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学] 情人节的吻

[纯文学] 情人节的吻

2月14情人节重庆雨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疯狂,豆大的雨滴噼噼啪啪的打在路面上,雨点撞击路面四处飞散,化做丝丝雨线飞溅着,似雾似烟!他站在雨里,站在这熟悉的路口。傻傻的,呆呆的站着。任由雨点在他身上肆虐着,雨水早已浸透了他的衣服,他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茫然的看着路面。他只想让这雨水把脑海中的记忆冲刷干净。
    一辆白色的帕萨特在他身边缓缓的停了下来,车上的女子注视着这个身着西装革履却在大雨里呆立的男人。她下了车走到他的身边说:“先生,我可以搭你一程吗?”声音似乎飘散在空气中。他已经目空一切,完全看不到,听不见,没感觉到身边已经多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秀丽女子。女人身上一抖“阿嚏!妈哎!太冷了!”打喷嚏的声音让他从回忆中惊醒。他跟着这个女人上了车。她把他送回家。
    他告诉她,他叫郭易安,今天本约好跟女朋友去见父母,没想到却发现女朋友跟另一个男人在床上,三年的感情付之一炬,让他非常痛心,才会这样。她告诉他,她叫慕容小小,在一家酒店做大堂经理。
    就这样他们相识了,慢慢的相知~想恋~一切发展的很顺利,旧的伤疤好像已经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缘份天定,他们的感情与日俱增,转眼一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小小。我们结婚吧!”郭易安拉着慕容小小的手手说着。
    “好!”她笑着答应,很高兴的点点头。
    “明天是2月14日,我们相识一周年,我们明天去登记吧!”
    “嗯!”
    第二天情人节,下午,郭易安到小小单位去接她,远远的看见小小在酒店旁边跟一个男人争吵着,那男人给了她一个纸袋,她看了看,恶狠狠的打了那人一个耳光,那男人“哼”了一声,猖狂的笑了笑走开了。小小拿着手里的纸袋呆了。直到郭易安在她肩上拍了一下,她才缓过神来。
    “那个男人是谁?他找你干嘛?”郭易安怀疑的问着。
    “是我前男友!他一直纠缠我!”小小解释着。
    “他给你的是什么东西!”说着郭易安从慕容小小手中夺过纸袋。慕容小小往旁边一闪,但还是慢了一步。纸袋已被郭易安抢到了手中,纸袋里面是几张照片,竟是小小的祼照,还有跟其它男人的合影。
    “你….你….你竟然是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他气急败坏的问着。
    “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老天是不会让我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慕容小小边哭边说着,“我以前做过酒店小姐,照片是以前被人****的,后来我攒了点钱,来到重庆这家酒店入了股,想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他还是找到我,来敲诈我!.”
    小小一边哭,一边说着,“易安,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不敢告诉你就是怕你嫌弃我,酒店的股份我已经退出来了,就想结婚后我们去做点小生意,难道你就没感觉到我的真心吗!如果你真的很在乎我的过去,我走….….….呜….呜…”慕容小小满眼含泪,伤心的离去了。
    一年的朝夕相处,让郭易安对小小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可突然的变化让他不知所,一片茫然的看着远去的慕容小小,他的情感贫临崩溃,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感叹着造化弄人。看着小小的身影越来越小,渐渐远去,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是在幻境还是现实。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家,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一夜。第二天醒来,他看见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是小小给他的留言。
    “谢谢你,让我找到真正的爱情,我知道我不配拥有这样的幸福,我会一直守护着这份爱,孤独终老!永远爱你的小小!”他清醒了一些,感觉自己内心还是深爱着慕容小小,不能轻易的就放弃一个自己深爱的人。
    “小小….小小….”郭易安寻觅着,打她电话,早已关机。
    郭易安跑到酒店,总经理说她昨天就把所有的股份抽出了,帐也算清了。今天也没来过。他又找到小小的好姐妹沙沙。沙沙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若大的城市,何处去寻。郭易安寻觅着。广播、电视、网络、小广告。各种手段、竭尽所能的搜寻着。虽然一直没有音信,但他却始终没有放弃。
    一晃半年过去了,一天郭易安接到一个好心人的电话说在江苏省淮安市妇产医院里看到一个人很像他要找的人。郭易安马上飞奔江苏淮安,在那家妇产医院一打听,果然有个产妇登记的名字是慕容小小。照片也正是他要找的人。医生说她生了一个女孩。昨天办的出院手续。没留下联系方式和地址。虽然是扑了个空,但终止知道她生活在这个城市。为了能找到小小,郭易安辞去了工作。来到了江苏省淮安市。为了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人,他决定走街窜巷收废品。在10070平方公里,520万人口的土地上,一条条街,一个个门。进行着地毯式的搜索。
    光阴似箭,一晃就是五年。
    “收废品了….”郭易安大声的喊着,内心的声音也在回响:小小你有哪儿。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走到他面前,说“老大爷!妈妈说废品太多拿不下来,你能帮她拿一下吗。”小女孩拉着他的手走向二楼,他感觉这小孩子好可爱好亲切。来到二楼。楼梯口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秀丽女子。她回过头喊着:“雨婷,别乱跑!”郭易安看着那女子惊呆了。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小小。站在那眼泪刷的流下来了。张了张嘴,哽咽的说着:“你让我找的好辛苦啊!”….….

   
    慕容小小离开的时候就有了郭易安的骨肉。她给孩子起名叫雨婷。是希望易安的世界再不会下雨。遇到她便会雨停(婷)。现在她在这边开了个小服装店,她只想守着雨婷过一辈子。没想到郭易安竟能大海捞针的把自己找到。
    “我们回家吧,我们一家三口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郭易安泪流满面的说。
    “好!我们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开!”慕容小小激动的抱着郭易安。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明天我把服装店转出去,然后就跟你回重庆。”
    “嗯!我也好几年没回家了。我回去先把家收拾一下。回去我们就结婚!”一家人沉浸在幸福喜悦之中。
    第二天,郭易安飞回重庆。小小处理服装店。
    晚上郭易安打来电话:“小小,新房我已经布置好了!明天你来了我们就可以登记结婚!这一天好累啊!”
    “嗯!你真能干。相信你弄的一定会让我满意!来奖励你一个吻!”
    “呵呵!记着欠我一个吻!明天一定给我啊!明天又是情人节!相隔五年的情人节!”
   
   
    2月14情人节重庆
   
    慕容小小到重庆已经是当天的下午。下车后她给郭易安打电话:“喂!我到了!你怎么还没来接我!”
    电话里传来郭易安的声音:“我去买钻戒,选了好半天终于找一款你能喜欢的!我马上到!等我!别忘了还欠我一个吻!”
    “嗯!等你!一定给你!”小小高兴的说着,电话那边却传来了急促的刹车声和剧烈的撞击声…..
   
    郭易安开着车去接慕容小小。他接电话的时候已经买好了戒指,正朝重庆火车站的方向驶去。接到小小的电话知道她已经到了重庆非常高兴。这时正走到莱园坝立交桥上。正在莱园路与长江滨江路的交叉口。突然路左侧的一辆黑色小汽车飞一样越过中间保护带直向郭易安的车冲了过来。郭易安一下急刹车。黑色小汽车擦了一下郭易安的车撞向了路边隔离带。黑色小汽车连翻了几下。冒起来了浓烟!
    郭易安的车被侧擦了一下。在路上打了一个横,撞向了护栏。
    ……….
   
    电话一直没挂,慕容小小听到了这边刹车声、碰撞声。然后就是120的长鸣声。乱哄哄的一群人喊着“第四人民医院快!”….“大夫,车祸急诊!”….….“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让家属见最后一面吧!在205病房!”电话另一端的小小一真听着。“他真的出事了吗!被撞的真的是他吗!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慕容小小飞奔着跑到了医院,真冲205病房。床上躺着真的是刚刚分开不久的郭易安。他奄奄一息的躺在那。慕容小小走到床着。一只手拉着他的手,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发。低语着:“易安醒醒啊。我回来了!不是说我还欠你一个吻呢吗。难道你不要了吗?”慕容小小发现郭易安的小手指抖了一下。好像指着什么。慕容小小在他内侧兜里找到二个戒指,一个戴在自己的手上,另一个戴在郭易安的手上。然后在郭易安的面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郭易安面带着笑容安祥的离去了….…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