,用力。
门从外面拴上了。母亲去上夜班去了。
一股无力感腾地自心底生出。阿夏手上一空,娃娃顿时摔到了地上。
“哦,娃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阿夏拍打着娃娃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急急地解释着。然后走到阳台,看着并没有几颗星星的天空,发呆。
夜风有些凉,阿夏把娃娃搂得更紧了。
“娃娃娃娃,我给你唱歌好不好?”阿夏吸吸鼻子,又清清嗓子。
“啦……啦……啦……”阿夏用哭过后仍是有些怪异的声音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也不知道在阳台呆了多久,总之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阿夏的鼻子塞了。
于是母亲与阿夏就这样僵持着——阿夏试图亲近母亲,却总是被母亲躲过——就这样,又过了一年。
阿夏七岁,父亲死了。
老师接到母亲的电话,然后允许阿夏离开课堂,还带着同情地安慰了她几句。结果当阿夏重新回到学校,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阿夏参加了自记事以来的第一个葬礼,属于自己父亲的葬礼。
很多人都哭了,强悍如母亲,也哭了,可是阿夏没有。
直到现在,阿夏对于自己父亲的印象还是十分模糊的——母亲很少带她去见父亲。算算,也不超过五次。然而即使见到了,也就只是那样——躺在床上,不说,也不动。如果不看照片,她都有点不记得父亲的长相了,因为最后一次去看父亲,是在两年前。
阿夏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很难受,酸酸的胀痛着,眼睛也痛得厉害,可就是哭不出来。她只好低着头,努力地压低再压低。
那一天,母亲终于肯主动对她说话了,许是伤心过度了需要找人倾诉吧。
她说,你父亲死了。
什么是死?阿夏这样问母亲。
就是永远地……永远的闭上了眼……他的呼吸停止了,心脏也不再跳动……他将长眠于地下……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哦。
阿夏……你父亲……给你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像夏天一般热情,并且朝气蓬勃……他好像还说了……说希望你像太阳一样……对,像太阳一样……温暖……
那天母亲喝酒了,喝的一塌糊涂,回到家就冲进厕所里面呕,一边呕仍是一边流着泪——这是阿夏第一次看见母亲哭。
阿夏觉得这样的气氛好沉重,而她却不愿意同母亲一般痛苦。
于是她选择了逃避事实。

【七】
阿夏十岁,母亲再婚。是一个很有钱的总是面带微笑的男人——只不过那笑有些虚假过分就是了。
阿夏和母亲被接到一个小别墅里。
男人说,小夏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喜欢么?
男人固执地称她为小夏,一如她固执的用“你”称呼男人。
阿夏瞥了男人一眼,低下头不说话,只是抱着娃娃站在那。
男人有些愠怒,随后又笑笑,叫人带阿夏去房间。
阿夏的房间在二楼的最西边,男人的母亲的房间却是在最东边的最大的那一间。时至今日,母亲也不再对疏远阿夏这件事抱有愧疚之情,并且越发的疏远他。阿夏也因这年少时的经历,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也接受了母亲疏远自己的事实,只是越发的沉默且冰冷。
如今的她,与母亲之间保持着一种奇异的和谐,可倘若有谁越界,结局将一发不可收拾。
母亲不愿再管她,怕惹祸上身,男人也依着母亲。于是阿夏与两人除了些必要的对话,几乎不再有什么交集——几乎好几天都见不上一面。
而阿夏也摒着“眼不见心静”的想法,回到家就躲进房间里,饭也是叫人送进来吃——虽然她万分不愿意承认这里是自己的家,也万分不愿意承认男人便是自己的新父亲。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夏的接受能力也变得很强了。

【八】
新家很华丽,华丽的让阿夏想吐。
每次看到男人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昂贵的服装以及用品她都很想把它们当场毁掉,然后一把扔到那个一直微笑着的男人脸上。
可是她没有。
她只是冷静地结果然后回房,接着从一大堆东西里挑出自己的必需品,其余的第二天都会出现在家中的垃圾桶里。
是了,她没办法拒绝,因为她唯一的存钱——一张百元大钞,早就在葬礼后被母亲没收,她没有经济实力,离开了这个男人她无法生活。所以她不得不妥协。而这一认知也让她越发的厌恶自己,柔弱的、无能为力的自己。
母亲和男人都不再管阿夏,他们懒得管,也不愿去管。
估计哪天阿夏失踪了他们也就稍稍惊讶的说一句“是吗”然后就不再关注了。
阿夏想着,抱着娃娃,用针扎着面前的布人偶。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有什么东西早就异变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扭曲。
阿夏学习很好,曾经她那么那么努力的学习是想要引起母亲的注意,而现在,不过是想要考上一个住宿学校。
——为了逃离,逃离这个可笑的家,以及过分客气的母亲和那个男人。她仍是不愿称其为父亲。
男人和母亲对阿夏很好,很好很好,让她觉得,她并不属于这个家,只不过是路过小憩的客人,还不是贵客的那种——而他们,只是在尽着主人的职责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所以阿夏想呕,很多时候她看到两人客气的嘴脸她都觉得恶心,可是真正到了厕所里却什么都呕不出来。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TOP

流畅多了,比上次好很多了,继续超更高的方向冲刺吧~~~(吐槽:你有资格说人么,你看看自己写的那像个什么垃圾。。。)
帖内回复
joswp10 在 2012-8-12 18:00 说:
嗯,又看了一遍,人物心理还是要加强,很多点叙述的有点违和,写心理到触手境界,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如何变化都不会违和,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代入进去,或者联想身边有这样的人,这样写的人物更加有灵魂,嗯,不过作为新人来说你写的也很不错了。
阿浅啊啊 在 2012-8-12 18:04 说:
嗯,谢谢,不过灵感都用完了,我尽量吧= =
恩恩,尽量
阿浅啊啊 在 2012-8-12 18:16 说:
说实话,这篇文……我最先想到的情节就是小女孩发现父亲死了并且去找护士这段了【捂脸】这篇文其实是由这部分延伸开来的= =【表拍】
画到TV化,说笑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