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原创】【已完結】快来救救我娘子(紙風車)

本帖最后由 zhifengche 于 2012-3-13 07:55 编辑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六挖】 又来一个添乱的(上)



  这……这不会就是那个傻子的表妹吧?

  孔有力当即心里就产生了这种猜想。他的手像被蜜蜂蜇了一样猛地缩了回来。

  “色鬼,”那个女人轻轻说道,口吻极其怪异,“你没见过没穿衣服的人吗?摸来摸去摸什么?”

  这个女人的声音极其娇柔动听,若非在这暗无天日的地道里遇到,孔有力一定会觉得这个女人温婉娴雅,可是此情此景,孔有力只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害怕。

  “我……我并不是故意……得罪之处,请莫见怪。”

  那女人嘻嘻笑道:“你们男人干了坏事就说不是有意的是不是?”

  孔有力不敢回答,又不敢退回去,只是伺机而动。

  “你怎么不说话?色鬼,我问你,你有喜欢的女人没有?”

  孔有力不知道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想干什么,反问道:“那你有没有喜欢的男人?”

  那女人笑得更欢。

  “你这个人真是可爱,如果我说没有,你是不是很开心?”

  孔有力打了一个寒噤。

  “我为什么要开心?”

  “因为我如果没有喜欢的男人,你不就可以趁虚而入了吗?”

  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孔有力有些招架不住了。

  “我想起来我还有东西没拿,我去去就来。”

  那女人慢条斯理地说:“你别急着走,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

  “回答什么问题?”孔有力一边怀疑这女人的身份,一边思忖着逃脱之法。

  “我刚才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女人,你还没有答复我。”

  “喜欢的女人当然有了,而且她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孔有力想套出她的身份,又说,“就像你喜欢你表哥一样。”

  “嘻嘻嘻,就像我喜欢我表哥一样?你怎么知道我有表哥的?”

  “你表哥说的。”孔有力这下安下心来,心想原来那傻子的表妹被那两个人绑在这里。

  “我表哥说我喜欢他?你遇见我表哥了?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你表哥见你被两个官差绑走了,非常担心地来找你。”

  那女人又嘻嘻嘻笑起来。

  “你笑什么?你表哥现在担心得要死,你还这么悠闲在这里笑?”

  “我是笑你。”

  “你笑我什么?”

  “我表哥三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刚才来找我?你见鬼了吧?!”

  孔有力全身一个冷战。

  “怎……怎么会……?明明……”

  “你见到的我表哥是不是头发长长的,有些疯疯癫癫的?”

  “对啊?”

  “这就对了。我表哥死之前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的。”

  “你表哥为什么疯疯癫癫呢?又怎么会死?”

  “你说如果你的未婚妻被人剥光了衣服躺在别的男人床上,你会不会疯?如果你喝下鹤顶红的毒,会不会死?”

  孔有力后背发凉,偏偏在这时后面传来了火凤凰的声音。

  “小贼,你在哪儿?快回答。”

  孔有力蓦地里觉得火凤凰和面前这个女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淑女,他隐隐地对前面这个女人感到恐惧,暗自希望火凤凰千万不要跟过来。

  一个女人已经难以对付了,再来一个孔有力会疯的。

  “那就是你的未婚妻吗?”那女人嘻嘻问道。

  孔有力心想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他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又再次涌上来。

  “小贼,你给我出来!”

  孔有力有些头大。为了转移注意力,孔有力问道:“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请教姑娘芳名。”

  那女人请哼了一声,又笑道:“你这个男人真有意思,我问你问题你一个也不回答,却偏又来向我套近乎,问什么芳名。我的芳名没有,贼名倒是有一个,你想不想听一听。”

  孔有力暗中使劲,非常缓慢地向后退走。

  “姑娘说笑了,姑娘家的名字怎么能叫贼名呢?”

  “他们都叫我‘掘坟妖女’,你说这不叫贼名叫什么?”

  “你是去掘别人坟的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孔有力发现和这个女人多说一句话,心里的恐惧就增加一分。

  “你为什么往后退,你不愿意听我说话吗?我的声音不好听吗?”

  孔有力听到她这么问,哪还敢再退。

  这个时候后面有光芒传进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火凤凰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你躲着我干什么?你怕我吃了你啊?咦?你前面这个人是谁?”

  火凤凰把灯笼移过来,蓦然看见前面躺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吓得尖叫一声,用手捂住眼睛,灯笼落地,灯火再次熄灭。

  地道里又恢复了黑暗。

  掘坟妖女笑道:“小姑娘大惊小怪,你老公看见我眼睛都不眨一下,你看见我还把眼睛捂上,难道我没你标致,你看了会瞎眼睛么?”

  火凤凰怒道:“他看你那是因为他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你标致又怎么了,动不动就不穿衣服,伤……伤风败俗!”

  孔有力在前面所以看得比较清楚,其实那个掘坟妖女不是没穿衣服,只是穿得比较少而已。

  火凤凰骂完了直喘气,忽然想起了她话中有话,又叫道:“你老公才是他呢?我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老公?”

  孔有力在中间完全插不上话。

  掘坟妖女又道:“小姑娘别着恼,你这个做妻子的将来也会像我一样。”

  “谁会像你一样?”火凤凰骂道,“下流!”

  “你是说我下流还是说你老公下流?”

  “你们两个都下流!”说完发现又中了圈套,急道,“他不是我老公!”

  “他既然不是你老公,那就一定是你的情郎了,要不然怎么都跑到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来了,一定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吧?”

  火凤凰气得七窍生烟。

  火凤凰向来都是捉弄别人,孔有力还是第一次见她被其他人气成这样。

  “你胡说!他不是我情郎。你没来由地脱衣服,你跟他才干见不得人的事。”

  “既然他不是你的情郎,那我跟他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也管不着了。”

  “你……”火凤凰词穷。

  掘坟妖女又说:“我跟这个人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你要在这里看着吗?”

  火凤凰气得浑身发抖,使劲撞了一下孔有力。

  “你走是不走?”

  孔有力怎么会不想走,但是他总感觉有怪事要发生,于是低头在火凤凰耳边低声说:“先别走,这女人有古怪。还有我们刚才遇到的那个疯子,听这个女人说好想早已经死了。”

  火凤凰怒道:“你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好了,你看个够吧,臭男人!”

  火凤凰心里老大不是滋味,但听到孔有力说的后半句话,哪里还敢一个人爬出去。

  掘坟妖女说道:“我刚才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你是不是不愿意听我说话?还是我的声音没你妻子声音好听?”

  孔有力心想反正说些好话又不会死,正想开口,那掘坟妖女又嘻嘻笑道:“不如我做你妻子好不好?”


【下挖预告】
第六挖  又来一个添乱的(中)
【本故事纯属虚构!】
分享 |

我转我转...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六挖】 又来一个添乱的(中)


  孔有力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噤若寒蝉。

  “我在问你话呢?”掘坟妖女又问道,“我做你妻子好不好?”

  火凤凰骂道:“你这女人真不要脸!人家又没说要娶你,你难道还想强迫他娶你吗?”

  “我就是喜欢强迫别人。”掘坟妖女冷冷地道,“别人越是不肯,我才越想要得到,有什么不对吗?”

  火凤凰哑然,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强势的女人。

  “色鬼,快回答我!”

  孔有力只好说道:“我不能娶你,我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她现在身陷囹圄,我要先去救她。”

  “既然是你的未婚妻,就算不得数,你可以先娶了我,再娶她,不过我做大,她做小,而且你什么时候见她要经过我的批准,你看行不行?”

  孔有力心想这女人当真可怕。

  火凤凰却想这女人当真古怪,居然会这么大方地允许自己的丈夫纳妾。

  “你都不认识我,你为什么要嫁给我?”

  “我们现在不是认识了吗?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一辈子叫你色鬼也不错,而且为什么一定要嫁给认识的人?你们男人难道不是见了漂亮的女人不管认不认识都想要的吗?”

  “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这样?”

  “你不是男人吗?”

  “我当然是男人。”

  “那你就是这样。你想替你们男人开脱吗?”

  孔有力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总之我不能娶你。”

  “为什么?我没你那个未过门的妻子漂亮吗?”掘坟妖女声音里透露出一抹伤感。

  “和漂不漂亮没关系?”

  “那和什么有关系?”

  “我说不清楚。她是我未婚妻,所以我就娶她。”

  “我的条件已经放得很宽了,我都不介意你再娶一个了,你难道不能为我考虑考虑吗?”

  孔有力感到有些头痛了。他真想快些摆脱这个麻烦。

  “你……你是个好姑娘,一定有很多达官贵人愿意娶你,你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嫁给我一辈子受穷。”

  掘坟妖女突然大声笑起来。她虽然在笑,但是声音悲凉,连火凤凰听了也不禁感到一丝凄凉。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说我是个好姑娘,恐怕如果你能再多听我说一会儿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孔有力无话可说。

  “总之,我愿意一辈子受穷,不愿意嫁给达官贵人。你愿意娶我吗?”

  孔有力听掘坟妖女这么执著让他娶她,一瞬间有些感动。毕竟他孔有力一个铁匠出身,一辈子估计也就守着铁匠铺过日子了,而这个女人一点也嫌他家境卑微,就算是她的未婚妻的这桩婚事也是上一代的指腹为婚,他还从来都没认真考虑过应该怎么娶妻的问题。他有一种干脆答应的冲动。

  火凤凰见孔有力没有回答,似乎实在犹豫,就帮腔道:“你这女人真是不知羞耻,人家明明都说得明明白白了,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你还死缠烂打……”

  “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

  火凤凰感到十分诧异。

  “他都不愿意娶你了,难道不就是不喜欢你吗?”

  “如果他真的不喜欢我,怎么会一见到我就把裤腰带给脱了?”

  火凤凰啐道:“呸!你……”想开口骂人,但是又不知道该骂谁,该骂什么。

  “不信你可以问这个色鬼。”

  孔有力哭笑不得,哪敢说裤腰带在刚才在给火凤凰解开的时候弄丢了。

  火凤凰见孔有力又默不作声,心里信了八九层。

  “无赖!下流!”

  “小姑娘也别动气,以后你就会慢慢知道,男人都这样,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你有了男人,千万别管他太紧,你越是管着他他越是要去勾搭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

  火凤凰反而好奇了。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不管着,他反而不去勾搭了吗?”

  “小姑娘真是傻得可爱,要是你不管着,那男人还是你的吗?你就成了被他勾搭的那个了。”

  火凤凰听她说得不敬,心中动怒,又不敢发作,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你说得头头是道,那你的男人肯定不敢出去勾三搭四了?”

  “小姑娘你又真是天真的可爱,这世上又哪有那么老实的男人,况且我们女人哪能时时刻刻不停地监视着她们?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管的越紧,他越是要去勾搭。”

  火凤凰哪啃放过取笑她的机会。“这么说你没有管住自己的男人吗?他跟别的女人跑了吗?”

  掘坟妖女哀伤地叹了口气说:“不是我没管住我的男人,而是管过了头。所以他才偏偏跟我对着干,最后索性当着我的面说要娶那个女人。”

  火凤凰忽然觉得这个女人不但不可怕,反而可怜起来。

  “他怎么能这么说你?简直不是男人,连臭男人都不是。”

  “没错,连臭男人都不是。”

  孔有力听见这两个女人居然聊上了,他夹在中间,顿时感到时间开始漫长了起来。

  “然后呢?难道你就这样放任那个男人不管吗?”

  “当然不会。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火凤凰心想:这个女人虽然有些下流不过个性深合我意。

  孔有力插嘴道:“原来你把他当东西看待。”

  掘坟妖女笑道:“把他当东西看待是抬举了他,如果是现在,我跟不就不把他当东西看待。”

  孔有力暗自咋舌,心想女人真是可怕。

  “那个东西走了之后,我就找了几把刀直接杀到了那个女人的家里……”

  火凤凰吓了一跳,问道:“你带刀干什么?难道你杀了那个女人吗?你不是说不让她得到你的东西吗?你应该去杀的是那个男人。”

  “你错了,我拿刀到那个女人的家里去并不是要去杀她。”

  “那你拿刀干什么?”

  “我在那个女人面前拿出刀,然后把她家的狗阉了。”

  “什么?”火凤凰张大嘴。

  孔有力只感到一阵寒意。

  “那个女人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只吓得脸色惨白。看到她那个样子,我心里开心得不得了。本来我以为这样一来那个东西就不会再去找她了,谁知他竟然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于是我就去扒光了那个女人的衣服,把她扔在阿三的床上,还叫来村里所有人来捉奸,让大家看看这个淫妇的本来面目。没想到那个东西对她居然还不死心,还是要去找她。就在这时,那个女人在家里吃砒霜死了,然后那个东西就疯了,三天后,那个东西不知在哪儿弄了一瓶鹤顶红,一瓶灌下去,也一命呜呼了。那个东西死也要死在那个贱女人的坟头,你们说是不是很好笑。”

  说完掘坟妖女哈哈大笑。

  孔有力跟火凤凰怎么也笑不出来。

  掘坟妖女笑完了,又咄咄逼人地问孔有力:

  “你到底娶不娶我?”


【下挖预告】
第六挖  又来一个添乱的(下)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六挖】 又来一个添乱的(下)


  孔有力不敢作声。

  掘坟妖女一刻也不肯放松:“我在问你,你到底娶不娶我?”

  孔有力鼓起勇气说道:“我有妻子了,不能娶你。”

  “我已经说了,我允许你再娶一个。”

  “这我也作不得主,她可能会杀了我。”

  “没用的东西!”掘坟妖女说,“这么说你死活不肯娶我了?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你说的那个什么妻子?”

  “我说不上,这种事有什么好比的?”

  “你就不怕我去害你的妻子吗?”

  孔有力怒道:“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要是她少了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掘坟妖女嘿嘿嘿地笑起来,火凤凰听到她的笑声在地道里回荡,浑身一个激灵。

  “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我办不到吗?”孔有力叫道。

  掘坟妖女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掘坟妖女吗?”

  孔有力见她突然岔开话题,问题又问得莫名其妙,不悦道:“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去掘别人的坟吗?”

  “这当然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你不想知道吗?”

  “不想。”孔有力这时直接回绝了她,他知道这个女人要是真要跟他发难,不管孔有力说什么好话,她也不会放过他。

  掘坟妖女笑道:“你不想听,我偏要说给你听。那是因为那个东西连死都要死在那个贱女人的坟头上,说以我就去掘了那个女人的坟,撬了她的棺材,脱光她的衣服,拿走所有陪葬的值钱货。干了这一票之后,我就爱上了这个行当,从此我就专门去掘那些大户人家小姐的坟,她们的衣服又光鲜有值钱,陪葬的珠宝玉器也多得数不清,所以我只要掘着一个定要搜刮干净才肯罢手,那些正道中人于是赐了我这个外号,你觉得好不好听?”

  “你这个女人真是狠毒,害死了你表哥心爱的女人不说,还把你对你表哥的仇恨迁怒到死人的身上。”

  “对,没错!”掘坟妖女突然叫道,“我就是狠毒,你们这些男人做的事就不狠毒吗?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施所有人之身。”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我开心。我看着别人难过我就特别开心。特别是当我拆散了一对所谓的有情人之后,我就三天三夜睡不着的开心。”

  “就因为你表哥抛弃了你?”

  “是他对不起我在先。”

  孔有力无话可说。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想骂我吗?”

  “有什么好骂的?”

  “刚才你不是还骂我狠毒吗?”

  “现在我觉得你很可怜。”孔有力说道。

  “可怜?”掘坟妖女反复念叨着这个词语,突然又大笑起来,“可怜?你们这些花心男人才可怜,有喜欢的女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弄死。”

  火凤凰拉了拉孔有力的袖子,示意他快走。

  孔有力想了一下,眉头一皱,接着说:“不对,你说谎!不可能……”

  “我什么时候说慌了?”掘坟妖女的声音明显很愤怒,“色鬼,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照你这么说是你表哥见异思迁喜欢了另一个女人是不是?”

  “难道不是吗?”

  “可是你表哥不是说是你勾引他吗?”

  “胡说!”掘坟妖女叫道,“我什么时候勾引他了?”

  “他说每次你丈夫不在家,你就脱光……”

  “我呸!”掘坟妖女怒道,“什么我丈夫?小色鬼再胡说八道我可没有好果子给你吃。”

  “你没有丈夫?”孔有力十分惊诧。

  “我有丈夫还会让你娶我吗?”

  “那刚才那疯疯癫癫的人是谁?难道不是你表哥吗?”

  “你说的是刚才过去嘴里不停叫着‘表妹~表妹~’那个疯子吗?”

  “他口口声声叫着表妹,而你又和他口里说的那个表妹如此相似,难道还会有错吗?”

  “我哪里和他的表妹相似了?”掘坟妖女怒道,“如果有女人跟我相似,那个人就一定要比我先死,你明不明白?”

  “你表哥如此贪恋女色,那也就不是个东西,你又何必如此执著呢?”

  “什么我表哥贪恋女色,自始自终都是那个贱女人勾引他的。”

  “你刚才不是还说你表哥花心吗?难道你表哥只对那一个女人花心吗?”

  “一个也是花心。”

  “你表哥既然肯为那个女人死,那就说明不是花心的问题,也许你表哥真的喜欢她。”

  “放屁!我表哥不会喜欢那个贱女人的,”掘坟妖女很激动,“我表哥自始至终都只喜欢我一个,是那个女人勾引他的。”

  “就算是这样,你表哥肯为她死那也只能算作移情别恋不是见异思迁。”

  “胡说!胡说!胡说!”掘坟妖女越来越激动,“我表哥没有移情别恋,我表哥没有移情别恋,我们一直都很开心,表哥一直喜欢我的,喜欢我的。”

  孔有力大概猜出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既然你说你表哥喜欢你,那你表哥有没有对你说过他喜欢你。”

  掘坟妖女嗫嚅道:“我表哥有没有对我说过喜欢我?有没有说过喜欢我?有没有说过?”

  “对,有没有说过?一句也好,是怎么说的?”

  掘坟妖女还是嗫嚅着,半天没有说出他表哥到底是怎么对她说喜欢她的。

  突然掘坟妖女发出一声痛苦地呻吟。

  “你怎么了?”孔有力问道。

  “我中毒了。”掘坟妖女气息微弱。

  “你中毒了?中了什么毒?”

  “昨天我不小心中了尸毒……我……没想到原来世上真的有报应,我……我活不长久了……”

  孔有力摇了摇头:“你这又是何苦。”

  掘坟妖女艰难地说道:“所以刚才我一直问你愿不愿意娶我,看来是不可能了。没想到我竟然注定一生无缘,我只是想找个爱我疼我的男人而已,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心愿都实现不了。罢了……罢……”

  孔有力心里涌过一丝难过。

  “你毒中得深吗?或许还有救。”

  “没用的,已经来不及了,我本来就没打算再活下去。”

  “那你还有什么心愿没了的,我帮你去实现吧,只要不是去杀人放火的,我都可以帮你。”

  掘坟妖女笑道:“没想到色鬼你心地倒挺好。我今生就一个愿望,那就是嫁人,那我再问你,你愿意娶我吗?”

  孔有力见她气息越来越微弱,心想反正她不久于人世,答应她又有何妨,正想回应,掘坟妖女又道:“算了,我知道你很为难。呵呵,嫁……嫁不嫁人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有一件心事未了,这件事你要是能答应我,我会……很感激你。”

  “是什么事?”

  “以前的时候,我偷走了表哥的一块玉佩,那是他拿去送给那个女人的定情信物……我知道……我知道其实表哥从来没有喜欢过我……他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把这个玉佩归还给他……”

  “可是你表哥……”

  “你把这个玉佩放在表哥和那个女人的坟头就行了。”

  掘坟妖女说道心酸处,轻声哭起来。

  “好吧。”孔有力答应道,“这个我保证帮你办到。”

  说完孔有力就慢慢爬过去。

  火凤凰这时听到掘坟妖女的哭声传来,陡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叫道:“别去!小……”

  可是为时已晚。

  孔有力只感到脖子被一根绳圈套住,一瞬间,他就喘不过气来了。没多久,孔有力就气绝晕了过去。



  孔有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跟火凤凰背靠背地被绑在了一起。

  他们叫破了喉咙,可是谁也没有来救他们。黑暗中只有掘坟妖女的笑声在持续。

  “我说过了,我最喜欢看见狗男女死在我手里了。”

  火凤凰哭叫道:“我说过很多遍了,我跟这个人没有任何关系,放开我!”

  就在这时,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猫叫。

  “喵~”

  孔有力有不好的预感。

  “泥滚~泥滚~”地道的远处,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泥滚~你在哪儿?你快出来啊~我看见你了~”

  孔有力的眉头皱紧后,再也没有舒展过...


【下挖预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上)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上)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总是男人先断气。

  难为看戏的。

  幸好其中一个女人还没长成,否则戏台毫无疑问要被三张嘴拆掉。

  孔有力听到那声猫叫的时候就知道没有好事发生,然后又听到“泥滚~泥滚~”的叫声,那不就是他的妹妹小莲吗?

  孔有力心内害怕。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为什么小莲的声音会传进地道。孔有力趁着夜色偷偷出来的,小莲应该早已入睡,她是绝对不可能知道孔有力出来挖地道了,所以排除了小莲跟踪他的可能性。可是现在小莲已经近在咫尺,这到底是怎么会事?

  孔有力想起现在已经是早上了,他本来打算晚上先把地道的入口挖好,第二天早上想办法把入口隐蔽好,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回到家里睡大觉。最多小莲也只会以为大哥睡懒觉而已,不可能会想到他夜里去挖土去了。

  这些事当然只有自己知道的好,不能如此那也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让小莲得知了,那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孔有力听到了小莲的声音,而且面前还有一个随时都可能杀人的妖女,他能不惊讶、害怕、担忧、惶恐吗?

  孔有力真想扯开嗓子叫小莲不要过来,但是他这一吼不就一下子暴露了行藏,反而让她过来羊入虎口吗?

  孔有力再不敢大声喊叫,火凤凰张嘴要叫的时候,他就用肘撞她。

  火凤凰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在这危急关头,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泥滚~泥滚~”

  小莲的声音越来越近,前方也有朦朦胧胧的光芒出现。

  掘坟妖女轻声道:“哪里来的黄毛丫头?是来送死的吗?”

  孔有力听到掘坟妖女话一出口,身体微微颤抖了两下,正要张口叫小莲不要过来,前方地道的光芒渐渐微弱下去,小莲的声音也渐行渐远。

  孔有力松了一口气,一直到小莲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他还不敢开口大声讲话。

  掘坟妖女问道:“你们怎么不叫救命了?”

  孔有力问道:“你绑住我们到底想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慢慢折磨你们了。”

  火凤凰有生以来第一感到这么害怕,叫道:“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

  “小姑娘真不要脸,这么快就我们我们了,还说他跟你没关系。放心吧,你要是心疼你的小情人,你可以替他先死。”

  火凤凰怒火中烧,现在无路可逃了,她反而不怕了,大声骂道:“臭不要脸,有本事放了我,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掘坟妖女并不动怒,静静地没有作声。火凤凰见她不说话,更加恼怒。

  “跟我作对,我要你不得好死。”

  “你慢慢骂,别激动。”掘坟妖女悠闲地回答道,“趁着还有一口气你最好骂个够,待会儿我就端一口锅来,把你放在油锅里煮一煮,看看你的细皮嫩肉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火凤凰心想难逃此劫,心中害怕,然而愤怒更盛。

  “妖女,你这么恶毒,难怪你表哥不喜欢你,活该!”

  谁知这句话戳到了掘坟妖女的痛处,她刚骂完就被掘坟妖女响亮地掴了两个耳光。

  “臭丫头,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我就不只让你下油锅了,我要用刀子在你脸上划一万个叉,让你变成一个大花脸,你说那样子好不好看?”

  火凤凰本来无所畏惧,但听到这个女人要在自己的脸上用刀子划一万个叉,那个时候,纵然自己没死,活着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好好的一张脸就这样毁了,那岂不是生不如死。直吓得她再也不敢说话,然而眼睛却满载怒火。

  孔有力怕火凤凰真的惹恼了掘坟妖女,想分散掘坟妖女的注意力,就叫道:“妖女,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不要难为她。”

  掘坟妖女冷笑道:“你很紧张她吗?那我偏偏要好好难为难为这她。”

  孔有力忙叫道:“我不紧张她我不紧张她,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我是来挖地道的,不小心吵醒了她,她就死缠烂打地追着我打,我恨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紧张她?”

  “这么说她是你的仇人了?”

  “没错,她是我的仇人,她是我们镇上所有人的仇人。整个龙泉镇见到她的人没有不逃之夭夭的,我们都恨不得离她远远的,但是她就是不肯放过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

  “既然如此,我帮你报仇怎么样?”掘坟妖女笑道,“顺便也给你们龙泉镇所有的人报了仇。我也像对付那个贱女人那样把他剥光了吊上城楼怎么样?”

  孔有力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叫悔不迭。

  火凤凰紧闭着嘴直摇头,心里恨死了这个深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挖地道的男人。

  “不行!”孔有力忙又道,“我骗你的,其实她不是我的仇人,这个女人虽然凶神恶煞的,其实心地很善良,做了很多善事,请你不要加害她。”

  火凤凰心中恨恨:臭男人,说得你好像跟我很熟似的。

  “你说你骗我?”掘坟妖女声音瞬间就冷下来了,“你原来是在骗我吗?”

  孔有力心慌口乱起来。

  “没有……没有骗你……”

  “那你到底跟她有没有仇?”

  “没仇。只是讨厌,你把我跟她分开绑吧,我一想到我身后绑着她我就恶心。”

  掘坟妖女哈哈笑起来。

  火凤凰终于忍不住,骂道:“小贼!你以为本小姐愿意跟你绑在一起吗?我一想到我跟你绑在一起,我几天几夜都不想吃饭,我就想吐,我就……我就……”实在想不出言语,只好强忍住不说了。

  掘坟妖女冷冷道:“臭丫头,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玩的吗?我刚才说了,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吧?”

  火凤凰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掘坟妖女说道:“你们最后多说些好听的吧,我去隔壁把那口锅弄过来,可别想着逃跑。”

  说完掘坟妖女的脚步声响起来,向旁边的地道中远去。

  待得她走远,孔有力说道:“我明明已经快说服她了,你多什么嘴?现在好了。”

  火凤凰听她这么说就道:“谁让你说跟我绑在一起就恶心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配跟我绑在一起吗?我不嫌你恶心你就该千恩万谢了……”

  “好了好了。”孔有力道,“我那么说只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并不是要说你恶心,我向你赔罪就是,你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

  火凤凰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一阵得意,然而一想到马上就要下油锅,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孔有力听到她的叹气声,知道她在想油锅的事,就说道:“你说待会儿泡在油锅里是什么感觉?我会不会叫救命?还是一下子就烫死了?”

  火凤凰想象着孔有力在油锅里一边下沉一边挥舞双手叫救命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又想到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她宁愿想掘坟妖女说的那个贱女人那样吃砒霜死也不想在油锅里慢慢地死去,死后都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子了,那恐怕是她永远也无法想象的事。



【下挖预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中)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中)


  哭了一会儿之后,火凤凰十分哀伤地说道:“本来我还想让你帮我挖地道去救我表妹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孔有力没想到现在火凤凰还想着她表妹的事,感到十分欣慰。

  “你也不要太操心,你表妹很明显是被人冤枉的,她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你说的容易,那个梅大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他既然能这么容易地让我表妹她爹入狱,又岂会轻易地就放他出去?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表妹这次是凶多吉少……咦?奇怪,你怎么知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孔有力抢着说,“只要我们摆脱那个掘坟的妖女,我一定可以救出杏……救出你表妹的。”

  “你说得倒是轻巧,要怎么摆脱那个妖女你倒是说说。”

  “我正在想。”

  火凤凰鼻子里哼了一声。

  “早知道你不中用。”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当然有,只怕你不答应。”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怎么会不答应?”

  火凤凰笑道:“只要你肯娶她,兴许她就会放过我们。”

  孔有力皱眉道:“你也来戏弄我。”

  “我是说真的。”

  孔有力听她笑嘻嘻的,心想要是现在告诉她自己是她表妹的未婚夫,恐怕她不仅笑不出来,杀了他都有可能。

  “这个办法不好,”孔有力说,“我娶了她,那怎么还能甩开她,她一辈子都拉着我不放,难道我也跟她一起去掘坟吗?这么缺德的事我不干。”

  “她也挺可怜的,被他的表哥抛弃了,现在又中了尸毒,你就当可怜可怜她,娶了她吧。”

  孔有力明知她在开玩笑,却笑不出来。现在她更担心小莲的事,希望她千万别去而复返。

  想到小莲千万别去而复返,孔有力就想起了火凤凰昨晚去而复返的事。要不是她去而复返,也不会被他拉下地道,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孔有力问道,“你昨天晚上明明已经离开了,怎么又跑回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把地道的入口挖在来福的窝边的?”

  火凤凰不耐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请问这个?”

  “我只是很好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要发现你还不容易吗?”火凤凰道:“怪只怪你自己连藏都不会藏,被我发现了当然怨不得我。”

  “不对,我明明藏得很好,怎么说藏得不好?我可是躲在墙外面,看见你们都走了,我才进去的,你不可能发现我的。”

  “谁说你在墙外面我就不能发现你了?”火凤凰道,“墙上掉了一块砖,那么大个洞一个人影在外面晃动我还会看不见吗?你当我是瞎子吗?”

  孔有力恍然大悟,想起自己钻进狗洞时还曾经挤掉几块砖,当时还得意,没想到害了自己。

  “我看见你的影子时,就肯定那是你了,我就装做什么也没发现,跟那个姓叶的东拉西扯了半天,最后把那只狗也牵走,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来捉你这个小贼了。”

  “到现在为止我一件东西都没有偷过你的,你怎么不停地叫我小贼小贼的,我看起来很像贼吗?”

  “哼!”火凤凰很不解气地说道:“你深更半夜不睡觉,出来扰我好梦,还恬不知耻地在这里有挖地道又偷听别人夫妻的情话,不是小贼是什么?我没骂你淫贼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孔有力无言以答,对这个女人看来还是别要求太多,否则也没有好果子吃。

  说了几句话,火凤凰刚才担忧害怕的心情去了大半。

  “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怎么逃跑,你也快想想。”

  “我们都被绑住了,还怎么逃跑?”

  “那我们想个办法藏起来?好让那个女人找不到我们?”

  “藏起来?你昨天藏起来一下子就被我发现了,现在你还在想这个破办法?”

  “我藏得是不好,那你想一想,我们藏哪儿才最好?”

  这时掘坟妖女那沉重的喘息声传过来,然后什么沉重的物事被扔在了地上。

  掘坟妖女长长吐了口气说道:“沉死了。”

  孔有力心想这女人要是真的要把他们放下油锅里去煮,我孔铁匠这一辈子不就完了么?杏花怎么办?小莲又怎么办?

  火凤凰害怕之极,她倒是什么也没想,就想到自己如果下了油锅,恐怕会死得很难看。

  掘坟妖女的声音冰冷地飘过来。

  “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可以死在一起,真是好福气。”

  火凤凰叫道:“你们才是狗男……”

  突然地道里哗一片雪亮,只见那个掘坟妖女举起了一个灯笼,火光刺眼,孔有力正对着掘坟妖女,刺眼的光芒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而火凤凰这时才发现,原来他们被绑在一个宽阔的地下空地上,更让她惊讶的是,她的面前居然还躺着三个一动不动的人,看样子好像也是被捆绑起来了。

  “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商量怎么藏起来不让我发现,还是在商量对付我的办法呢?”

  孔有力慢慢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掘坟妖女扛过来的哪里是什么锅,而是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孔有力定睛一看,原来就是刚才那个疯疯癫癫嘴里不停叫着“表妹~表妹~”的那个男人。

  而火凤凰背对着掘坟妖女,不知道她扛过来的是个人,以为她真的扛了一口大锅过来,吓得只大叫:“我还不想死,我不要下油锅,我不要下油锅。”

  孔有力正想告知她事实,掘坟妖女快速走过来,一只手在火凤凰的脸上摸来摸去,一边冷飕飕地说道:“你说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蛋,如果在油锅里炸上一阵,会变成什么样子?”

  孔有力道:“你别相信她。”

  火凤凰直发抖:“别炸我的脸,别炸我的脸。”

  掘坟妖女道:“那好吧,我就留着你的脸,我就把你脑袋以外的其他地方都炸熟就行了。”

  火凤凰吓得更加厉害。

  “不要,其他地方也不要炸。”

  “照你这么说你岂不是不想下油锅了?”

  “不想,不想。”

  孔有力说道:“你别听她的,她根本就没有……”

  “你不想下油锅,那我只好用另外一个法子了。我先在你的脸上划满叉,然后脱光你的衣服把你吊在城楼上,你说这个办法好不好?”

  火凤凰直摇头。

  “你也不肯?这么多选择你可必须得选一个,你说吧,选哪一个?我可是很尊重你的选择的。”

  “我……我……”火凤凰已经语不成句。

  “你吓她也吓够了,”孔有力看着掘坟妖女女道,“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要成全你们啊?”

  “成全我们?成全我们什么?”

  “你们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我可以让你们同年同月同日死,这难道还不是成全你们吗?”

  火凤凰叫道:“谁要你成全?就算要死我也不要这个小贼死在一起。”

  掘坟妖女阴森森地说道:“你在地道里脱得一干二净,整个人都已经是他的了,跟他死在一起难道还委屈了你吗?”

  火凤凰气得吐血,想起刚才这个掘坟妖女说最喜欢去脱死人衣服,惊道:“原来……原来是你……是你……”

  火凤凰话没说完,眼前另一道光芒闪现,一个声音响起,火凤凰看见另一双脚出现在面前。她侧过头,看见一个梳了两根乌溜溜的大辫子的小女孩。

  小女还十分诧异地问: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为什么把自己跟这个女人绑起来?”


【下挖预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下)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

好长,占位慢慢看
这个论坛不能再编辑?有这么破么?版主也不来帮忙解决一下么?

评分次数 1
    • zhifengche:结界币 + 1 枚
      可能是那段时间有点问题, 现在可以编辑了。

TOP

真长啊~慢慢看恩恩~也能刺激一下自己画漫画的灵感~

评分次数 1
    • zhifengche:结界币 + 1 枚
      希望多多给我提点意见。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七挖】 可恶的地下党(下)



  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爬在地道里。

  矮个子的男人说:“师傅,快看,我挖到泉水了。”

  高个子的师傅说:“真的?我看看,啧啧啧,龙泉镇就是龙泉镇,我果然没有看错果然是风水宝地,我们发了,我们发了。”

  徒弟问:“师傅,你为什么说有泉水的地方就有宝藏?”

  师傅一下子赶超在徒弟前面,大笑着:“哈哈哈,到了!终于到了,龙泉镇!徒弟你看,这个地方,有仙气,果然是个风水宝地,快看!哈哈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关于这中间的学问你可得好好地学着点,将来受用终身。”

  师傅说完向前快速地爬动。

  徒弟在后面飞快地追,他看见有个大石头有些松动,地道没挖好,好像不是很牢。

  “师傅,你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慢一些,小心石……”

  徒弟的话音未落,只听师傅惨叫一声,被滚下来的大石头砸中了头部,就此晕了过去。与此同时,另一个石头滚了下来,砸中了徒弟的脑袋。

  徒弟晕过去之前关切地望着师傅的后脑勺,说道:“……头”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为什么把自己跟这个女人绑起来?”

  孔有力一颗早已放下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小莲的声音会突然在自己的身后出现,吓得牙齿打战。

  “小……小莲吗?”

  “大哥你连我也不认识啦?”小莲举高灯笼,“是我啊。咦?为什么这么多人躺在地下?”

  “这么多人躺在地下?”孔有力不知所云。

  小莲跟火凤凰对峙了一阵,忽然笑道:“大哥,这个女人为什么穿着男人的衣服?咦?那个男人没穿衣服,我知道了……”

  掘坟妖女不耐烦起来,说道:“野丫头,你知道什么了?”

  “一定是这个女人把那个男人的衣服脱掉穿在自己身上,后来被这些人看见了,所以都被她打昏了,再后来又被我大哥发现了,她想打昏我大哥,谁知没打中,我大哥就把她绑起来了。”

  “你大哥绑她,为什么连他自己也被绑起来了。”

  “哈哈因为我大哥有个很大的毛病……”

  小莲正想说被孔有力打断:“小莲,你胡说八道什么?”

  小莲正色道:“我没有胡说八道啊?你是有个很大的毛病嘛,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孔铁匠不会用绳子,那有什么不好奇怪的。”

  火凤凰喃喃自语:“孔铁匠……孔铁匠?”

  孔有力皱起了眉,掘坟妖女来了兴趣,嘴角露出笑容。

  孔有力看见掘坟妖女露出笑容,就叫道:“快跑小莲,这个女人不是好人,她会杀人……还会……还会……”

  孔有力想说掘坟妖女会把人放下油锅去煮,但是知道掘坟妖女并没有搬油锅来,无凭无据,说出来小莲肯定不信。

  “这个女人不是好人?你是说这位大姐姐吗?”小莲眨巴着眼睛望着掘坟妖女。

  掘坟妖女笑道:“你大哥说我不是好人,你相信吗?”

  小莲说道:“我不信。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不是好人呢?”

  掘坟妖女抿嘴而笑。

  孔有力大是惶急,说道:“小莲,不是长得好看就是好人,长得不好就是坏人的……”

  小莲道:“那大哥你说怎么才叫好人,怎么才叫坏人?”

  孔有力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说服她,心想要是一口咬定掘坟妖女不是好人她肯定不相信,想了想,说道:“只要像你一样不去害别人的就是好人,你明白了吗?”

  小莲道:“像我一样的?”

  “对啊,你说你是不是好人?”

  小莲道:“我当然是好人了。”

  孔有力赶紧道:“那就对了,你看这个女人跟你一点也不像,所以她就是坏人。你快跑!”

  小莲疑惑地看着掘坟妖女。

  掘坟妖女笑道:“小妹妹,你想不想变得像姐姐这样好看?”

  小莲不假思索地说道:“想。姐姐你可以把我变好看吗?”

  “当然可以。就算是丑八怪我都可以变成大美女,更别说像小妹妹你这样可爱的姑娘了。”

  “是真的吗?”

  孔有力急道:“小莲别相信她,她在撒谎。”

  掘坟妖女慢腾腾地说:“姐姐每天都这样打扮自己,你看姐姐像撒谎吗?”

  小莲向着掘坟妖女靠近了一步。

  孔有力更是大声叫道:“小莲你已经够好看了,她已经变不了了。”

  小莲又停住脚步。

  “够好看就不能变更好看吗?”

  掘坟妖女始终不慌不忙地说:“当然可以,姐姐我每天都会变好看一点。”

  “那你可以把我的头发变好看吗?”

  “头发当然是小问题,我会挽几百个花式的发髻,包你每天都不一样。”

  小莲大跨步向掘坟妖女走去。

  掘坟妖女待小莲走近,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她的两根辫子,又慢慢抚摸她的小脸,说道:“姐姐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要是把你变得比姐姐更好看,你可就成了世上最好看的。”

  孔有力吓得用力挣扎,把火凤凰疼得直咧嘴。

  “小莲快跑!快跑!”

  火凤凰骂道:“死铁匠,不要动!好痛!”

  孔有力哪里管得了那么多,还是扯着嗓子叫唤。

  火凤凰眉头紧皱,说道:“好不知羞耻,小莲,你要是信了她,你就上了大当啦。”

  小莲奇道:“上了大当?为什么?”

  “因为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所以就算她把你变得比她更好看,你也不是最好看的。”

  小莲一想果然如此,原来上了当,正想离开,谁知掘坟妖女已经牢牢地把她箍在怀里。

  谁知小莲一点也不害怕,反而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我怎么才能变成世上最好看的呢?”

  火凤凰笑道:“其实很容易,但是我不能把这个方法告诉你。”

  小莲急道:“为什么?”

  “因为告诉你之后,我会有危险?”

  “为什么告诉我之后你就有危险呢?”

  “因为我知道这个方法所以你怕我也会使用它,所以你也许会杀了我。”

  “我不会的,”小莲乞求道,“姐姐你告诉我吧,我不会杀你的。”

  “你会的,你不杀我的话,只要我一使用这个办法我就变成世上最好看的女人了,你就是第二了,你还不会杀我吗?”

  “那我就做第二吧,姐姐你这么好看,我甘愿做第二。姐姐你告诉我好不好?”

  “好吧。”火凤凰叹口气说道,“既然你一定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得先把绑着姐姐的绳子解开。”

  小莲说道:“好吧。”

  可是掘坟妖女紧箍着她,她就说道:“姐姐你放开我吧,我去帮那位姐姐解开绳子。”

  掘坟妖女阴森森地笑道:“既然我答应了你要把你变好看,我怎么还会放过你?”

  “她不让我过去,我不能帮你解开绳子了。”小莲说。

  孔有力则是手足无措,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这三人讨论的却是怎么变好看。眼看小莲已经落入掘坟妖女的手中,而掘坟妖女只是说着笑,让地道里的气氛十分诡异吓人。

  掘坟妖女笑道:“好了,现在开始吧……”

  掘坟妖女话没说完,一个男人杀猪一般叫起来。

  “大哥,大哥~我……我怎么被绑起来了?”

  火凤凰撇过头,看见前面刚才躺在还地上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已经醒了转来。原来他们也是背靠背被绑在一起,那个先醒来的男人一坐起,就惊醒了另一个。

  大哥道:“小强,我们在哪儿?”

  小强道:“不……不知道……”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这刚醒来的两个男人身上时,地道里“嘭嘭嘭”地传来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

  孔有力失色叫道:“是……是炸药!”

  他一说完,头顶上却响起另一个声音,恍然便是那个梅大人。

  “你们这些可恶的地下乱党,让我来好好收拾你们!”



【下挖预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上)
【本故事纯属虚构!】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23 枚 有爱度 + 15 ℃
      呼呼,好不容易看完啊~~~~

我转我转...

TOP

回复 17# zerost


    感觉你创的故事挺吸引人的~之后我再 慢慢看哈~

TOP

       快来救救我娘子 

创作:紙風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上)


  “嘭嘭嘭”的巨响连珠炮似的炸裂开来,地道里一阵剧烈晃动,泥石“沙沙”地往下掉,掘坟妖女和小莲脚下不稳,手中的灯笼都坠落熄灭,昏天暗地之中,地道里陷入了恐慌之中。

  “大哥,地道快塌了。”那个刚刚醒来的小强慌乱地叫道,“地道要塌了,怎么办?”

  “吵什么?塌了有这么多人陪葬,还不好吗?”

  黑暗之中只听小莲的声音大声叫道:“不要~不要杀我!”

  孔有力一听小莲发出如此害怕的声音,惊叫道:“妖女,你不要伤害小莲,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地道的晃动平息了一点,然而掘坟妖女并没有回应。

  孔有力害怕掘坟妖女就此动手,就叫道:“好,我答应你,我娶你就是,你不要伤害小莲。”

  地道里静悄悄的,连火凤凰的呼吸声也能听见。

  “你听到没有?”孔有力再次问道,同时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我已经答应娶你了,你快放了小莲!”

  火凤凰也跟着叫道:“死妖女,他都已经答应娶你了,你还不快放了我们。”

  谁知地道里自从刚才一阵猛烈的晃动之后,仿佛永远都归于了平静。任凭孔有力和火凤凰怎么呼喊,谁也没有回答。

  这时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了。

  “表妹~表妹~你在哪里?”

  看来刚才地道的晃动,把那个疯子也惊醒了。孔有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叫了几声表妹没有反应之后,更是杀猪一般嘶叫。

  火凤凰想要蒙住耳朵,却腾不出手。

  “你叫什么叫?不要叫啦,我耳朵受不了啦!”

  那人听她这么一说,反而叫得更加大声了。

  这时另一个慵懒的女声说道:“表弟,你干嚎什么?是不是几天没挨打,皮又痒了?”

  那人喜道:“表妹,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那女声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是你,我找到你了,表妹,我终于找到你了。”那人说完就哇哇大声哭了出来。

  “梁千万,你给我闭嘴,再罗里吧嗦的我可就……”

  “好,我不说话了,我不说了。”梁千万赶紧说道。

  梁千万表妹问道:“我叫你找人来救我,你自己跟过来干什么?”

  梁千万奇道:“不是你让我来救你的吗?”

  “呸,你这个废物怎么救我?我叫你救我当然是让你去叫人来救,谁说让你来了?”

  “表妹你别生气,如果搞错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叫人吧,你别怕!”

  “傻子!”女人哭笑不得,“既然来了就不要去叫人了,你过来解开我的绳子吧。”

  梁千万十分开心,说道:“我马上就来。”

  那个小强大声叫起来:“不好,大哥,姓梅的那小老婆要被救走了。”

  梁千万的表妹怒道:“臭男人,你说谁是姓梅的小老婆?”

  那大哥也怒道:“这女人就在我们旁边,他要是敢过来救,我一脚把他踹到地里去。”

  小强说道:“可是我们现在本来就在地里啊。”

  “那我把他踹到地面上去。”

  梁千万表妹见梁千万还不过来救他,就问:“表弟,你是不是不敢过来了?”

  梁千万道:“当然不是,只是……”

  “那就快来救我,你不是说要带我远走高飞吗?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梁千万急道:“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畏畏缩缩你是不是男人?”

  “不是这样的,我……我动不了。”

  “什么动不了?”

  “我身上……好像有东西……”

  “你也被捆住了吗?”

  “嗯,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可以过来了。”

  那大哥恐吓道:“小子,你要是敢过来,我掐断你脖子。”

  梁千万表妹说道:“你怕不怕?”

  “不……不怕。”

  “你不信是不是?”那大哥又道,“不信你就试试,我不仅掐断你的脖子,还把这个女人的脖子也扭一圈。”

  “你不要扭我表妹的脖子,你扭我的好了。”

  “傻子,他是吓唬你的,他根本就碰不到我。”

  “谁说我碰不到她?”那大哥立马说道,“我这里还有一根棍子,你说我碰不碰的到?”

  梁千万表妹见梁千万迟迟没有过来,就说道:“现在马上过来,我的脸可以让你亲一下。”

  地道里瞬间安静下来~

  突然火凤凰骂道:“不要脸,你……你以为这里是你自己家吗?”

  梁千万表妹奇道:“傻子,为什么还有个女人?这女人是谁?快说!”

  梁千万道:“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胡说,你不认识她,她怎么在这里?你老老实实交代,她是不是你在外面的女人?”

  火凤凰怒道:“你才是他在外面的女人呢?不要脸!”

  梁千万表妹恼羞成怒,道:“好啊,梁千万,你居然瞒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勾三搭四,好你个……你……”

  梁千万惊慌失措,说道:“不……不对……不是……”

  梁千万表妹突然骂道:“你这个淫妇,是你勾引我表弟的是不是?”

  火凤凰以牙还牙:“做贼的喊抓贼,趁丈夫不在家叫男人进房的才是淫妇。”

  梁千万表妹气得花枝乱颤:“梁千万,你……你居然连这件事都告诉了这个……贱女人,你……她……这个女人难道真的那么好?你这个下贱男人……”

  火凤凰见她气得厉害,心里甚是得意,但听她骂自己贱女人,又道:“谁是贱女人谁心里……啊~格格格格哈哈哈……”

  孔有力大是惊奇,火凤凰明明说话说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啊~”惊叫一声,然后格格格格哈哈哈地笑起来?他只感到火凤凰浑身颤抖得厉害,就问道:“你怎么了?”

  火凤凰说道:“谁是贱女人谁心里有数,谁见自己的表哥好骗就骗谁心里也有数,要论贱……啊~呵呵呵呵哈哈哈……”

  孔有力只感到火凤凰的身体又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火凤凰忙道:“不是,我……啊~哈哈哈……不……不要……妹妹你饶了我吧啊~哈哈哈……”

  火凤凰“啊~”惊叫一声,身体就突然剧烈颤抖一次,接着笑得浑身酸软但还是止不住笑。

  这时梁千万突然喜道:“太好了表妹,我摸到我的灯笼了,我马上点亮,然后来救你。”

  火凤凰止了笑,说道:“疯子,快去救了你表妹吧,不然你表妹可要杀我了。”

  孔有力感到捆绑的绳子似乎松了一些,火凤凰也好像笑累了,把背靠在他的背上。

  梁千万点亮灯笼,地道里恢复了光亮。

  谁知更热闹的还在后面。

  灯笼点亮之后,梁千万表妹却叫得更凶了。

  “梁千万,你还说你跟他没有奸情,她为什么穿着你的衣服?你为什么又不穿衣服?你想干什么?说!你快说!”

  梁千万上身光溜溜的,没多久竟然自己挣脱了绳子。

  “她的衣服是我的?”梁千万看了一眼,“哦,对,是我的。”

  “我是问你为什么你的衣服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因为是这位大哥让我脱衣服的,还说这位女侠不收钱只收衣服。”

  “什么乱七八糟的?”梁千万表妹不耐烦道,“这个男人又是谁?”

  梁千万道:“不太清楚,因该是这位女侠的丈夫吧,因为他们一直在一起。”

  孔有力叫道:“疯子,你闭嘴!”

  火凤凰怒道:“臭男人,你胡说八道什么?”

  而这一下地道里可乱成了一锅粥。

  梁千万表妹眼睛狠狠地盯着火凤凰,说道:“臭男人?你说我表弟是臭男人?贱女人,你不想活了吗?”

  孔有力只感到耳朵里嗡嗡作响,也管不了这些女人了,抬头看见梁千万手里提着一个灯笼,他往地上一扫,却暗暗吃了一惊。

  地道里应该有两个灯笼的,因为小莲带来了一个,而现在,为什么只剩下梁千万手里这一个呢?另一个哪儿去了?

  还有小莲跟掘坟妖女,自从刚才地道一阵晃动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她们哪儿去了?掘坟妖女不会真的已经把小莲……

  孔有力也是直到此时才发现,他随身携带的工具全都不翼而飞,这下,状况陷入了意想不到的境地……


【下挖预告】
第八挖  走投无路?谁是最好看的女人?(中)
【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转我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