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原创】【已完結】快来救救我娘子(紙風車)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中)



  孔有力喊道:“小莲,你在哪儿?”

  没有回应之后,孔有力又叫道:“妖女,你要是敢动小莲一根寒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谁知这时这边的两个女人正在兴头上,孔有力叫了两声就被她们异口同声地打断。

  “臭男人,你给我闭嘴!”

  孔有力见火凤凰似乎完全忘了现在身陷险境,说道:“什么闭嘴?小莲不见了。”

  凤凰道:“小莲不见了,关我什么事?最好别让我再碰见那个小鬼头,要不然我打得她不认识回家的路。”

  孔有力十分讶异:“你刚才好好的,怎么现在像变了个人似的,小莲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她没得罪我,可是我就是要让她好看。”

  孔有力真是不明白这些女人的逻辑,索性不管,又开始练嗓子去了。

  梁千万表妹声色俱厉地说道:“表弟,你把这个男人的嘴用泥巴给我堵上。”

  梁千万说道:“可是……”

  “你堵不堵?”

  孔有力说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奇怪,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叫你表弟把我的嘴堵上?”

  “你没得罪我,我就是想让你好看。”

  火凤凰叫道:“姓梁的,要堵先堵你表妹的臭嘴,看她还敢不敢不干不净地说你跟其她的女人勾三搭四的。”

  “贱人,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很清楚。”

  “你本事你再说一遍。”

  “你叫我说我就说吗?”

  这时旁边的小强也说话了,孔有力只感到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明明已经够乱了,那个小强还来横插一脚。

  “大哥,他们为什么要吵架?”

  大哥很淡定地说:“女人都喜欢吵架。”

  “为什么?”

  “因为吵架才让她们觉得自己像女人,要不然……”

  孔有力暗叫不好,心想这两人只怕要吃苦头。果不其然,两个女人同时叫道:“给我堵上他的嘴。”

  梁千万本来就抓着一把泥在手里,正犹豫着是否要把这里塞进孔有力的嘴里,现在表妹突然叫他塞进另一个人的嘴里,而且那个人就是昨晚绑架表妹的其中一个人,他好不开心,两步跨过去,就把一团泥塞进了那大哥的嘴里。

  小强叫道:“你干什么?你敢对我大哥如此无礼?”

  梁千万又抓起一把黑泥,而他表妹叫道:“慢着,这个人先放一边,我待会儿有话问他,如果他敢说半个不字,你给我慢慢扇他的嘴。”

  梁千万点点头,站住不动。

  “你傻站着干什么?快给我解开绳子。”

  梁千万恍然大悟,跑过去给她解绳子。

  火凤凰叫道:“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给她解开绳子,她可就跑了,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这个表妹了。”

  梁千万吓了一跳,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表妹要跑?”

  他表妹骂道:“贱人,你说什么?表弟,你别听她胡说,我不跑。”

  “你忘了她骂你什么了吗?”火凤凰添油加醋地说道,“她每天都骂你废物,你说她看见你这个废物心里能开心吗?你说她会不会跑?”

  那表妹骂道:“贱女人,不许你骂他废物。”

  火凤凰道:“只许你骂,我就不能骂吗?喂,废物,你可听到了,你表妹到现在为止都还说你是废物,你要是放了她,我敢肯定她一定躲你躲得远远的。”

  梁千万害怕起来,说道:“那……那怎么办?”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包你表妹跑不了。”

  “什么条件?”

  梁千万表妹知道火凤凰一定是想让他先解开她的绳子,于是叫道:“你敢。你要是答应她的条件就一辈子别想来找我了。”

  火凤凰笑道:“不知羞,明明是你去找你表哥的,怎么成你表哥找你了,谁愿意来找你了?”

  梁千万表妹气得浑身发抖:“你……你……表弟,快!快用泥堵着这个女人的嘴,快!”

  梁千万道:“为什么要堵住她的嘴?她还没有告诉我怎么才能让你不跑啊。”

  “傻子,我不跑,你快给堵住她的嘴。”

  火凤凰道:“你真的不想听我给你出的主意吗?”

  “傻子,你要是听了她的,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梁千万见表妹如此决绝,急道:“表妹,你……你真的不会跑吗?”

  “我真的不跑,听话,快给我解开绳子。”

  梁千万终于扔掉泥巴,跑过去一把搂住表妹,嚎啕大哭起来。

  “你真的不跑了吗?”

  他表妹反而慌道:“死人,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要不要脸,当着这许多人……”

  火凤凰心想梁千万这下肯定已经相信他表妹不会跑了,只好说道:“梁千万,你可得抱紧点,要不然就真跑了。”

  梁千万真相信了火凤凰的话,死死地把他表妹抱住,直把她勒得气都喘不过来。

  “放开我,你这个傻子,我……喘不过气来了。”

  梁千万赶紧松开表妹,兴冲冲:“我现在就给你松绑。”

  他话刚说完,地道尽头有一块大石头坠了下来,然后一个雄浑的男声穿了进来。

  “舒妹,这边,小心。”

  明明是个雄浑阳刚的男人,可是说出的却是这样的话,孔有力只感到鸡皮疙瘩冒了出来。不过他又一次觉得这声音很耳熟。

  梁千万吓道:“糟了不好,那个梅大人来了。”

  “别大惊小怪的,就算他来了,还能吃了你吗?快解绳子。”

  梁千万摸到绳结所在,低头开始解。谁知他笨手笨脚,不但没有解开,反而把绳结拉的更加结实了。

  他表妹气得吐血:“蠢货,你到底会不会解?”

  火凤凰不平道:“你表哥已经很努力在给你解绳子了,你怎么总是骂他,要是你表哥也骂你废物骂你蠢货你会不会开心?”

  “我就喜欢骂他,贱女人不要插嘴。”

  地道尽头那个雄浑的声音再次传来:“舒妹你等一下,地道里好像有人。”

  孔有力这下听出来了,原来那人就是那个先跟梅大人的小妾私会,再跟火凤凰站在雨里对峙的那个叶怀空。

  过了一阵,叶怀空就探出头来,蓦然见到里面一块空旷的空地,而且灯火明亮,更壮观的是,里面绑了一群人。

  这些人几乎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让他一阵恶寒。

  叶怀空正想退缩,那边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叶捕头,你怎么也有兴趣到这里来了,快请进。”

  火凤凰心想原来这人就是传说中新来的叶捕头,她还以为这人只是梅大人身边的助手。

  叶怀空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梅夫人,顿时傻了眼。

  “梅夫人,你怎么……”

  “舒妹子也来了吧,快把她请进来。”

  叶怀空面露尴尬之色,一时进退两难。想了一阵,拉着舒妹进了宽敞的地道里。

  舒妹一霎时间见到这么多人,顿时羞红了脸,于是藏到叶怀空身后。

  “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听说你失踪了,怎么……”

  “那也没什么,只是有人想绑架我而已。”

  “有人想绑架你,是谁?”叶怀空不怒自威。

  “那些事待会再说,我现在被人捆绑得动弹不得,你来帮我把绳子解开。傻子,你先让开。”

  孔有力点点头,向梅夫人走去。

  火凤凰叫道:“不能解开她的绳子!”

  叶怀空停住不动,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

  “贱人,你为什么老跟我做对?”

  谁知旁边的小强却扯着破锣嗓子叫了起来:

  “大哥,不好了,这……这个……这个女人不是姓梅的小老婆,我们绑错人了……”


【下挖预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下)
【本故事纯属虚构!】
分享 |

我转我转...

TOP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22 07:50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下)


  一听小强说绑错认了,那个大哥顿时呛了一口泥。

  “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们绑错认了,这个女人不是姓梅的那家伙的小老婆。”

  叶怀空纠正道:“梅夫人是梅大人明媒正娶的夫人,怎么成了小老婆了?难道……难道就是你们绑架了梅夫人吗?”

  梅夫人不悦道:“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在这里满嘴胡说,快给我松绑。”

  “是。”

  那大哥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他奶奶的,我就说最近怎么老倒霉,原来总是遇到母老虎,不倒霉才怪!”

  叶怀空的手正好伸到梅夫人的身后,梅夫人却突然叫道:“叶捕头,你给我把这厮的牙给我打下一半来。”

  叶怀空倍感苦闷,说道:“夫人,我还是先给您松绑吧。”

  “不行,先把这厮的嘴打烂再说。”

  谁知梁千万突然跳了起来,口齿不清地说道:“你……你……你……你刚才……”

  梅夫人不耐烦道:“你又捣什么乱?”

  梁千万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地道:“你刚才……叫表妹什么?夫……夫……夫人?你为什么叫她夫……人?你……”

  叶怀空不知这个陌生的裸身男子究竟想做什么,所以定定地看着他。

  梅夫人急道:“表弟,你想说什么?”

  梁千万大声道:“你……你跟他什么关系?”

  孔有力叹了口气,一想到小莲被那个掘坟妖女带走了,整个心都悬起来了。

  然而此时他却被活生生绑在这里,不得不听这一群乱七八糟的人在这里吵来吵去,没完没了的势头让孔有力心力交瘁。

  叶怀空这才知道这个赤裸上身的男子原来就是梅夫人的表弟。他在梅大人身边工作,时常听到梅大人喝醉了向他抱怨说什么梅夫人不守妇道,跟另一个男人来来往往,这已成了众人皆知的笑话,叶怀空听在耳里,以为他喝醉了酒胡言乱语。哪曾想居然真有此事。

  一听到这里,叶怀空心里雪亮,顿时不敢言语。

  梅夫人道:“表弟,你胡说什么?”

  梁千万却发起了牛脾气:“还说没关系,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们……你们……”

  梅夫人柔声道:“我们没什么关系,表弟你别乱想。”

  “没关系为什么他口口声声叫你夫人夫人的?”

  火凤凰这是添油加醋地说道:“你看,我说了让你不要放了她吧,现在你相信我她会跟人跑了吧?”

  孔有力用手肘撞了撞火凤凰,示意她不要添乱,火凤凰兴致却十分高涨,哪里抑制得住。

  梅夫人此时已经对火凤凰恨得咬牙切齿,骂道:“贱人,出去后你最好不要落在我手里,要不然,我要你……我要里生不如死。”

  谁知火凤凰却毫不畏惧,说道:“别以为你是那个梅大人的老婆我就怕你了,告诉你,出去之后,我连狗官也不放过。”

  孔有力听火凤凰似乎有气,就问道:“你怎么这么大火气?生病了吗?”

  “你才生病了?不要脸的男人。”

  孔有力终于知道这火凤凰现在是逮着谁就纠缠谁,所以无奈地笑了笑,不去理她。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骂你了吗?”火凤凰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我告诉你,出去之后你最好大张旗鼓地来给我赔罪道歉,如若不然,我要你死得很难看。”

  孔有力十分不解:“赔礼道歉?我为什么要向你赔礼道歉?”

  “你还有脸问为什么?”火凤凰十分恼怒。

  “如果说是因为我害得你掉进这里的话那我们算是扯平了,因为你我现在不是也倒了大霉么?”

  火凤凰叫道:“你倒什么霉?倒霉的是我,因为你,我的头受伤了,衣服没了,现在被绑在这里,到现在我饭都还没有吃,你说,这笔帐,我要怎么找你算?”

  孔有力说道:“你受伤那也是你咎由自取,谁让你死咬着我不放的,要说受伤,我的手被你砸伤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而且现在我也被绑在这里了,我娘子还在地牢里受苦,到现在我还没有去救她,你也说说,这笔帐我又该怎么找你算?”

  “我呸!什么你娘子你娘子?好不要脸,我表妹还没嫁给你呢。”

  孔有力一惊,知道火凤凰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也不再伪装,说道:“你还说,因为你,你的表妹就要多受一天苦,你于心何忍?”

  “活该!”火凤凰叫道,“谁让她敢自称自己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的,被抓了活该!”

  孔有力无言以对。

  梁千万奇道:“你表妹自称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梅夫人嗔道:“表弟,你问这些没头没脑的问题做什么?”

  叶怀空也突然说道:“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梅夫人转头看着叶怀空,道:“你又来添什么乱?”

  叶怀空说道:“我觉得这句话好像很熟悉。”

  孔有力说道:“杏花说她自己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又招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火凤凰叫道:“我就是要生气,你管得着吗?”

  “你真是不可理喻!”

  梁千万呵呵笑道:“你表妹真的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吗?”

  火凤凰道:“什么最好看的女人?最难看的女人。”

  “这么说就不是最好看的女人了?”梁千万说道,“我表妹也说自己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最后这一句话让地道里瞬间陷入了沉静之中。

  那大哥此时大声笑道:“哈哈哈哈,这世界真是千奇百怪,居然有女人自称美貌天下第一的,真是不知害臊。”

  梅夫人恼羞成怒,直叫叶怀空快掌那人的嘴,同时心里埋怨梁千万这个呆子,不分场合,什么都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简直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叶怀空却站着不动,忽然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想起来了。舒妹,我记得你好像问我,你是不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我说怎么……”

  舒妹“啊”惊叫出声,把脸紧贴在叶怀空的后背上。

  “舒妹你怎么了?”

  “你……你……你怎么……”

  “我怎么了?”

  “你……”舒妹声如蚊虫,只能听到她在嘀咕,讲的是什么却听不清楚。

  梅夫人眉头一皱,心想原来呆子不止一个。

  小强不知好歹地问了一句:“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她是世上最好看的吗?”

  叶怀空放眼望去,发现大家都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

  “舒妹当然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了,这还有假吗?”

  舒妹用力地掐了叶怀空一下。

  “你掐我做什么?”叶怀空仍不知状况。

  小强很好奇,问道:“你可以让你的舒妹出来让我大哥看看吗?我大哥见过很多美女,他可以看看你的舒妹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叶怀空笑道:“舒妹本来就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为什么要你的大哥看了才知道?”

  就在这时,地道突然又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并剧烈地晃动起来。梁千万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灯火熄灭,地道又陷入黑暗。

  在远处的某个地方,一个惊怕的声音叫了起来:

  “师傅,不好了,地道堵死了,怎么办?出……出不去了!”


【下挖预告】
第九挖  放我出去!我不要变脸!(上)
【本故事纯属虚构!】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20 枚 有爱度 + 5 ℃
      呵呵,学校看的哦~~~不过字数不及樱姐啊

我转我转...

TOP

要顶的啊,楼主辛苦了,谢谢

评分次数 1
    • zhifengche:结界币 + 1 枚
      还好啦,多谢支持。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九挖】 放我出去!我不要变脸!(上)


  众人一惊。

  什么地道堵死了,刚才叶怀空跟舒妹不是还进来了吗?怎么会堵死?难道是因为刚才那几下莫名其妙的爆炸?

  小强说道:“大哥,地道被堵死了,怎么办?”

  “别慌,我们可以挖出去。”

  “可是工具都不在了。”

  “……”

  孔有力也慌乱起来:“是谁?是谁在那边说话?”

  火凤凰烦躁地叫道:“叫什么叫?还能有谁?还不是跟你一样出来掘坟的。”

  “我什么时候掘坟了?掘坟的是那个女人不是我。”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哈哈哈哈……”

  火凤凰突然又出现了刚才的那种症状,说着说着“啊~”惊叫一声,然后就“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地笑个不停。

  “你又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我……”

  “我不是好东西就这么好笑吗?”

  “你不是好东西一点也不好笑,你是好东西那才好笑啊~哈哈……不要……饶……你饶了我吧……哈哈哈……”

  “什么饶了你?”孔有力云里雾里的,叫苦道:“你饶了我吧。”

  “我不是说你……啊~哈哈哈……行了小鬼头,你再跟我作对我就把你抖出来了。”

  火凤凰一说完,一个稚嫩的声音就叫道:“说好了不要出声的,出尔反尔,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孔有力一听,喜道:“小莲,你没事吧?”

  原来那人正是小莲。

  火凤凰说道:“什么你救我?这一切全都是你大哥害的,这是你应该做的。”

  小莲鼻子里发出“哼”声,说道:“臭美。”

  孔有力这才明白为什么火凤凰动不动发出奇怪的笑声,原来是因为小莲。孔有力知道小莲最喜欢挠别人的腋窝,所以刚才火凤凰发出那么夸张奇怪的笑一定是小莲搞的鬼了。

  孔有力问:“小莲你有没有受伤?那个女人哪儿去了?”

  火凤凰道:“你看你大哥,话没说三句就开始问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连你刚才被那女人挟持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你大哥只关心那个女人不关心你。”

  小莲笑道:“我大哥就算不关心我,也轮不到那个女人,你着什么急?”

  火凤凰急道:“你什么意思?我好好跟你说话,你捣什么乱?”

  “你才捣乱。我也跟你好好说话,你为什么捣乱?”

  梅夫人叫道:“你们别吵了行不行?能不能点一下火?”

  梁千万探手摸索,过了一阵,他就叫道:“不好了,不在了。”

  “什么不在了?”

  “灯笼不在了。”

  小莲道:“当然不在了,在我这里。”

  梅夫人说道:“小妹妹,你把灯笼点上,我请你吃糖。”

  孔有力如果此时嘴里有血,一定会当场吐出来。因为只有他知道,小莲如果能用糖哄住,那么母猪恐怕不仅会爬树,还会砍树。

  然而却听小莲说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家里放了好多糖,你想吃哪一种?”

  小莲笑道:“我想吃你家里面没有的那一种。”

  梅夫人一怔,这才发现居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戏弄了,骂道:“小丫头不识好歹,叫你点着灯笼就点,说什么废话?”

  小莲却道:“你叫我点,我偏不点。”

  梅夫人身敷粗绳,动弹不得,此时此刻,竟然连这么一个小孩子也奈何不了,气得咬牙切齿。

  火凤凰这时站到了小莲的这边,说道:“你自称什么夫人?原来你对你表哥只是做戏的吗?梁千万,你被你表妹骗得好惨。”

  梅夫人叫道:“我没有?表弟……”

  梁千万哭道:“原来你……”

  “你别听这个女人瞎说,我……”

  “你自称梅夫人,那就是你忘不了那个狗官了?”

  “不是……我只是说惯了嘴才……”

  这时刚才那个大叫道声音又传来:“师傅,这里居然有人,我们是不是见鬼了?”

  “说什么胡话,这世上哪有什么鬼?”

  “可是我听说,如果你遇到一群女人在吵架,那么那里一定是个不干净的地方,要赶快逃跑。”

  “你听谁说的?师傅我从来没听说过。”

  “那个人说他是个世外高人……啊——”那徒弟突然叫道,“师傅,这里果然不干净……”

  “你瞎叫唤什么?”

  “刚才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打在了我的脑袋上,冰凉凉的,好……好怕人。”

  “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冰凉凉的,好怕人。”

  “到底是什么东西?”

  “总之冰凉……啊——”徒弟有发出叫声,不过这一次是惨叫,“师傅,我知道了,是……是什么东西了……啊不要杀我,不要勾我的魂。”

  徒弟的声音凄厉之极,这下不止那个师傅,连地道里的这一群人都感到毛骨悚然,不知道那个徒弟口里的“冰凉凉的,好怕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以致于让他发出如此凄惨的哀叫声。

  师傅叫道:“徒弟你没事吧,到底什么东西,你快说!”

  “我……我……”徒弟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我说不出……”

  “为什么说不出?”

  “我说不出话……喉咙好痛……”

  “喉咙很痛?”

  “呼吸……难……”

  “你不能呼吸吗?”

  “快要……死……死……”

  师傅惊道:“你要死了吗?先别死,你快说,到底什么东西?”

  孔有力暗中惊讶,心想这个师傅真是怪异,徒弟都快死了,他不去救不说,反而关心那个是什么东西。不过孔有力倒是真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徒弟说:“是……是……是……”

  然后再无声息。

  师傅说道:“是什么?”

  “……”

  “徒弟,我们就快挖到那个了,我们幸苦了这么久,你可不要就这么去了。”师傅摸到了徒弟的身体,“你醒醒,醒醒。啊——”

  这时地道里的众人都竖起了耳朵,没想到这个师傅也惨叫起来,大家心里已经料到发生了可怕的事。

  “原来……原来是……是……”师傅说。

  所有人的心都悬在了半空。

  “好不容易……泉水……宝……宝……”

  地道里重归平静,大家的心却还在跳动。

  过得一阵,孔有力大声叫道:“小莲,你在哪里?快说话!快……”

  轰~

  地道突然火光一闪,顿时恍如白昼。

  大家同时朝火光的地方望去,这一望,个人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

  只见地上躺着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女人赫然便是刚才那个掘坟妖女,而那两个男人想来就是刚才的那师徒两个了。

  而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小莲一边放下灯笼,一边慢慢地收着手里的一段粗绳。

  收好绳子,小莲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说道:“累死我了。”

  地道里个个目瞪口呆。

  孔有力口齿不清起来,道:“小莲……你……你……杀……杀……”

  小莲踢了一脚地上的一个男人,骂道:“累死我了,等我歇好了,再慢慢料理你们两个”

  火凤凰站起身,问道:“他们两个怎么了?”

  小莲说道:“晕了。”

  孔有力奇道:“你……你的绳子怎么解开了?”

  火凤凰笑道:“你没有听到小莲说吗?当然是她解开绳子的。”

  孔有力一喜,也站起来,然而他立马又坐倒在地。

  “小莲,为什么不把我的绳子解开?”孔有力皱眉道。

  小莲露出不解的神情,说道:“我解开了啊?”

  火凤凰突然惊叫道:“他们醒过来了。”

  小莲吓了一跳,赶紧把冰凉凉的绳子拿出来,然而地上的师徒两个睡得跟死猪一样,哪里醒过来了。

  小莲猛然意识到上了火凤凰的当,但是为时已晚。

  她被火凤凰绑了起来。

  小莲叫道:“你……你干什么?”

  火凤凰笑道:“你不是问我怎么成为世上最好看的女人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啊。”

  “那你告诉我就好了,你捆我干什么?”

  “不捆住你怎么告诉你这个方法呢?”

  孔有力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恶寒,叫道:“火凤凰,小莲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火凤凰把小莲牢牢实实地绑好之后,走到孔有力面前,举起了右手,然后啪打了孔有力一个响亮的耳光。

  孔有力怔怔地道:“你……你为什么打我?”

  火凤凰道:“我表妹现在正被姓梅的那个狗官关在地道里忍受折磨,你却说要娶那个妖女,这一巴掌是替我表妹打的,然后这一巴掌……”

  火凤凰一只手在脸上抓了抓,另一只手又举了起来。

  叶怀空突然说道:“这位姑娘,你说的表妹是不是冯展鹏的女儿。”

  火凤凰点点头。

  “那你还不快去救她?”叶怀空说道,“他们今天午时就要处斩乱了……”


【下挖预告】
第九挖  放我出去!我不要变脸!(下)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25 22:59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九挖】 放我出去!我不要变脸!(下)



  “今天就……处斩?”

  火凤凰整个人都怔住,而孔有力更是拼命地大叫:“为什么?不是说十五天后才问斩的吗?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午后就问斩?为什么?”

  火凤凰踢了他一脚:“你个我安静点。”

  叶怀空说道:“十五天后处斩那只是个幌子,其实梅大人就是想在今天就把冯展鹏这个眼中钉除去。”

  孔有力不断地挣扎:“放开我!我要去救我娘子,快放开我!”

  火凤凰问道:“那有什么办法救人没有?”

  火凤凰没来是问叶怀空,孔有力却叫道:“我本来打算挖地道去地牢的,要不是你这个女人,我现在早把杏花救出来了……”

  “就凭你?”火凤凰怒道,“就算你挖地道,能在一天之内挖到地牢去吗?”

  孔有力哑口无言,确实刚才听叶怀空说道问斩的时间改在了今天午后,或者说本来就在今天午后。若非叶怀空自己钻下地道,亲口告诉他,孔有力就算是盗墓派出身的也不知道自己上了那个梅大人的当。

  叶怀空问:“你们要去劫法场吗?”

  “什么劫法场?我先去把那个狗官杀了。”

  “你要去杀梅大人?”叶怀空吃了一惊,“你杀他有什么用,梅大人是吩咐手下人秘密进行的,他们那一家子恐怕早就被他的手下带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外人是不可能知道。所以就算你杀了他,他们一家只怕还是会被……”

  孔有力叫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被带到了哪里?”

  “这我就不清楚了。”

  “你不是梅大人的贴身侍卫吗?怎么会不知道?”

  “我不是他的贴身侍卫,他的贴身侍卫另有其人,我只是最近才到的捕头,他不可能把这些机密的事情告诉我的。”

  火凤凰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就会在今天被秘密处斩呢?”

  “我和舒妹刚才逃进地道之前偷偷躲在柜子里,不小心听到的,但是他们没有说到具体的地点。梅大人也只是交代了那个人小心行事而已。”

  “冯展鹏是那个狗官的眼中钉肉中刺是没错,可是他也不用这么急吧?”

  “听说冯展鹏手里有梅大人的把柄,只要先下手为强,杀了他之后,就能死无对证,到时候只要谎称他是在狱中抱恙死去的就行了。”

  火凤凰心急地挠了挠脸,又说道:“你真的不知道地点?”

  “不知道。”

  “难道你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吗?”

  “姑娘,我叶怀空向来是知无不言……等等……不对……”

  “什么不对?”

  “我好像听梅大人说过什么抬箱子,抬箱子……”

  “抬箱子?抬什么箱子?”

  “就是我跟舒妹藏的那个箱子。”

  “梅大人为什么要抬走你跟你的舒妹藏的那个箱子?”

  “不是抬走我跟舒妹藏的那个箱子,而是很多箱子,他的屋里摆了很多的箱子……我想起来了,那些箱子……那些箱子一定就是为了把冯展鹏他们一家运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去的工具……”

  孔有力急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些箱子要运到哪里去?”

  叶怀空摇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孔有力急得冷汗直冒,不耐烦地叫道:“火凤凰,你快给我解开绳子,我要去救我娘子。”

  火凤凰见孔有力挣扎着站起来,踢出一脚,又把他踢倒在地。

  “我表妹我自己自然会救,犯不着你这个脓包担心。”说完火凤凰抓抓自己的脸,提起地上的灯笼,向着地道的一头走去,然后她慢慢地爬出了洞口。

  孔有力叫道:“你快放了我,我也要去。”

  叶怀空走过去,正要揭开捆绑孔有力的绳子。

  “不许解!”梅夫人叫道,“这个男人跟那个贱女人是一伙的。”

  叶怀空顿了顿,有些为难。

  “我的绳子你还没解开,去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干什么?”

  叶怀空心想要是先帮孔有力松绑的话,这个梅夫人肯定不好对付,索性就先给她松绑好了。

  叶怀空轻而易举地就解开了捆绑梅夫人的绳子。

  梅夫人说道:“你把这绳子挽个死扣。”

  叶怀空照做了。

  梅夫人走到梁千万身边,把绳子的一头递给他,说道:“待会儿我叫你拉的时候你就用力地拉知道吗?”

  梁千万点点头。

  梅夫人拿着绳套走到孔有力身后。叶怀空心想原来梅夫人是要去害孔有力,等她动手时,我在后面动动手脚,也就让她不能得手了。

  梅夫人大叫一声“拉!”就突然转身猛然把绳套套在了舒妹的身上。梁千万听到表妹的叫声,立马就使出大力一拉。叶怀空面对突然的形势变换,还没能反映过来舒妹就已经被牢牢地绑住了。

  “梅夫人,你……你为什么要绑住舒妹?”

  “什么我绑住你的舒妹?明明是你绑的。”

  “我什么时候绑了?”叶怀空十分奇怪。

  “你忘了这个绳套是你自己做的吗?”

  叶怀空恍然大悟,梅夫人要他弄个死扣原来是为了对付舒妹的,叶怀空真是叫悔不迭。

  舒妹叫道:“空大哥,救我!”

  叶怀空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这么对舒妹?”

  “我本来就是为了对付你才绑住你可爱的舒妹的。”梅夫人轻轻抚摸着舒妹的脸颊说道,“小妹,你说我要是破了你的相,你说你的空大哥会不会来救你?你的空大哥还会不会说你世上最好看的女人?”

  舒妹吓得花容失色,说道:“大姐,我……我平日里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求你……求你不要破……破我的相……”

  这时火凤凰双眼无神地回来了。

  孔有力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你……”

  火凤凰神情有些呆滞,一只手不停挠着脸。

  小莲用很可爱的声音说道:“姐姐,你怎么了?见到鬼了吗?”

  孔有力说道:“小莲你别打岔。火凤凰,你快说,你到底怎么又回来了。”

  火凤凰突然暴走过来,狂怒中狠狠地踢了孔有力几脚。

  “都怪你,现在出不去了,地道……堵死了,我们大家都出不去了,你……你开心了……”

  孔有力本来心里就不安,听到火凤凰这么一说,心里一阵伤心,就叫道:“杏花~娘子~你在哪儿——”

  火凤凰放下灯笼,说道:“奇怪,怎么?好……好痒……我的脸……”

  孔有力本来仰望着嚎叫,突然见到火光中火凤凰闪烁的脸,嚎叫声突然演变成惨叫声:

  “你……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

  “你的脸……”孔有力看见火凤凰满脸迅速地冒出了各种凸起物,脑中瞬间想起了镇上最近流行的那种怪病——谁得了这种病,谁的脸就会溃烂到最后连本来的面目都会失去的地步。

  叶怀空也惊讶地说道:“你不会是染上了‘三日丑’了吧?听说染上这种病,就算你是天下第一的美女,也会在三日之内变得面目全非,成为天下第一丑……”

  火凤凰没等叶怀空话说完,已经发出了绝世的高音——


【下挖预告】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上)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25 22:59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上)


  小莲捂住耳朵,叫道:“我的耳朵~”

  火凤凰声音开始变得沙哑,可还是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

  “不……不会的……”火凤凰满脸惊恐之色。

  梅夫人忽然很好奇地问道:“三日丑?你可看清楚了,真的是三日丑吗?”

  叶怀空点点头,说道:“没错,是三日丑,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就不幸身染这种怪病,最后……”

  火凤凰虽然不相信自己染上了“三日丑”,但还是竖起了耳朵。

  梅夫人兴趣盎然,问道:“最后怎么样了?你快说啊!”

  叶怀空黯然道:“最后就死了。”

  “死了?为什么死了?得了这种病会死的吗?”

  “不是得了这种病会死,而是因为得了这种病之后,脸会溃烂得面目全非,我的那个亲戚最后受不了村民的嘲笑,就自杀了。”

  火凤凰没听完,就再次捧着脸,转过身去,发出惶恐的尖叫。

  “我不要面目全非!不……我不要……”

  孔有力见火凤凰一面神志不清地叫着,一面还在脸上抓来抓取,就说道:“你别再抓脸了,这样感染会更加严重的。”

  火凤凰听到孔有力这样说,顿时怒火中烧,以为他在暗自嘲讽于她,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孔有力的身边,举起巴掌来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你怎么又打人?”孔有力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我就是爱打人,特别是打你这种人,我要打得你面目全非为止。”说着火凤凰又举起了手。

  小莲笑道:“你打我大哥不但不能消气,反而会加重你的病情的。”

  火凤凰问道:“怎么会加重我的病情?”

  “他脸上全是烂泥,你打了他,你的手上就全是泥,然后你再在脸上抓来抓去,那你中的毒就不是‘三日丑’了,而要改作‘一日丑’,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火凤凰听她很明显是在嘲笑她,叫道:“我收拾完你大哥再慢慢收拾你,你把你的脸给我摆好,看我不打得你开花?”

  小莲浑不害怕,只是笑。

  火凤凰虽然故作镇定,却也不敢再拿手去打孔有力。这次她提起脚来就踹了他一脚。

  “刚才第一巴掌是替我表妹打的;第二巴掌是是替我自己打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扰我好梦;这一脚是替我自己踢的,你害我在雨里淋了那么久……”火凤凰说着就踢了一脚,“这第二脚惩你害我头被砸伤;这第三脚惩你害我衣服被偷;这第四脚惩你害我生病……”

  说道这里等于是火凤凰自己承认了自己已经染上了三日丑,说以她立马闭上嘴。

  梁千万问梅夫人道:“表妹,为什么她踢了那么多脚,大多都是为了她自己踢的,好像只有开始的那一巴掌是替她表妹打的。要是我打的话,我每一脚都替表妹踢。”

  “闭上你的嘴。”梅夫人说道。

  而此时的孔有力已经整个人瘫在地上,可是他也没有叫唤,只是咬牙忍着痛。

  火凤凰更加生气,说道:“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打你吗?我……”

  梅夫人笑道:“这位姑娘别动怒,我随身带了一面镜子,你可以照照看,你还是生的很美的,不要听这些人的胡言乱语。”

  火凤凰知道梅夫人在取笑她,然而她踢孔有力正在兴头上,那个梅夫人现在又有叶怀空撑腰,所以满腔怒火都发泄在了孔有力的身上。

  梅夫人道:“姑娘你别再打啦,打死了人可要偿命的。”

  火凤凰叫道:“我就是要打死这个臭男人,这个下贱的男人,这个……”

  孔有力痛得咬牙切齿,但是心想火凤凰现在染上“三日丑”,这些女人对自己的脸看得这么重,火凤凰肯定也不例外。要火凤凰眼看着自己的脸一天天溃烂,而身边的人则会一天天地逃离她而去,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孔有力一时觉得火凤凰也确实可怜,而这一切也确实跟他脱不了干系。所以不管火凤凰怎么拳打脚踢,他只是隐忍不发作。

  火凤凰踢得累了,稍事休息一会儿。

  “你装什么死?给我起来。”

  孔有力言听计从,坐了起来。

  火凤凰又转移了话题。

  “你现在还娶不娶那个女人?”

  正说着那个躺在地上的掘坟妖女醒了过来。她朦朦胧胧地睁开眼来,问道:“我在哪儿?”

  小莲说:“你在地狱,我是勾魂使者。”

  掘坟妖女听到小莲的声音,骂道:“臭丫头,是你害我的是不是?”

  小莲道:“我没害你,是那个女人。”

  “胡说,当时就你在我身边,还有谁害我?”

  “你没看到我现在也被绑着吗?再说了,”小莲再次用很可爱的声音说道:“我是一个小……小孩子,我怎么可能害你呢?”

  掘坟妖女半信半疑,挣扎了一下,绳子却捆得更加紧了。

  梅夫人看准了机会,就说:“这个小孩子没有撒谎,害你的确实另有其人,就是这个脸上长了许多瘤子的美人。”

  火凤凰怒道:“你说什么?”

  掘坟妖女看了火凤凰一眼,问道“你说是这个丑八怪害我的吗?”

  火凤凰怒火炽盛,眼中都冒出火来。

  “没错,她说在我们几个当中,她才算是最好看的女人,而你看起来比她更好看,她就要杀了你。”

  掘坟妖女笑道:“她是最好看的?哈哈哈~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是不是想跟那个男人在地道里幽会想得脑子不正常啦。”

  火凤凰忍无可忍,正要好好收拾这两个一搭一唱的女人,孔有力却突然把脸靠在她的腿上蹭来蹭去,那样子就像一只狗蹭着主人的腿一样。

  火凤凰吓了一跳:“你……你做什么?”

  掘坟妖女笑道:“还能做什么?他是想跟你亲热呢。”

  火凤凰一脚踢开孔有力,骂道:“下流!”

  孔有力忙说道:“不是,火大小姐,我……我的脸……我的脸好……”

  “你的脸好个屁。”

  “我的脸好痒,你……快……快给我挠挠……”

  一听到孔有力说痒,火凤凰顿时感到自己的脸也痒了起来。

  孔有力问:“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脸这么痒?难道……难道你的‘三日丑’……”

  叶怀空十分惊异地开口说道:“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三日丑’有很强的传染性,所以如果真的出不去的话,我们这儿的每个人都会染上这种病的。”

  “……”


【下挖预告】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中)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25 22:58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中)


  谁也没有想到叶怀空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个个都睁大了双眼。

  梅夫人声音颤抖地问:“你……你说什么?”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三日丑’的厉害吗?如果染上这个病,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染病的人隔离起来,以免其他人也染上这个病。但是因为这个病实在太厉害,通常就算隔离起来,给染病人送饭的人都会染上,接着就会再传给其他人,这样一个一个,很快就会染上一大群人。我听说曾经有一个村子正是因为有一个人得了这种病,结果整个村子里的人都……”

  “别……”梅夫人叫道,“你别说了。你快说,怎么才可以治这种病?”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梅夫人怒道:“那你快把这个女人隔离起来。”

  叶怀空道:“我们现在已经被困死在这里了,还能怎么隔离,出不去的话我们都会染上这种病的。”

  梅夫人叫道:“不行,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弄出去,我不要跟她得一样的病。”

  火凤凰这是反而笑了。

  “哈哈哈,原来这个病这么好玩儿。”说着向梅夫人走了过去。

  “你不要过来,你……你给我站住!”

  火凤凰走得更加急了,说道:“有什么关系?我们一起得‘三日丑’那岂不是很快乐?你说是不是?”

  梅夫人吓得不轻,恐吓叶怀空道:“你快给我拦住她,要不然,我把你的舒妹……我……我掐死她!”

  叶怀空当下就挡在了火凤凰的面前。

  “你离我这么近不怕染上这个病吗?”

  “既然已经困死在这里了,大家都是一样的,有什么好怕的?”

  “是吗?这么说这位夫人也跟你一样,不怕?”

  梅夫人怒道:“也要跟你一样?你给我退后,快点!叶怀空,你把她给我拦得远远的,要不然我现在就掐死你的舒妹。”她见火凤凰半天没动,又说,“别忘了我刚才可说了,你的舒妹就要破相了。”

  “不要。”舒妹十分害怕,“大姐,求你不要……”

  “不破你的相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告诉你的空大哥,说你并不是真心喜欢他。”

  舒妹噤若寒蝉。

  “你说啊!”

  舒妹咬紧牙关,眼泪都快流出来。

  梅夫人笑道:“叶怀空,你听好了,看你的舒妹到底是喜欢你多一点还是喜欢她自己的脸多一点?”

  叶怀空叫道:“梅夫人,你放过舒妹吧,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

  梁千万问道:“表妹,为什么要破她的相?”

  “你别多嘴!”

  叶怀空突然出手,用铁箍一样的手锁住了梁千万的喉头,说道:“你要是伤害舒妹一根头发,我就把这个人的脖子扭断。”

  梅夫人笑道:“你尽管扭,世上的男人又不止他一个。”

  梁千万跟叶怀空同时怔住。

  梁千万哭道:“表妹你……你……”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梅夫人皱眉道:“傻子,我骗他的,你瞎起什么劲?”

  梁千万又笑道:“表妹,你吓死我了。”

  舒妹带着哭腔叫道:“空大哥,救……救我……”

  掘坟妖女说道:“你最好快点下手,要不然她的空大哥就把她救走了,到时倒霉的就是你跟你的小情人了。”

  梅夫人现在最担心的却是自己的容貌问题,不去理会她,又叫叶怀空赶紧把火凤凰赶出去。

  掘坟妖女又道:“以我说,你现在最好把他们两个都杀了,否则他们一旦出去,就会把你们两个的事全部抖落出去,那时你们在龙泉镇上可就呆不下去了。”

  梅夫人本来心中正有此意,被掘坟妖女说破,反而不好发作了。

  “那又怎样?他们要是说出去,他们自己的事还不是要被暴露。”

  “你不杀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一出去他们的事迟早也会暴露,所以未免留有后患,如果我是他们的话,就会把你们灭口。然后……你……你……”

  掘坟妖女本来说得兴起,突然眼睁睁地看着火凤凰说道:“你的脸怎么……”孔有力叫道:“好痒,好痒!谁……谁帮我挠挠?”孔有力十分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掘坟妖女问道:“你的脸很痒吗?”

  孔有力刚好滚到掘坟妖女的身边,说道:“求你帮我挠挠。”

  “我被绑着,腾不出手。”

  “那我帮你解开。”说着张开嘴就去咬捆着她的绳子。

  小莲叫道:“大哥,我好不容易把她捆起来的,你过来,我给你挠。”

  掘坟妖女哼了一声,说道:“原来是你这黄毛丫头。你别动,你忘了答应我的事了吗?你说要娶我的,我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妻子,妻子给丈夫挠痒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孔有力的脸此时正对着小莲。只见小莲的嘴慢慢地越张越大,表情都僵住了,孔有力摇头道:“小莲你别听她乱说,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杏花……”

  小莲一动不动,仍然保持着嘴型,眼睛望着孔有力身后。

  孔有力只感到背上一阵凉意涌过,慢慢地回过头来……

  “你……你说你要娶她?”

  身后站着一个女子,惊讶的表情同笑脸简直异曲同工。

  “杏……杏花?”孔有力做梦都没有想到会突然看见杏花站在自己身后。

  “你要……娶她?”杏花又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不……我没……”

  掘坟妖女说道:“对啊,他刚才喊得很大声说要娶我,这里的人都听到了。你是谁?”火凤凰说道:“这时你的这位丈夫的未婚妻。”

  掘坟妖女念了一遍:“我丈夫的未婚妻?”又仔仔细细地看了杏花一眼,问道,“你就是这个他的未婚妻?”

  杏花咄咄逼人地问孔有力道:“这个女人是谁?”

  掘坟妖女道:“我是他的妻子,他已经跟说提起过你了,而且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我做大,你做小,你见了我,怎么还不行礼?”

  杏花气得七窍生烟,扬起手来就打了孔有力一个耳光。

  谁知孔有力正痒得难受,受了杏花这一巴掌,简直别提有多舒服,忍不住发出一阵舒适的呻吟。

  而这一巴掌,把地上的师徒俩也惊醒了。

  现在所有人都聚齐了。

  杏花转身就走。

  孔有力叫道:“杏花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跟她根本就没有关系,我……你别走……”

  杏花哪里听得进去。

  小莲叫道:“嫂子,你别走,我大哥并没有娶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缠着我大哥的。你看她,长得跟丑八怪一样,大哥怎么会喜欢她呢?而嫂子你就不一样了,大哥心里一直最喜欢你,想要娶你,他都等得不耐烦啦,所以挖地道来救你啦。”

  孔有力心想,笑脸总算说了句好听的。

  掘坟妖女骂道:“臭丫头,你说谁丑八怪,我会比这个女人丑吗?”

  “丑不丑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杏花停了下来,倒不是因为小莲说了好听的,而是因为小莲一开口就叫她“嫂子”,那自是因为那就把她当自己人看待了。于是慢慢转过身来。

  “你大哥心里怎么想,你怎么知道?就你话最多。”

  孔有力赶紧道:“杏花,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昨天在大街上你说不认识我,我……我知道配不上你……但……”

  小莲道:“大哥,你傻透啦。嫂子说不认识你是不想你牵连进来,你怎么连这点意思都不明白,真是太傻啦。”

  孔有力高兴地在杏花的腿上蹭起来。

  火凤凰这是问道:“表妹,地道不是堵死了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下挖预告】(不出意外应该是最终章了)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下)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26 07:17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十挖】 洞房惊魂(下)



  “对啊,”杏花忙说道,“地道堵死了,怎么办?怎么办?”

  火凤凰道:“我是问你,地道堵死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进来的?我本来就在里面啊。刚才发生爆炸我不小心被一个石头砸晕了头,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出不去了,然后进来就看见你们了。”

  火凤凰心下怪异地想,刚才出去检查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她。

  小莲问道:“嫂子,你不是被关在地牢里面的吗?怎么出来的?”

  “当然是逃出来的,还能怎么出来?难道还等你大哥来救吗?我等得头发都白啦。”

  说着,杏花解开了捆绑小莲的绳子。孔有力唔唔唔叫着,希望杏花也给自己松绑。

  杏花不理,小莲道:“大哥,你惹嫂子生气了,你就好好受一会儿罪吧。”

  火凤凰难受地在脸上揉来揉去道:“据我所知,苍蝇地牢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你怎么会这么容易就逃出来呢?”

  “关押我的牢房里有一个地道,所以我就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逃了,还捡了一个风水罗盘。幸好我逃得早,要不然我就会像爹那样被抓起来关进箱子里了。”

  梅夫人哈哈笑道:“太好了,又来了一个陪葬的。”

  师徒俩的徒弟突然叫起来:“师……师傅,我就说,我们……我们挖错了,我们挖到地牢里去了……”

  师傅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挖到地牢里去了?”

  “我们的罗盘就是在那里掉的,你忘啦?”

  杏花惊道:“原来是你们救了我,真是多谢啦。”

  师傅道:“谢倒不必,况且我们本就不是去救你的。”

  “那你们……”

  徒弟说:“我们在找泉水。”

  “找泉水干什么?”

  “师傅说,有泉水的地方就有宝藏。我们今天终于发现泉水了……”

  “那宝藏呢?”

  “被炸掉了。”

  “被炸掉了?”

  “因为发现了很多泉水,所以很开心,就不小心把火把扔到了地上,谁知道地上有炸药,于是师傅就受伤了。可是师傅说一定要再看看泉水,所以忍不住又点了火把,最后又点着了炸药,所以地道塌了,我们被困死了。”

  此言一出,众人均目瞪口呆。

  梅夫人几乎连话都说不清楚,问道:“这么说刚才的爆炸都是你们搞的?”

  徒弟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我们弄的,我们不知道有炸药。”

  此言一出,师徒二人遭到几个女人的群殴。散开后,师徒二人已经面目全非了。

  几个女人互相望了一眼,露出会心的微笑。而地上的掘坟妖女此时看清了火凤凰的脸,惊道:“你……你……三……三日丑?”

  火凤凰举起手来就给了掘坟妖女一个耳光,说道:“我三日丑,现在你也三日丑,你的脸也逃不掉。”

  梅夫人瞬间又跳了开去。舒妹赶紧躲到叶怀空身后。

  梅夫人咬牙切齿地指着绑架她的两人说道:“我要杀了你们,现在困在这里都是被你们害的,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我……”

  叶怀空道:“夫人请三思,就算你真的杀了他们,我们也照样出不去。”

  这个时候地道里传出一声巨响。

  “咕~~~”

  孔有力不好意思地笑道:“嘿嘿嘿,不好意思,我的肚子好像饿了。”

  挖了一夜地道,孔有力终于感到腹中空空如也。

  而孔有力的肚子一叫,似乎比“三日丑”的传染力更强,接连着好几声,其他人一些人的肚子也响了起来。特别是那个小强。

  小强道:“大哥,你说我们会不会饿死在这里啊?”

  “如果没饭吃没水喝的话就会。”

  “我不想做个饿死鬼。”

  大哥安慰道:“放心吧,要饿死大家一起饿死。”

  众人一听,心中一凛。

  小强又道:“可是我还是不想饿死。”

  “不用害怕,那边有两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两个人,如果实在饿得受不了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他们煮了来吃。”

  小强又问:“那吃完他们之后呢?”

  “吃完他们之后,我们就等死吧。”

  “为什么要等死。”

  “因为我们没有吃的了,当然要等死。”

  “既然我们可以煮了那两个人,为什么不可以煮其他人呢?”

  “你怎么这么傻?到时候我们大家都早已经中了很深的‘三日丑’了,就算我们想吃,一看到被吃的人长得那么丑,恶心还来不及呢,谁还吃得下?”

  梅夫人一听到这里,冲过去就朝着他那两人一阵狂踢。

  “我先杀了你们两个然后煮来吃了,这样就不会恶心了。”

  孔有力道:“你省些力气吧,也许还可以多活两天。”

  梅夫人就是停不下来:“我倒忘了我还有话要问你们。快说,为什么要绑架我?”

  小强说道:“因为大哥说绑架你可以从姓梅的那里捞一笔钱。”

  大哥说道:“不对。”

  火凤凰狠狠踢了一脚:“不对?竟敢耍我?”

  “我是说我们不是要绑架你,而是要绑姓梅的那小老婆,没想到绑错了人,你原来是姓梅的那狗官的大老婆……”

  梁千万叫道:“表妹不是他老婆!”

  “对,不是!总之我们搞错了,姑娘要吃我们我们无话可说,你动嘴吧。”

  梅夫人反而不好发作,说道:“要绑架姓梅的那小老婆为什么不早说?他的小老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指着叶怀空的身后。

  “夫人请慎言,舒妹是被那个狗官强抢过去的,舒妹不是那个狗官的小老婆。舒妹是我的。夫人你跟舒妹不也是一样的遭遇吗?所以就不要再为难她了。”

  “那好,我不为难她,但是你现在就把她的脸给我划破。”梅夫人说完又指着火凤凰、掘坟妖女、和杏花等道,“还有这些女人,你把他们的脸都给我划破,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舒妹的。”

  梅夫人很显然引起了众女人的共怒。

  叶怀空问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都会得上三日丑,最后都会面目全非的,你为什么还要……”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想看她们比我先面目全非的样子!”

  孔有力道:“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恶毒,既然大家都会‘三日丑’,谁先谁后又有什么不同?”

  “我不管,我就是想看着你们先变丑。”

  眼看梅夫人就要加害于舒妹,叶怀空只好说道:“各位,对不住了。”

  火凤凰叫道:“既然如此,我先把你这个女人的脸撕破,看看谁比谁先丑。大伙儿一起上。”

  说是大伙儿,其实就她一个人。杏花站着助威,小莲声援。

  即便如此,梅夫人还是轻易就范了。她终究对火凤凰的脸十分畏惧。

  为了避免梁千万在一旁罗唣,火凤凰把他们两个一并绑了起来。

  就这样,地道里重归平静。

  然后时间慢慢地走着,走着,然后过了一天。

  大家都是面壁坐成一圈,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开始生龙活虎的那些女人现在一个字也说不出。她们生怕多说一个字就会减少自己生命的长度。

  最后,梅夫人无力地说了一句:“救……救命……”

  然后又过了一天。

  孔有力猛然惊醒,眼前一片黑暗。

  “为……为什么……这么黑?”

  谁也没有回答,他想了一会儿也即明白。这些女人死要面子,肯定是不肯点火的。又一想,恐怕早已经油尽灯枯了。

  孔有力费力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已经麻木,没有感觉。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

  孔有力再次惊醒过来,感觉到自己浑身特别舒服。也许这就是回光返照吧。

  孔有力道:“小莲,你在不在?”

  小莲的声音十分清脆,一点也不像饿了三天的样子。

  “大哥,你还没有饿昏过去吗?他们好像都已经晕了。”

  这时头顶上传来掘土的声音,铲子锄头不停地与泥土摩擦,然后隐隐约约听到人声。

  “别磨蹭了,快挖!”

  “这件事会不会被人发现?”

  “废话少说,当心……大……大人您来啦,我……我们快挖好了,马上就可以埋了。”

  “那就好,那两个饭桶还没有回来吗?”

  孔有力一听声音,原来是梅奔世那个狗官来了。

  “没……没有。”

  “都三天了,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她”

  “这……”

  “不管那么多,赶快把这个人埋掉。”




【下挖预告】(没想到还有一章)
最终挖  洞房惊魂+快来救救我娘子
【本故事纯属虚构!】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50 枚 有爱度 + 10 ℃
      抱歉啊~~~一直没有时间去看

我转我转...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最终挖】洞房惊魂+快来救救我娘子


  那两人应了一声,挖坑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差不多的时候,两人向梅大人报告了一声。

  梅大人道:“快,把这几个箱子给我扔到坑里。”

  “是。”

  然后听到箱子砸在坑里的声音,地道里洒进光来。原来那个坑正好挖在中空的地道上方一点点。箱子砸下来的时候,就把中间一层薄薄的泥土砸穿了。

  箱子掉在中间的空地上,上面的人都愣住了。

  “大人,下……下面有好多死人。”

  突然其中一个箱子冒出一个头来。

  杏花喜道:“是……是爹。”

  冯展鹏脑袋被夹住了一半,只能叫到:“杏花快跑,这个狗官原来不是为了对付我,他是为了要把你抢回去做老婆,快!快跑。”

  这时地道里传来一声猫叫。

  小莲道:“泥滚,我总算找到你啦。”

  梅大人尖声叫道:“快抓住那个女人,我的美人,你可想死我了。”

  这时地道里又传来一声狗叫。

  孔有力道:“是,是来福?”

  小莲道:“大哥,我们有救啦,这么大只狗能进来,我们就肯定可以出去。快,我们快钻出去。”

  孔有力这时涌出了求生的力量,赶紧跟在来福后面,往地道出口的地方爬去。

  冯展鹏叫道:“杏花,你跟有力不用管我,出去之后马上成亲,只要你们一成亲,那狗官就不会为难你了,一定要快。”

  “可是……”

  “那狗官不敢把我怎么样?我有他的罪证,记住我刚才说的话,成了亲之后马上来救我。”说完,冯展鹏躲回了木箱中。

  梅大人追得急,孔有力一行人只好从来福刨出的洞里爬出了地道。

  爬出地道时孔有力却吓了一跳。因为地道的出口竟然在他自己的房里。

  “为……为什么地道会通到我的房里?”

  小莲问:“难道不是大哥你挖的吗?”

  孔有力摇摇头,看着杏花、叶怀空、舒妹、掘坟妖女、小强等都钻出地道,问:“那两个挖宝藏的呢?”

  小强摇了摇头:“他们没出来吗?”

  孔有力说道:“这个地道一定是他们挖的,我要好好谢谢他们。”

  说完孔有力的裤子突然嗖的一声,掉了。

  至此孔有力方才想起自己的裤腰带还落在地道里,这时光天化日,他的裤头就这么掉了,大家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异样起来。

  忽然孔有力耳朵里面轰鸣起来,然后脸上中了一拳。

  他倒在地上晕过去之前,看见舒妹紧握拳头,一脸绯红地说:“流……流氓……”

  大家都饿得不行,小莲去拿了些吃的出来。没多久一群人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个精光。

  刚吃完,孔有力醒来了,看见小莲满面春风,忽然奇怪地看着小莲问道:“小莲,大家都得了三日丑脸都看不出样子了,为什么你的脸还好好的?”

  梅夫人开始只想到肚子,现在想到脸了。

  “怎……怎么会这样?”

  小莲笑道:“凤凰姐告诉我,要想变成世上最好看的,就要把其她的女人变丑,所以……”

  梅夫人叫道:“我杀了你这个臭丫头!”

  “快,把这里围起来,一定要活捉那个女人。”梅大人的声音突然就出现在屋外。

  杏花惊讶道:“怎……怎么办?”

  小莲叫道:“快,快拜堂成亲!”一把扯下桌上的一块红布,劈头盖脸地就罩在了杏花的头上,“其他人堵住门。”

  孔有力道:“我……让我吃……吃……”

  “一拜天地~”

  孔有力眼冒金星,跌跌撞撞地拜起天地来。

  “不能让他门拜堂,只要她一天不出嫁,就是我梅奔世的人,快给我撞门!”

  “二拜高……因为有特殊情况,等嫂子爹回来再拜吧。”小莲叫道,“夫妻……”

  门被撞开,梅大人冲进来。

  “把这些人通通给我抓起来!”

  小莲道:“梅大人,我大哥成亲,你能赏脸来喝喜酒,真是……”

  “谁跟你啰嗦,快抓住他们,不能让他们成亲!快!”

  小莲见这些人甚是粗鲁,急忙叫道:“夫妻交……”

  “不许拜~~~~~~~~~~~”

  突然传出一个绝世高音,连梅大人也怔住了。回过头来,发现地道的出口那里站着一个脸长得跟包子一样的女人。吓得他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正是火凤凰。

  “为……为什么不许拜?”小莲十分奇怪,“凤凰姐,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总之就是不能拜!我说不能拜就是不能拜!不能拜不能拜~~~~~~~~~”火凤凰气喘吁吁,面色通红。

  杏花说道:“表姐?你……”

  火凤凰道:“你爹说了,不能嫁给他。”

  杏花想要解开红布,小莲阻止了她。

  “我爹刚才明明说让我们马上成亲的。”

  “他又改变主意了。”

  “不会的,我爹不是那样的人。”

  “总之,你们就是不能拜堂成亲。我……我不准!”

  “你不准?”

  孔有力真是十分好奇,也想问一两句,无奈饿得头脑发昏,什么也说不出来。

  梅大人叫道:“你们竟敢无视我?快抓住他们!”

  小莲见场面混乱,只好草草了事,叫道:“送入洞房!”一看,这里不就是洞房吗?

  火凤凰叫道:“死丫头,你再瞎叫我撕烂你的嘴!”

  小莲道:“你们这些臭男人,闹洞房也太放肆了。谁给我把他们轰出去,我就可以送他一瓶‘三日丑’的解药。”

  舒妹一听到这里,双手死抓着叶怀空的手不放;梅夫人听到这里,几乎要把梁千万脖子掐得断气。

  “把他们给我轰出洞房!”

  叶怀空和梁千万这次十分默契,一起上前把那个梅大人扔出了门外。

  几个跑腿的一窝蜂跟了出去。

  “那我们怎么办?”梁千万问道。

  梅大人痛得哇哇乱叫:“快,把炸药拿出来,我要把他们的洞房炸飞,我看他们还拜不拜堂成不成亲,快!”

  屋内的人一听,尽皆变色。

  孔有力心里叫苦:好不容易出来了,想不到还是难逃一死。

  听着屋外的人来老悔悔奔跑了几圈,其中一个人道:“大人,炸药已经安置好了。”

  “好,点火!”

  梁千万哭道:“表……表妹,怎么办?我……我不想被炸死!”

  梅夫人一个巴掌打过去。

  “哭什么哭?是不是男人?”

  孔有力不禁怨天尤人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狗官要处处对付你?你是我的娘子,我不会放你走的。”

  杏花柔声道:“铁……铁……铁匠哥……”

  孔有力举起双手,叫道:“老天爷啊,快来救救我娘子吧!”

  杏花本来双眼中充满感动,听到这句,猛地一圈打在孔有力的头上。

  这时地道里突然钻出一个人头。

  “不好了不好了,大家快逃!”原来正是师徒俩中的徒弟。

  孔有力心里好笑:还逃什么逃?逃出去还不是死?

  徒弟叫道:“刚才我和师傅又看到泉水了,谁知一挖……”

  “是不是又有炸药啊?”火凤凰不耐烦地说。

  “不是……不是炸药,我们一挖才发现原本来挖到了鱼鳞湖的湖底,所以我来……”

  徒弟话没说完,一股强势的水柱冲天而起,把徒弟携带着冲破了屋顶,飞上了天。

  众人睁大眼睛,目瞪口呆。

  他们没来得及惊讶多久,因为灾难来袭。

  龙泉镇迎来了万年难遇的水患。

  当一群人正忙着拜堂成亲,另一群人正忙着炸飞洞房的时候,龙泉镇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不过眨眼的时间,所有人都浮在了水面上。

  水势甚急,一伙人几乎冲散。

  孔有力用仅有的力气牢牢抓住杏花,随波飘荡。



  这时水面冒出一个木箱。

  木箱里冒出一个头。

  “说好了成亲之后就来救我,居然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哇~~怎么这么多水?”

  “是爹~”杏花和孔有力漂了过来,看见冯展鹏,真是喜从天降。

  冯展鹏以为自己在做梦。

  “杏花,你们……你们……”

  打捞起他们两个,木箱里就多装了两个。箱子向下沉了一点。

  “这铁匠怎么蔫了?”

  杏花笑了。

  小莲漂了过来。还有一只猫和一只狗。

  箱子又沉了一点。

  接着火凤凰、叶怀空、舒妹……

  小莲叫道:“装不下啦!”

  火凤凰不由分说就爬进箱子里,说道:“装不下我也要进来!”

  这时旁边又飘来几个箱子,几面冒出几个头。

  “老爷,是老爷,老爷~哇~~发大水……”

  其他人就这样装进了其他的箱子。

  过了不知多久,水面上又漂来一个人。

  “救命……救命啊!我不会……不会游泳……”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就是梅奔世梅大人。他刚好向孔有力他们的箱子飘来。

  火凤凰咧开嘴,嘿嘿嘿笑了起来。

  “救命……救……”梅大人呛了一口水。

  火凤凰伸手把刚浮出水面的梅大人摁下去,梅大人又呛了一口水。

  “女侠……饶……饶命……”

  “我可是答应过别人,出来后要把你砍成三十段的。”

  梅大人吓破了胆,叫道:“两……两段就够……了……”

  “我向来说话算数,你说三十段需要砍几刀?”说完又把他摁下水。

  “求……求女侠饶命!我……我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敢什么?”

  “再也不敢……强抢民女……”

  “你抢不抢关我什么事?就算你不抢我也不会放过你。”

  “为什……”

  “除非你学猫叫,要学得跟老鼠一样……”

  “跟……跟老鼠……”

  “你叫是不叫?”

  孔有力瞬间汗颜,原来火凤凰还记着梅大人说她的猫叫声像老鼠。

  “我……”

  火凤凰指尖用力,梅大人沉下水底。

  “我叫我叫……喵~”

  火凤凰手指用力,说道:“不像,这是猫叫声,我说了要像老鼠一样。”

  “唧唧~”

  “不像!”

  “喵~咪咪~”

  “重来!”

  “喵叽呜~”

  “……”

  梅大人就这样在水里载浮载沉,慢慢荡开的,是永无止尽的波纹……

  (完)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100 枚 有爱度 + 30 ℃
      好了~~~希望同学有新的作品!!!期待哦

我转我转...

TOP

时间过得好快啊,都已经在论坛上发表过一部水作了

我转我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