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作业】南夏北繁·双生【七】【八】

[小说] 【作业】南夏北繁·双生【七】【八】

如题,那两章就是作业了嗯第八章没来得及写完主要是昨天太浪费时间了我错了嗯就这样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贴过来会掉蔻蔻的肉么
似乎我还没看到结尾吧小阿浅
帖内回复
阿浅啊啊 在 2012-9-30 14:45 说:
啊我错了兔子你什么都是对的不要用那么幽怨的眼神望着我我会想要扑过去掐死你的真的
【我与你的不同点在于,死亡对你而言只是戏言】她如是说。

TOP

所以说为表诚意我是不是应该把作业的内容贴过来呢。。。。。= =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TOP

额。。。
文章呢?
这是坑吗?
帖内回复
阿浅啊啊 在 2012-10-3 15:36 说:
所以说还是得贴过来么= =
黑白色的枫 在 2012-10-3 17:54 说:
= =,至少要把文章发出来吧。。。
阿浅啊啊 在 2012-10-5 15:47 说:
啊。。。。。。。。。。。。。。。。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

【七】
跟小繁在一起后,莫晓不再像从前那样愤世嫉俗,也不再像从前那样混日子过了,他在一点点的变好,他在一点点的发现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他的脸上开始出现灿烂的笑——那样的笑容已经在他脸上消失了很久了。
显然,莫爸爸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看着儿子的改变,欣慰,却又在于自己一对比后成了失落。自己呢?自己还能变好吗?
于是某天莫爸爸从外面喝酒回来看到送完小繁回家的莫晓,醉醺醺的却也是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和自己儿子谈话。
他说,你啊,要好好活,不要辜负了这么好的时光这么好的女孩,你可以活得更好的。你老爸我呢已经回不去了,已经改不了这些年来落下的习惯和毛病了,可是你可以啊。儿子啊,答应老爸要好好待那个女孩,我也好向你九泉下的老妈交代啊,老爸我已经。。。。。。。。唉。。。。。。。不说了。。。。。总之你要记住我刚刚的话。一定一定不能忘记。。。。。。听到了没?
嗯。一下一下,莫晓重重的点头,他其实想说老爸你可以的,你也会越来越好的,可是看着这样的老爸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呐呐,老爸,你知道我多恨你么?
呐呐,老爸,你又知道我多爱你么?
呐呐,老爸,你永远是我的老爸啊,不能把我抛下啊。
呐呐,老爸,我还能像以前那样跟在你屁股后面么?
呐呐,老爸,说话呀。


一周后,莫爸爸去世。
癌症晚期。

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还是和往常一样和自己的儿子打打趣。
结果第二天莫晓揉着突突跳着的太阳穴起床,望着地上一大堆酒瓶于是回想起昨晚老爸硬是拉着自己灌了很多酒,然后就发现了躺在自己旁边不远的地板上的老爸。身体冰凉,浑身僵硬,浑身病态的泛着白。

等到莫晓穿着一件有些发黄的白T恤从葬礼回来后,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而那之后除了小繁他拒绝见任何人。


葬礼前一天,小繁在家帮莫晓收拾东西。
这几天莫晓拼命的在翻找着什么,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特别是衣服,小孩的,学生的,大人的,什么尺码都有,还有几件又旧又皱的女装,都是连衣裙。
想必那是莫晓妈妈的吧。把东西收拾完了,小繁坐在地上,摩挲着平铺在自己身旁的地板上的裙子。尽管年代久远且保善不妥,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是条很漂亮的裙子,上面还有莫妈妈自己缝的一些小花边小装饰。小繁想她一定是个很温柔很美丽的人。
然后身后的房间突然传来摔门声,小繁转头去看却只来得及看到莫晓还未来得及跨进门的一只脚。哐当几声后开始传来水声。
是在冲凉吗?“晓?”
“……”没有回答,只是不断的哗哗的水声,小繁闭上眼睛能清楚想象出水从喷头那里不断地涌出然后落到地板上的模样。
“那我先去买东西来做吃的了哦,你也饿了吧?”这些天为了照顾晓自己不得不学会煮饭这门讨厌的功夫,尽管一开始做出来的东西外貌糟糕的不比路边那些个发霉发臭的食物好到哪去以至于不得不叫外卖来代替,但小繁是可以对自己很狠的,所以她发狠的熬夜研究菜谱不断地煮不断地尝,哪怕是花了很久煮好的东西只要尝了后觉得不好就立刻倒掉重做,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小繁试吃到味觉都快麻痹的时候才终于能煮出些像样的东西来。
“……”依旧不说话,卫生间里的莫晓好像跟小繁犟上了一样,就是不肯应声。
“唉……你要是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然后转身,出门,尽量轻轻的关门却依旧发出重重的声响。小繁懊恼的甩甩头。

“嗯,要快点回来哦。”很久很久,卫生间里的莫晓才轻轻的答道。只是那声音太轻以至于夹杂在水声里就会立刻变得含糊不清然后顺着地板瓷砖上的死板纹路一路蜿蜒最后消失在下水道的盖子那一条一条的缝隙里。

喂喂,小繁,你爱我么?
嘻,我当然是——喜欢你呀。
喂喂,小繁,爱很喜欢不一样的好不好!
嗯,那你说,是喜欢好呢,还是爱好呢?
诶?
嘻!果然打不上来吧?笨蛋晓!
那……那你说啊!
嗯,总觉得爱这个字眼好沉重呢,但是如果是喜欢的话好感会不会保存的长久一点点呢?
我哪知道啊。
呐呐,晓,你相不相信有前世?
怎么突然又讲到这个?
你先回答我嘛!
我不信。
可是啊我做过一个梦哦。关于你和我的,前世。
……
知道吗,前世的我对前世的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我们要永远彼此相爱。前世的我说,我爱你。前世的你也回答说,我也爱你。可是啊,可是。这样彼此说了相爱的两人最终还是互相背叛……
……
你知道么,最后的最后啊,前世的我亲手杀死了前世的你哦,而且还笑的特别开心呢。
……
前世的我,是妖,而前世的你,是人。前世的你在说完爱我之后的那天发现了我是妖。于是最后,前世的你将这件事告诉了别人,准备和他们一起围捕绞杀掉前世的那个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祸害的我。所以啊,你能想到吗,前世的我在杀了你之后,也自杀了哦。
……
……
……傻瓜,不想说就别说啊,一边哭着一边笑是怎么回事嘛!


晓,你知道吗,妖是特殊的,妖不是人,那么容易受伤那么容易死亡。所以说啊,相对而言,妖的自杀方式要残酷的多。他们必须施展法术,那是一个可以隔着皮肤将自己心脏一点点搅成烂泥碎屑的残忍法术,它会抽光妖怪所有的力量,整个过程中妖怪要承受巨大的痛楚,不能哭,不能喊,只能蜷缩着感受着身体深处顺着筋骨血肉一点点蔓延到皮肤表面的撕心裂肺的深入骨髓的痛。因为祖上有训,妖的使命重大,且能量强大而数量稀少,严禁妖与人类相恋,更何况想人类那般轻易地为情而死。所以哪怕只是前世的经历,一旦自己回想起来,也多多少少的感受得到那惨无人道的感受。


买完东西上楼的小繁不知怎么有回想起以前和晓得对话,于是痛感传来,整个人剧烈的颤动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原状。开门的时候晓依旧呆在卫生间里,水窜进下水道的声音很大,听起来是积了很多的水。小繁终于没忍住闯进了卫生间里,正想像平时那样对晓大喊你在干什么啊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像是被人死死扼住喉咙,呼吸越来越困难。

“晓?”艰难地吐字,眼眶干涩。
“……洗不干净了洗不干净了……”晓没有回答小繁,只是喃喃着。水不断从他坐着的浴缸里涌出,浸湿了地板,挂在墙壁上的花洒依旧不知疲惫的喷着水,哗哗的冰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莫晓身上原本宽松的黑色T恤湿哒哒的黏在身上。不断出现的水珠顺着发丝一点点滑过他浓密的睫毛明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柔软的耳垂性感的薄薄嘴唇,带起一丝性感与魅惑。然而小繁此刻根本无暇去欣赏这些美景。她看到的只是晓弓着背缩在不大的浴缸里,不断的搓洗着手里已经泛华的衣物,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手上的动作,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它,突然一颗泪落下,紧接着泪流满面。他缓缓地转身,以一种孩童的天真迷茫与伤心望向小繁,哽咽着重复着一句话。
他说,好脏,好脏,洗不干净了。

【八】
很久之后小繁依旧能够忆起有关那天的一切。

小繁不会忘记晓。
怎么可能忘记呢?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模样那个人的话语那个人的一颦一笑都早已深深刻进心脏里在心室壁上开除了妖娆的花纹爬满那个依旧怦怦跳动的红色肉状物体,一点一点往里蔓延,腐蚀。

其实我是,一直,一直,深爱着晓啊。

莫晓从最初的哽咽逐渐变成了嚎啕大哭,孩子一样仰着头流泪,这个平日里帅气的少年此刻却是这般狼狈的模样。小繁想到了自家两岁的小妹。小妹特别黏妈妈,每次发现妈妈偷偷地丢下她出了门都会像莫晓现在这样大哭,不,甚至哭得更厉害。此刻小繁脑海里出现了小妹一边捶打着铁门一别撕心裂肺的哭泣喊着妈妈妈妈的模样,渐渐和眼前的晓交织在了一起,窗外太阳大得很,小繁将眼从晓身上移开的时候正好对上从他身后窗口照射进来的刺眼阳光,于是虚起眼,任凭阳光伴随着晓得身影一点点从视网膜刺进然后顺着神经顺着血液扎向自己的大脑心脏牵起细密的疼。
小繁记得小的时候自己曾固执的直视太阳很久,然后被阿夏发现了接着被教育了一顿,说是对眼睛不好。直视阿夏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很希望能就这样瞎掉的。

小繁走过去关掉花洒拔掉浴缸的水塞,然后拿起一旁挂着的备用毛巾,跪在浴缸旁边帮莫晓擦着头发。沉默无语。晓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任由小繁擦拭着自己那些纠结在一起的发,哭声渐渐小了下来,晓转身拥住小繁,特别特别用力,勒得小繁生疼。晓将下巴抵在小繁的肩上。他说,小繁,谢谢你。

后来小繁才知晓那T恤是莫爸爸很久以前送给晓得。


莫爸爸去世后两个月,莫晓小繁迎来了中考。两人都考得很差。在家里老一辈人的坚持下,小繁花钱进了一所不怎么听说过的高中,莫晓却不打算再读了。接着便是几个班联合举办的毕业旅行。一行人加上几个和蔼近人的年轻老师去了郊外的一个小村子里玩。尽管班与班里总有一些互看不顺眼的家伙,但也总算玩的愉快。
夜幕降临,天空染上浓厚的黑,月亮散发着模糊朦胧的光,倒是星星,明亮的布满天际,女生们开始想要辨认自己认识的星座。郊外果然跟城市里不一样,无论是人还是风景还是食物,就连呼吸的空气也迥乎不同。饭后男生们开了啤酒来喝,几个胆大的女生也凑了过去讨酒喝,这其中当然有小繁。
只是后来喝着喝着,一些关系不好的男生开始吵架,眼见有状况升级的趋势,旁边围观的女生赶紧去搬援兵。莫晓和一个肥壮的男生吵了起来,原因是因为这男的喝醉后跟小繁拉拉扯扯的。
莫晓说,有种半夜在后山出来,老子要让你知道你惹不起我们。
那男的说,去就去,谁怕谁,只有我们两个,带别人去的人是孬种。
呵,那我倒要看看谁是孬种了。

---------------------------------------------------------------
果然还是贴过来了= =
嗯中间关于妖的那一段很突兀我知道但是小手好像说修改要扣分还是怎么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嗯于是就这样啦
一章半的作业我真的没有偷懒哟~
死为揭示
活为欺瞒
一生不过一场哄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