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无尽的旋转高塔 Ⅱ <原创>

看来氢气球小说的连载度已经快要赶上我的小说了(你那个也叫小说啊?
继续努力啊,我飘了~~
分享 |
我是可爱的小樱花~~~

TOP

本帖最后由 氢气球 于 2014-5-29 14:07 编辑

35.点燃变革的种子

“火种?”希诺落微微前倾,双手交叉放在额下,手肘撑在膝盖上方。绿油油地眸子紧紧盯着辛辛圆,这眼神无疑对女士有失礼仪,可是形势紧迫,他必须集中全力解读情报分析局势。在此期间,他必须质疑所有人,必须想尽办法撬开别人的嘴,也必须能够堵住它们的嘴。冥界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一向嗅觉灵敏的他感到不安。

“是的”。德尔菲没有在意希诺落质问的语气和咄咄逼人的眼神,她看上去倒也一点都不着急,娇小的身子陷在宽大绵软的沙发里,好像猫一样静谧优雅,“她们不同于我们,并不是我的同族。”

“确实。她们的能力有些奇怪。是从未见过的魔法。”希诺落低沉的声音缓缓飘散,整个房间很快就完全被他特有的缓慢刚硬的腔调充填,特殊的隔音魔法已随着他的话语包裹了这个房间。

“她们的能力是固定的,这一点倒是与‘孢子’相同,因此她们能力的特点也更为容易掌握。她们同样具有魔法名,但能力却并非绝对化。”辛辛圆看得出掩藏在魔法师沉静话语背后的焦急,如果冥界真的情况紧急,此时情报共享才是最有利于双方的。

“能否描述一下你们与她们接触的经过?这对我很重要。”希诺落那泛着奇怪绿光的眸子让辛辛圆立刻想到“循环往复”,她有一种直觉,还会再遇到那个绽放在莹润光彩之中的少女。

“当然,尊敬的沙狱的看守者,”辛辛圆微笑道,“我们曾与三个自称‘火种’的少女交手,她们中的一人拥有瞬间提高十万倍自身肌肉力量上限的能力,另一人的能力是永久锁定视野之内的目标,而第三人则可以变身为前两者能力的载体,也就是一颗定向的子弹。”

希诺落嗯了一声算作回应,阴暗的脸色仿佛窗外的天色。辛辛圆笑了笑,“我们后来查到她们三人都死于两个月前的一场车祸,那时还是普通人。而就我个人经验来看,除却‘火种’的能力,她们与我们遭遇时也还是普通的女孩子呢。所以,可以肯定的是,某种力量将她们复活并转变为了‘火种’”。

希诺落点了点头,“是谁做的?”

“这也是我们现在正在调查的。我们已经知道有一个组织很可能与此有关。这个组织拥有秘密的场所,严密庞大的机构,而且触及到了魔法。”

“你们已经与这个组织接触了么?”希诺落缓缓问道。

“是的。我们与那个组织的两个‘孢子’接触了。但仍然不知道它是由哪些人运作的,它的具体战力以及它的目的。但我们已经查得它的具体位置,就在罗浮街55号的地下。”辛辛圆并不打算让希诺落知道玲奈与那个组织的关联,冥界沙狱的看守者,她虽不识其人却对其名声耳熟能详。

一个深埋在冥界沙海之下的牢狱,其内不知关押了多少冥界的犯人,恶劣的环境以及残酷的刑罚消不去犯人心中的凶狠,恶意反而发酵膨胀,显而易见地,那地方是一个修罗地狱般的场所,作为那个地方的主人以及最高看守者的希诺落,又岂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若他知道玲奈的背景,一定会不择手段地从玲奈那里获得情报。要撬开一个人的嘴,方法有很多,其中的一些甚至能发掘出犯人已经遗忘的记忆,辛辛圆自己就知道不少这样的方法。然而,酷刑和对大脑的直接干预总是对犯人造成无法复原的伤害。

“可以理解。拥有‘孢子’作为战力,并且掌握了赋予凡人魔法力量的组织不会那么容易被调查清楚的。”希诺落原本严肃的神情看上去似乎更为严肃了,大概在人类世界出现这样一个组织多少让他感到棘手了吧。

“而且,那三个‘火种’知道羽,她们袭击我们的目的似乎是为了阻止德尔菲走出羽的世界并进而阻止羽的苏醒,但很明显,她们对羽并不十分了解,对德尔菲以及我们的能力也不清楚,而且她们很可能并不知道‘孢子’的存在,甚至可能对魔法也所知甚少,”辛辛圆顿了顿接着说道,“她们就像工具。”

“执行某种任务的工具,”希诺落点了点头,“还有别的火种的情报么?”

“没有了。直接接触的只有那三个‘火种’。但那个组织还有别的魔法战力。而且根据我们调查,这个组织与本市多起人口失踪案件有关联。”辛辛圆向后靠了靠,她一直仔细观察魔法师的神情,看得出他心情焦急,但这个人说话时从始至终用的都是那种和缓低沉的腔调。再看他的面庞,短促的黑发梳成干练的偏分,黑色的眉毛并不浓密却恰好迎合了他的尖下巴,略微凹陷的脸颊烘托了深陷的眼眶,颇有些17世纪雕塑家的味道。魔法师黑色的风衣与他的头发一样,显然经过精心打理,大衣下是浅灰色的背心和深灰色的衬衣,其上印染着沙海的标记——典型的冥界精英执法者的派头。


“嗯。”希诺落看向辛辛圆,显然希望她再多说一些。但辛辛圆的话似乎到此为止了,她摇了摇头,“我们所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

“调查那个藏头露尾的东西真是太累人了,”乡梦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吃了半包薯片了,“呐,德尔菲姐姐,剩下的事交给大叔是不是就好啦?”

“恐怕不行。”德尔菲摇了摇头,“冥界的情况很糟糕么?”此刻她坐直了身子看向希诺落,两人之间沉默了一阵,“是灵魂深渊还是旋转高塔?”德尔菲接着问道,她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希诺落,让后者无法逃避。

“是旋转高塔。有人想要打开它。”魔法师没有隐瞒,深渊之主的的问题他无法回避,而且这事情想来不该也没办法瞒过对方。

“冥界的高层死了多少了?”

德尔菲机械式的语气勾起了希诺落回忆的一角,那大概是两百年前了,那一次冥界的混乱来自灵魂深渊,也是他和这位冥界贵族的第一次接触。他欣赏这个女孩,当然任何一个冥界大能都不能以外形揣度,但他还是愿意把她看做一个女孩。尽管她掌握有毁灭整个沙海的魔法,尽管传说中她不老不死,但在他的主观意识里她是一个小姑娘。这种严重偏差的心理活动对他而言是危险的,他深知这一点,可他没有修正,人总要有些癖好才好。

“521人,如果您需要,我这里有份名单。”

“不用了。接下来你要单独行动么?”德尔菲接着问道。

如希诺落所料,德尔菲没有索要那份名单,其他的三位深渊之主同样没有,大概到了它们那个层次需要在意的只有旋转高塔和灵魂深渊本身了吧。但顶层的放任是否合适?当金字塔底部开始崩毁的时候,顶层的覆灭也就不远了。所以才需要我们这些人吧,修补金字塔的工匠。

希诺落收回思绪,瘦削的面庞沉静如水,他是敢于独行于黑夜的那一类人,戒除了爱欲和恐惧。这一类人无论长得什么样子,你在它们脸上总看不到多余的表情,更不会出现夸张的神态或者言辞。它们可以出席各种聚会,表现得得体大方,又能潜行在阴暗的地下,用那双从不浑浊的眼睛观察它们的敌人和朋友。这一类人,无论在人界还是冥界都是极好的工具。

“是的,我有我的渠道。这次是公办,希望在需要的时候能得到您的帮助,”希诺落挺直脊背,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如果这次事情最后指向羽,希望您不要阻拦。”

“我已经离开了白色世界。” 德尔菲又靠在了沙发上,一本金色镶边的古书不知何时到了她手里。

“祝您晚安,诸位晚安。”魔法师站起身对德尔菲微微鞠躬并向众人致意后离开了。

“啊,好困。”乡梦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一大袋薯片已经吃完了,吃完就困大概在场诸人中只有她能做到了吧。

看到乡梦这个样子辛辛圆又舒了一口气,记忆置换理论上是不可能完全成功的,对记忆的非物理干预总是会在某些时刻发生反弹。但物理干预目前所能做到的只有大范围的记忆和机能剪除。辛辛圆并不抱有完全避开记忆反弹的幻想,她只希望能够及时发现并遏制。目前来看,对乡梦的记忆置换是成功了,大概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不会再想起曾无意中看到过的“笼中鸟”魔法本质的一角,那沉重到碾压她作为存在本体这物理事实的魔法本质,以及背负此魔法名的名为德尔菲的少女的“本来面目”。

TOP