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凋零的意志

[小说] 凋零的意志

本帖最后由 氢气球 于 2012-9-22 15:07 编辑

初话 黄金之路,梦想之阶(1)
“你们是本校的骄傲,”这声音来自一个老者,此刻正回响在礼堂之中,厚重的石墙彻底隔断了声波的扩散,因而礼堂外部寂静无声,内部却是有如九天雷鸣,掌声没有响起,因为这老者的话还没有讲完,他扫视了一圈台下的听众,每一个都静静地看着他,那一双双眼睛因个人之间的差别而透出不同的光彩,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自信,所以,这老者继续说了下去,“你们是我的骄傲。”
此话一出,依然没有掌声,偌大的礼堂随着这老者话语的结束而重归寂静,一如这特殊的毕业典礼开始的时候。然而,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种语言无法表达的氛围,这氛围或许来自台上的老者,或许来自台下不足百人的听众,又或许来自坐在贵宾席上的几位男男女女。在这氛围之下,台下的人虽然依旧端坐,其内心却已然是澎湃汹涌,这一点从他们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从他们笔直端正的坐姿可以看出,从他们作为一个整体所透发出的气势也可以看出。老者露出一抹笑容,他即便笑了依旧给人一种威严肃穆之感,仿佛他的一生都是在严于律己中度过的,不开玩笑也容不得差错。此刻他为何而笑?
因为台下的都可算是他的得意门生,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远超普通学生的潜质。这些人并非因考试排名而坐在这里,他们中的一些甚至只能算是年级中上。然而,能在此时进入这个礼堂,能参加这个毕业典礼,能让他说出先前的赞扬之语,靠的不是考试成绩,而是另一个更为严苛、更为精准也更为阶梯化的评判标准——拥有学压。学压,对于个人而言,它的出现可能是突然的,也可能早已心有所感,时间到了水到渠成自然获得。无论怎样获得,拥有学压对学生来说总是好的。正如那老者所言,拥有学压的学生是学校的骄傲,他没有说的是,这些学生中的少部分甚至可能成为国家的骄傲。即便他们将来在科学之路上走得不远,他们的大脑和身体也会因为学生阶段拥有过学压而超越常人,至于超越到何种程度,那便要看个人的选择了。
这老者的笑发自内心,哪怕这些学生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能成长起来也足以保持本国科技的领先地位;另一方面,他是真心为母校能够辉煌至今而感到高兴,这所学校不仅维持了较高的升学率更是年年培养出如此多拥有学压的毕业生。在他做学生的那个年代是没有学压这种东西的,那仍是一个普通学习的年代,事实上,学压的出现不过三十余年。它最早出现于何处何时众说纷纭,到了现在已不可详查。从它的出现到现在,短短三十年时光却是在各个领域造成了巨大影响,且这势头目前看来还将继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学压,然而在这不长不短的三十年时光中,在此领域研究最深的总是那有数的几个国家,其中的十之八九同时也是当今世界的“霸主”。这是一个循环、一个累积,显而易见的,也是一个因果效应。
本国也是那些“霸主”国家中的一员,而在国内,对学压这可能开启了人类新纪元的物质最有发言权的当属三个在不同领域响当当的研究所,其中之一是他所在的中科院,另一个是深感所,最后一个则是五航。想到这里,老者看向了贵宾席里坐着的一位男子,这男子看上去颇为年轻,穿着一件笔挺的白色衬衫,衬衫的胸袋微微鼓起,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这年轻人不仅拥有他的谨慎严密更拥有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具备的蓬勃朝气。同为学者,他的路已经止于当前,而对方却透出一股深沉的英气,这是斩破迷茫后才会拥有的气息,这气息独属于强者,而强者恒强。这种气质普通人无法察觉,坐在贵宾席上的其他人大部分也难以感受得到,另还有一小部分人或许可以模模糊糊探知到一点,但也仅限于觉得这年轻人学术背景深厚而已。毕竟不是每个学者都可以进入中科院,而进入中科院的也只有极少数可以到达他这个层次。
那年轻人与他是第一次见面,若不是这次学校成功邀请到了对方,恐怕两人见面的机会仍将十分渺茫。但两人却也不能说完全不相识,毕竟都是国际上有名的学者,至少对这老者而言对方的名字绝不陌生——他读过那年轻人近十年来的每一篇文章,其中的一些没有正式发表,还有一些甚至只是手稿。这老者不是学压研究领域的专家,但为了更多开发自身学压,他必须涉足这个领域。毕竟学压研究还是一个新兴学科,连那些被称为最良研究体的自然引发了学压的学生都还没有研究透彻,更别提为他这样处在所谓的学压消弭期的暮年之人引发学压了。他无潜力可挖,身处高位,想要再进一步也是无比艰难。当学压出现的时候,老者觉得那是他的希望,多年来的累积让他成功引发了最为初始的学压,耗费数年的功夫他的学压更是在质和量上达到了较高的程度。但这不够,对高中生甚至大学生而言或许足够,但对一个学者而言远远不够!这一点可以算是老者在学压这个不甚熟悉的领域的一点研究成果。
年龄是这老者前进的瓶颈,也许性格也是,定然也还有更多的制约,但这些障碍无法一一找到,即便找到了也有很多是他无法去除的。按照常理,无论学术还是学压他已经到达他的极限了,他这个年龄该是享受时光颐养天年的时候了,然而,他有他的执着,如果失去了,在他看来,他便不再是他,而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所以尽管身心疲惫却还在坚持。终于有一样东西激发了他,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学压实体化。在学压实体化这个领域走在最前面的人中,这老者最熟悉也最有可能深入交流的便是那个颇为厉害的后辈了。所以这次回到母校除了与往年一样做演讲和报告以及参加这令他振奋和欣慰的特殊毕业典礼之外,更为紧迫和实际的是与那年轻学者建立长期深入的交流关系。
分享 |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建议,二合一,不要重复的发帖,不然看着麻烦,

TOP

两篇不一样吗?
20字节。。。
五万光年的天空,五万光年的思念。。。

TOP

是的,两篇不一样。 纯文学那个相当于插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