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题目未定

本帖最后由 萧戎 于 2013-6-25 15:18 编辑

背景:
公元2×××年。数百年前,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而美国则逐渐衰退。因为不甘于沦为二流国家,美国开始与西方国家合作开发各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试图以压倒性的武力夺回自己世界第一的霸主地位。其中一种就是模仿人类,能像人类一样自主思考的战争机器人——智能兵器,仿人机器人。但美国在开发核心部分,智能思维系统时,因为不明原因,系统在试运行中暴走,将人类作为敌人,向全世界发射核武器,引爆核武库,美国首当其冲,全国遭到毁灭性打击,整个美洲也被卷入其中,人类死伤惨重,极少的幸存者也都不幸发生变异。人类为了生存与智能机器展开旷日持久的战争,但由于智能兵器的巨大威力,人类节节败退,为了对抗智能机械军团,保住人类的种族,一些人放弃血肉之躯,将自己改造为机器人,投入于没有尽头的持久战中,但收效甚微,最终只能龟缩中国的沙漠地带,苟延残喘。为了复兴人类,一些人开始启封被封禁的技术——仿人机器人技术。主角就是这计划中的一员。
主人公设定:凯恩:通过一个古代遗迹留下的资料,以现代科技开发而成的仿人机器人。因为研制完成后却无法启动而被封存于研究所,不久后研究所被毁,他也被埋在废墟深处。十年以后被一个逃到研究所废墟中的人类女科学家唤醒。不知为何拥有可怕的战斗力,经常还会展现出一些他不应该具有的丰富战斗经验,并发挥出一些在研制时没有加入的能力。喜欢肉搏的机器人。
缪潇:一个长相可爱的人类女科学家,心地善良,对生命有着天生的热爱。讨厌机械,却拥有超常的天赋。是凯恩的专用修理师。
维萨:一个被智能兵器捉住,并强制改造的半机器人。在被彻底改造成智能兵器前逃走,在人类处彻底改造成功。具有纯人类制造的半机器人所无法比拟的强大力量,擅长使用远程武器,是凯恩的搭档。

故事的名字我还没确定,希望有人能帮忙想想
分享 |
帖内回复
萧戎 在 2013-6-20 15:10 说:
PS: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洛克人ZERO系列,人物设定类似,但故事绝对是原创的。在构思时个人曾犹豫了很久——到底是写成纯粹的科幻作品还是带些奇幻色彩,最终还是决定为带奇幻色彩类。但除主角外,其它角色,设定都是基于现实的合理想象。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很喜欢这个背景,感觉会很好看的样子。题目叫做“人肉锯齿”怎么样?
另外,有一部叫“铳梦”的漫画,也是关于人形机器人的,背景和故事都很精彩。
帖内回复
萧戎 在 2013-6-19 09:10 说:
这个。。。我看我还是写出一些章节后再让你起名吧,感觉和内容差太多

TOP

本帖最后由 萧戎 于 2013-6-20 08:27 编辑

第一章
     "呼,呼,呼??????"
    一些人影夹杂一阵喘息声出现在了一个废墟中。这些"人"绝大多数全副武装,只是在他们的中心围着一个穿着奇异的人。那人被一件样式奇特的斗篷裹的严严实实,连眼睛都被护镜遮挡着。总之一句话,把每一寸皮肤都照顾到了。唯一能算与外界联系的是斗篷上位于人口部的一个扩音器,唯一的喘息声也是从这发出的,因为包的太严实,无法从外观判断其性别。这装扮与其他人相对裸露的穿着对比,显得格格不入。他周围的人却毫不在意,只是紧张的警戒着四周。
    “怎样,需要休息一下吗。”为首的男子轻声问“斗篷人”。虽然是问句,但口气却是命令。斗篷人乖巧的点了点,为首的人便挥手示意,让众人停下休息。可是很明显,需要休息只有斗篷人。其他人别说流汗,连呼吸都没有。众人分别找地方坐下。除了一个放哨的和为首的男子,其他人都开始把自己的手脚之类拆下来处理,处理完便装回去。很明显,这些货绝不是人类——都是机器人
    为首的男子环顾了下四周,又做了些奇怪的举动。比如说化学家闻药品时向鼻子扇风的动作。最终他放心的点了点头,对"斗篷人"道:“可以把防护衣脱掉透口气了。这里的辐射量很低,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不过还真是稀奇,除了人类居住区以外居然还有低辐射地带,这个废墟大概以前是人类居住区吧。”
    确实很稀奇。数百年前那场“核灾难”后,整个地球90%的地区变成了高辐射区,人类别说是生存,一旦踏入这些地区,10小时内不是变异为辐射生物,就是死亡。而且这些地区都是“智能机器”的地盘,这些智能机器对人类立场绝对不是“朋友”。实际上,几百年来它们一直试图使包括人类在内的生命体灭绝。至少人类就已经在这几百年间人口骤降到不足百万。如果不是这些保护人类的机器人存在,人类早灭绝了。
    “斗篷人”明显是个“乖乖”,他很听话的把防护衣的帽子打开,露出一张还略显稚气的少女脸颊。对于周围的机器人们,她似乎没有在意,此刻她只是用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探查着四周。
     确实是个废墟。
     一眼望去,残垣断壁随处可见,看不到尽头。各种残破的金属部件散落一地,根本无从辨认它们曾经的面貌,唯一能确认的是这里应该发生过激烈的冲突——虽然有些年头了,但还可以辨认出金属在高温下融化的痕迹,明显是激光武器造成的。激光武器使用的最明显的特征有二:造成物体融化,或者使植物短时间内无法生存。这个废墟情况很符合激光武器使用后的特征,所以少女很快作出了判断。
     “这里不是人类居住区”男子吃惊不小,但接下来少女所说的话冲击力要更大,“这里是作为机密研究的研究所地带,很可能是不被承认的禁止性研究。”
     “什么?”男子虽然语气还是很平淡,却已经带上了一丝动摇,“这不可能。塔克拉玛干总部对这类研究可是严防死堵,想进行这类研究都会受到严厉处罚。虽然有听说有人在居住区以外进行研究,可据我所知,那都是些个人性的小研究,而且全都在开始研究不久后就被抓回来了,不可能有像这里一样的规模——这里的土地面积都够让上万人水平居住了。总部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男子不可置信的看向少女。明显是被他的想法吓到了。
      “我也不知道。”少女把脸埋进怀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所谓禁止的研究就是仿人智能机械武器研究。因为数百年前的那场大灾难,人类心里留下了无法抹去的阴影,现在更是被逼得无限接近绝种。种种原因造成人类对于人形机器不合理的极端恐惧,这种恐惧也迫使当时的领导者下达了“禁止一切智能机器研究”的禁令。虽然曾少数有识之士指出智能兵器是人类唯一的希望,但在那不可理喻的恐惧浪潮下,这类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即使到现在,人类也仍未能从恐惧中解脱。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3 枚 有爱度 + 1 ℃
      很不错的构思,显然被吸引了!不如叫“智能兵器”

TOP

本帖最后由 萧戎 于 2013-6-23 11:24 编辑

“如果这是真的。”男子紧张的摸了摸腰间,“那这里就不可能安全了。”边说边向周围的同伴们挥手示意。所有人立即反应过来,警戒四周。男子背着少女蹲下,“上来。”低沉而不容置疑的命令。少女乖乖的爬了上去。
    “全速······”话未落音,一些明显非人的身影出现在前方。男子不假思索的举枪开火,双方立刻陷入交叉的光线海中,各种爆炸声,金属融化声,以及激光武器特有的“兹兹”声混杂在一起,却唯独没有惨叫声。整个战场显得异常诡异。
    男子在同伴的掩护下且战且退。很快便脱离了战场,一行人用余光送走了背着少女的男子,继续面无表情面对不断增加的敌人,以及一个个倒下的同伴——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任何惨叫声发出,连绝望的眼神都没有······少女眼中出现了些许不易察觉的晶莹光芒,把脸更深的埋进男子宽大的后背中。
    “不必悲伤,缪小姐。”男子还是保持着那千年不变的语气,“从生物学角度上,我们已经是死人了,现在能‘活着’对我们而言已经是过度的幸福了,即使被毁灭,也只不过是回到我们本就该走的路上——尘归尘,土归土。生命的轮回本就是如此,没什么可哀伤的。但你不一样,你还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类,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保护你们这些活着的人是我们这些死去的人的责任。而且你现在还有未完成的任务。请一定要活下去,而我会全力保护你——直到被毁灭为止。”
    被称为“缪小姐”的少女开始不易察觉的抽泣着。确实,他说的是实话。这些机器人都是模仿人类制造的,尤其是大脑部分。但他们与普通智能机器人不同,不是靠人类设计的软件进行思考,而是把人类的主体意识——换种说法就是“灵魂”——转移到机器人的存储设备中。所以这些机器人身体是机器,但内在却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因此他们也被称为“半机器人”。成为半机器人的往往是一些身体衰老,濒临死亡的人,但也有一些是正值壮年,主动将自己变成半机器人的。一旦变成半机器人,就意味着放弃人类的身份——虽然通过主体意识转移技术可以让他们重新回到人类的肉身中,但由于现实的原因,能获得这个机会的少之又少。所以,成为半机器人的是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决心放弃人类身份,主动承担起保护还是人类的普通人的任务。而且成为机器后生物体特有的本能也会随之淡化,所以他们都把死看得很淡。
    少女明白,这个背着她逃走的半机器人并非贪生怕死,而是因为有她这个活人在。如果敌人追上来,他是一定会不惜一切保护他的。虽然少女明白,这是半机器人的命运,是他们主动地选择,可她还是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看轻他们的牺牲。相反,少女无时不刻不为这些半机器人们哀伤着。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把半机器人的牺牲当做理所应当。他们也是人啊,为让别人活着牺牲自己的人啊!抱着这种想法,她心中总会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感动和痛苦。再加上想到这种绝望的情况,连自己存活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更别说这些半机器人了。他一定会比自己先死。这种想法从遇敌开始就不停折磨着她,尤其是当他们被敌人追上时。
    男子果断的把少女丢的远远的,拼尽全力大喝“快逃!”,自己却挺着武器冲向敌人。在少女被泪水模糊的目光中,男子的身影成为彩色线条汇集的白色光点,然后马上变成一朵五彩的花,瞬间绽放,又在下一刻化为乌有。
    结束了
    在感觉到大量的身影靠近自己时,少女没有爬起来逃走。不是因为男子那一丢把她摔得动弹不得,实际上男子丢得很巧妙。少女刚刚好着陆在一块相对光滑的地面上,再加上用力恰到好处,少女别说骨折,连擦伤都没有。少女也不是因为恐惧动弹不得,恰恰相反,少女反而有种解脱的快感。
    “各位,对不起。”少女嘴角浮起幸福的弧度。好轻松。面对敌人向她举起的屠具,她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相反,一阵暖流流遍全身——明明自己胆小到连实验室的实验用毛虫都害怕呢。曾经,少女曾无数次幻想过“死亡”是什么。每次想到“死”字时,生物求生的本能总是让少女浑身不舒服。谁曾想,原来死是这么幸福。她感觉在黑暗中好像看见自己早已死去的父母从一道不断变亮白光走向她,向她伸出那双早已忘记了触感的,但在记忆中始终温暖的大手。
    这样也好。她想。但现实明显不肯顺她的意。
    “轰,轰!”一次比一次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不知从哪传来,把少女从自己的幸福中狠狠地拉回现实。少女吃惊的睁开眼睛,首先看见的是比自己更吃惊,正慌张的四下张望的形态怪异的机器人——明明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居然能让人感觉出它们的慌乱。少女感到有些忍俊不禁。
    “轰!!!”最后一声撞击声猛然响起,同时一个不明物体将少女眼前的机器屏障剥开一个缺口。少女左侧同时发出一声更加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要不是有先例在前,少女恐怕就没能及时做好扛巨声的准备,鼓膜会被震裂了。紧接着,还没等少女缓过气来,周围又发出各种奇怪的杂音。等感觉杂音停止许久,少女才鼓起勇气,抬起脸来,用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四下探看。然后,她立即被面前的一个身影吸引.透过爆炸产生的烟尘,基本可以确定对方是个人形“物体”(不好意思,不能写不合逻辑的内容)。而且对方应该不是敌人,因为那个身影并未对她做出任何不利的举动,就在刚才还把自己从危机中拯救出来。但也不能轻率地确定对方是朋友——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常识。虽然这位缪小姐明显没什么危机感。
     “那个······我的名字是缪潇,请问······”少女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随着烟尘散去,那个身影逐渐清晰。少女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的装束——一套形制相当古老的金属铠甲。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对方身上不停滑落的尘土给了她这种感觉),厚重的铠甲把对方包裹的严严实实,唯一裸露的好像只有一张脸,但头盔的阴影掩盖了对方的面貌,所以对方是男是女,年龄,种族(?)全都无法确定。面对少女的询问,他只是做出好似才注意到身边有这个少女存在的反应。
     “请问,您能救救我吗?”说完少女立刻感到脸颊一阵发烫——怎么感觉好像三流小说英雄救美女的情景啊?而且还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完全被自己吓到了,再说对方与自己也是素不相识,没必要冒生命危险救自己,可能对方自己也有生命危险。想到这里,少女不由感到后悔——自己没救了,还要拖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下水,实在是······

TOP

本帖最后由 萧戎 于 2013-6-28 09:57 编辑

正当她还在胡思乱想时,忽然感到身体一轻,把她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少女先是发现自己“浮在”半空中,接着感到身体好像被什么支持着,之后······发现自己被那陌生人抱在怀里!接下来,还没等少女有什么表示,那陌生人就蹲下身拾起什么,然后头也不抬的向前猛突!
      少女在陌生人怀里歇斯底里的惨叫起来——倒不是因为被这个陌生人抱着让她害怕,而是······这个人居然不知死活的往敌人最密集的区域猛插!如果各位不能理解缪潇目前的感受,那么做个比喻。假如让你坐在一辆以100公里每小时的老式过山车里,穿过两旁安着密不透风的刀墙,且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道,你能不惨叫?现在缪潇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恐怖场面。这位难道不理解什么叫找死吗?缪潇感觉自己真的快疯了,要不就是快死了,居然在这个陌生人怀里渐渐冷静了下来。还饶有兴致的偷瞄对方。
     她发现,自己是被对方以标准的“公主抱”抱在怀里——虽然是单手。他空出的右手里拿着刚刚捡起来的东西——一把激光手枪——作为近身武器,仅利用手枪发出的光线作为剑刃,精确的切割智能兵器的要害部位,而且每次出现光线都一定有敌人被斩杀。
     这位不是人。缪潇忽然意识到,对方的实力太过于异常,根本不可能是人类能具有的实力。在他面前那些平时让人类和半机器人无可奈何的智能兵器军团好像小孩子的积木,只能随他处置,无法做出任何抵抗。即使数量再多,对他而言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他的动作十分干脆利落,每次出手都有大量的智能兵器倒下,每一个都好像没有受伤的样子——实际上是攻击太过精确,伤口最大的也只不过有绿豆大小。可是······他完全一个人类样。在他怀里没有机器人特有的冰冷质感,虽然隔着厚重的铠甲,却好像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正因为战斗的白热化逐渐加快。      缪潇趁此机会刚好看清对方的脸。那是一张看似没什么特色的脸,却给人一种无法移开视线的感觉,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但并非林妹妹那种病弱的类型,而是强大到好像会把身边的伙伴,甚至敌人的存在感化为乌有,连自己本身都会忘记自己的存在的感觉。对了,敌人!缪潇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看“帅哥”看入神了,完全忘了敌人的存在(作者:大概你连自己都忘了吧)?!她这才注意到,视野所及,全是波涛汹涌的机器海,一望好似看不到边——这位,你不怕死我怕啊——于是缪潇做出了像绝大多数女生面临险境时的反应,即传说中的“尖叫大法”
     “啊——”悠长尖利的惨叫响彻云霄,连没有感情的智能兵器都为之发狂,居然开始自相残杀——实际上是应急系统被突如其来的高分贝声波刺激,暴走了——现场一片混乱。所有智能兵器都陷入无目的性的随机乱射中,不管敌我,只要发现有非己目标就立即攻击,这让整个战场被各式光线覆盖,好不精彩。不过缪潇可没空欣赏。这可都是些实打实的杀戮光线,连半机器人都中招必死,更何况是自己这么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类?可很明显,这位不仅不怕死,还很找死。虽然缪潇没有看他的表情,但她知道,这位一定满脸狞笑。众所周知,肢体语言是世界上最通用的语言,即使是非智慧动物也能理解,更何况缪潇是人。缪潇现在感觉到对方似乎很享受面前危机。
     不过这种让缪潇无限接近崩溃的刺激并未持续太久。她晕过去了    “喂,喂······”她感觉好像有什么在拍打她的脸,“喂,醒醒,没事了。”
    嗯,虽然感觉到声音的主人好像很烦躁,但他的声调却一直保持在最温和的波段附近,音色柔美的少年音,简直像催眠曲一样。所以缪潇决定服从身体的要求,继续睡一会儿。好舒服,就是床为什么硬邦邦的?等等,现在是什么情况?好像之前先是智能兵器追杀,逃到一个废墟,然后,然后······缪潇猛的睁开眼,正好看见一张脸正在自己正上方。
     “早上好······”不对!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少女猛地坐起来,四下张望。然后发觉到自己居然没有被上方的“障碍物”碰到额头——对方以不可思议的反应回避了双方的“亲密接触”。这位不是人,看着刚才躲过自己的“偷袭”,面无表情站在一边的少年,缪潇感觉自己头脑中的这个声音越来越有力了。可是对方完全没有机器人的特征啊,除了他那身别扭的铠甲。
     真的很别扭。首先从形制上看,盔甲很古老,完全是用于防御冷兵器的,所以很厚实。光是头盔的边缘估计出的厚度,最薄的也有接近1公分厚。但这头盔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眉心上方镶嵌的一块特大号的宝石。乍看好像是无色透明的,像水晶或者钻石一样,可如果细细观察,就会发现并非如此。虽然看起来打磨的很粗糙,只像是个三流宝石匠打磨的,简单的双棱锥体而已,可是这块宝石每一面的颜色会随着观察角度或视野变化而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块宝石切割打磨的手法特殊。宝石镶嵌的底座上完全看不出拼合的痕迹,好像一开始就是一体的。底座两边展开一对金属羽翼,像皇冠一样环在头盔上,却巧妙的保持着与头盔微妙的距离,除了底座,明明没有其他部分与头盔接触,却给人一种戴在头上的感觉。羽翼末端正好配合着两个角一样指向后方的突起。两颊边是头盔能确认的最厚的部分,用一种看不出原型的爬行动物的脚爪为装饰,长度夸张到末端需要收缩起来配合头盔的弧度。接下来是身体的部分。这里没什么特殊的,只是用了大量含着六芒星的齿轮以及金属羽翼做装饰,在胸口,脚踝,手腕部分尤为集中。盔甲胸口齿轮镶着一个圆盘,而这圆盘上又镶着十颗颜色各异的珠子,按上一,左二,右二,下四,中一的排列镶嵌着。每颗珠子都有自己独特的颜色,只有被所有珠子环绕的中心那一颗像他头盔上的宝石一样,没有固定的色彩。只是这颗珠子一般都保持着紫色与金色的混合色。除此之外,完全可以参照普通的古代欧洲铠甲。
      一阵清风吹过。缪潇感觉少年身后似乎有什么随风飘舞。她楞了一下,再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对方的头发,洁白的白色长发,长及腰间,每根发丝都纤细的好像蚕丝一样,给人一种稍不注意就会看漏的感觉。这大概也是之前缪潇没能发现的原因。真的很美。缪潇忽然生出这样的感想。这真的是个很俊美的少年。

TOP

本帖最后由 萧戎 于 2013-7-17 20:20 编辑

俊美而没有分毫轻佻的感觉。虽然相见不超过10分钟,也没有交谈过,缪潇却无法不信任对方。大概是因为对方明明略显青涩的脸庞,却有一双充满沧桑的的眼睛——那是只有经历过大量风雨的洗礼才能拥有,无法模仿的眼神。而现在,他默默的看着缪潇,明显是在等待她的反应。
     “嗯。”缪潇终于回过神来,“请问,你是?”
     对方摇摇头。缪潇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对方表情麻木,眼睛也没有特殊的神色。他没有名字,没有过去。没有名字好理解,没有过去(他没有记忆)?
     缪潇忽然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对方的冲动(虽然对方强到完全无视她的程度)。
     “你没有名字吧。”缪潇完全无视了对方了有些异样的眼神,“嗯·····X?不行,虽然有神秘感,但是好像很傻。K?也不好。很多人的名字带K,很容易弄混呐,那么······”
     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状况,但神秘少年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然后心里无端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少年有些疑惑,从他对自己对于目前状况的的反应来看,他已经断定自己像一张白纸一样,真正的没有任何记忆,甚至没有任何知识,只有本能的杀戮技巧,除此之外,他连语言都没有。一开始他就完全不懂面前的少女在说什么。奇怪的是这会儿他却完全能理解少女的语言,然后在心里用另一种完全陌生却又熟悉的语言说了这句话。
     “凯······凯,凯恩。”结结巴巴的,但他还是挤出了这句话。虽然很细,也很模糊,可对一直没见少年开口的缪潇而言却如同惊雷。
     “你······会说话?”试探性的问题。本来期待对方能给她惊喜的缪潇彻底绝望了。他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些意义不明的话,只有“凯恩”这个发音能稍微让她理解,其它的无异于噪音----或者说是她想听到吧。于是······
     “决定了,你就叫凯恩。”缪潇明显完全没注意到少年——啊,现在该叫凯恩——脸色异样,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确确实实的把她吓了一跳。
     缪潇正处于自己的世界中时,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她楞了一下,抬头,一张人脸几乎贴着自己的脸——凯恩不知什么时候贴近了她,用一双空洞的眼睛观察着她。
     然后。时间流逝,两人就保持这四目相对的奇怪姿势,一个俯视一个仰望,就这样持续了很久很久——实际时间只有3秒。少年猛然粗暴的用左手抓住她的肩膀,像拎起块布一样把她放到后背上,撒开脚步狂奔,同时用手枪对着左边,时不时开一枪。全程缪潇没有任何反应。倒不是她吓呆了,只是觉得有些疑惑——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疑惑什么。
     凯恩的行为在她看来很不可思议。视野内根本没有敌人,完全只是单纯的乱来。不过缪潇明白,面前这位一定不是人类。虽然外表与人毫无差别,但把智能兵器当玩具这点别说是人类,就算是半机器人也做不到。而且视野尽头不断爆发的火光像应和缪潇的想法一样,随着凯恩手枪发射的光线起舞。现在,是凯恩的表演,一切都是他的陪衬而已。缪潇感觉自己被迷住了,虽然以前她相当抗拒这种场面。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因为她发现有些奇怪,凯恩的逃跑路线有些异常,像画地为牢的人一样,无论如何都不越过一条看不见的墙。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戴好连衣帽。
     “”可以了。怪人的声音重新发出,差点让凯恩误以为是敌人把背后的人丢出去。“这防护服是抗辐射的。”
    凯恩立刻会意,正准备出发,却听到缪潇喊话
    “等等!”凯恩犹豫了一下。
    能回去救救我的同伴们吗,只要拿回他们头部内的芯片就行了,可以吗?缪潇殷切的看着对方。可对方的行为让她绝望了。
    凯恩像是略微思考了一下,就继续背对废墟狂奔离开了。在他背后缪潇的身体抽搐着。或许因为穿着铠甲,凯恩只是表情麻木的奔逃着,连身后的追兵发射的激光都没能让他的脚步稍微凌乱。
    很熟悉的感觉。凯恩感觉面前似乎闪过了什么,胸中流过一股暖流,但他没有在意。完成任务,让这个女孩活下去是他现在唯一在意的事。无论是谁挡住他的去路,

评分次数 1
    • 小牧木:结界币 + 25 枚 有爱度 + 3 ℃
      一口气看完了!很好的题材,将智能机器人未来的隐患写了出来!加油啊,期待下一章!

TOP

恩,很有意思的题材。感觉有点像终结者系列

TOP

萧戎快回来补坑啊!!!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

晚来的评分,期待下一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